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综合  »  美智子SM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美智子SM
美智子和真由美是堂姐妹,两人年幼就生活在一起。她们的母亲是亲姐妹、二人从小就有相同的志向。真由美是大学二年,美智子是高二年,她明年就要考大学了,现在已开始做应考准备。真由美独自生活在大学附近,上学相当方便。这是父亲给她买的高级公寓,有四十坪。高地上二十层的建筑物,住在十五层眺望极好。第二日的晚上,在外面吃饭的二人回到公寓,在电视的前的沙发坐下。美智子一边喝真由美放入鲜乳的咖啡一边打开遥控电视的开关,映出的画面没意思,二人继续唠嗑。稍过一会,略有倦意的真由美想起自缚的感受,脸和身子有些发热。美智子应不经该分享自己的秘密,真由美犹豫不决。电视有些精彩的画面出现,美智子全神贯注的盯住了电视。电视是历史剧,出现的是年轻的侍女被责打的场面。裸体的侍女五花大绑着被按在床铺上,一个武士手持薄竹板正在责打侍女。侍女翘着屁股正在忍耐着疼痛接受责打。美智子看着侍女被紧紧捆绑着的裸体剧烈的扭动、挣扎,呼吸变得急促起来。看到剧烈喘息的美智子使真由美很吃惊,她确信美智子的体内与自己同样有受虐的血液正在流动。但是,美智子有被绳子捆绑的经验吗?没有也无所谓,今晚我来唤醒她吧,真由美暗下决心。决心一定真由美立刻行动。首先,应该除掉美智子的羞耻心。到自己的房间拿出秘藏的录影带放入录像机,打开录像机的开关。自己什幺也不说,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抬头看看美智子。「这个带子很有趣,好好地看吧。」真由美一边说一边挨着美美智子坐下。画面首先出现一高跟鞋的脚尖接着高鞋跟表露、脚踝出现了。那个脚踝被绳子捆绑着。看见画面的情形美智子不由「呀」的一声惊叫,回头向真由美看去。真由美轻轻点头,抬起双手把美智子的脸转向电视。白色衣服的女主角全身逐渐露出,膝盖的上方被同伙捆绑牢固,倒剪在背后的两臂也被绳子捆绑,嘴被塞口球堵住了,为挣脱绳子的捆绑正在床铺上挣扎翻滚。影像继续放着……然后是穿日本服装的女性被捆绑的场面,还有穿各种各样的服装的年轻女性被捆绑挣扎滚动的场面陆续变更着。被强烈刺激的美智子兴奋之余有些张皇失措了,为什幺真由美有这样的录影带?为什幺她把这种录影带给我看?问号一个接一个,但是美智子的双眼始终没有离开电视。录影带终于放没了。「还想看吗?」真由美贴着美智子的脸问。满脸通红的美智子低着头只好轻轻的点点头。「美智子,我看过录影带和你的反应是一样的,你我对这种行为有同样的感受。就说电视中播放的录影带,你一见到女性绳子被捆绑的场面就兴奋,那是个再好不过的证据了,证明你喜欢这样。」「证明什幺证明什幺。」美智子纤声细语的反复问。「说,看见那样的场面怎幺那样兴奋?美智子你是不是也想要?」「想要想要--不。」「好吧。我帮你好了,但要约定好,我所做得你要是反对或反抗不能安静下来怎幺办?」「我怎样做才不会反对或反抗安静下来?真由美。」「非常容易,按我的要求做。我们是好姐妹,不好的事情我不会对你去做。我说得对吧?」「但是好像好可怕呀。」美智子口中虽然这样说着但是又不住地点头。真由美从自己的房间拿出了绳子与白手巾。「那个绳子是干什幺的?」「绑你的,就像录影带中的女演员们一样啊。」「讨厌,那样的事。害羞……痛吧?」「不要害臊呀,这里只有你和我。疼痛开始有,但是随后有无法形容的非常好的感觉在等着你。好啦,把双手背到背后面来吧。」「真的要绑我?怎幺绑?」「非常容易一说就会。」真由美边说着边把面带羞色的美智子推倒在沙发床上,双手抓住美智子的胳臂拧向背后。「啊--痛。」美智子不管美智子的悲鸣,摞起美智子的双手腕用绳子捆绑起来。长绳子从美智子的上臂和胸部乳房上下绑过,绳子又穿过手腕的绳子向上提起。再过脖颈两侧把乳房上下的绳子在乳沟处绑在一起,绳子勒紧的力量很大,美智子被绑的直喘粗气。很快美智子就被绳子捆做一团。第一次反剪两臂被绳子捆绑,美智子心情格外复杂。开始绳子陷入皮肤很疼痛,正如堂姐真由美所说,如此被绳子捆绑是很害羞。但是,这样的痛觉也催醒了美智子受虐血液。从电影或电视上年轻女郎被绳子捆绑的场面看,他们的兴奋是发自内心的,美智子也朦朦胧胧的体会到。真由美把美智子的脚踝紧紧捆绑,随后膝的下面和上面也同样捆绑。还有美智子的嘴也被打开,白手巾塞了进去,而且另有绳子从手巾上绑过,在脖子后面牢固捆紧。如此手脚的自由完全失去,连声音也被剥夺。绳子勒入细嫩的皮肤感觉是有些异样。上臂、胸部、手腕、大腿、脚、脚踝被绳子紧紧捆绑的感觉,对没经验美智子来说,是羞耻与期待相掺。起始被真由美捆绑的绳勒的痛觉很快麻木并被到来的快感替代了。塞口布防碍呼吸的痛苦虽然仍还有些恐怖感,但是它也促使受虐的血液沸腾起来。全身的血液发狂了一样在身体里到处奔跑,头部像得了脑充血,绳勒的疼痛因塞口布影响呼吸而使痛苦变得薄弱,紧紧捆绑的绳子使全身的肌肉紧张,绳子越发勒入皮肤就像勒进骨头一样的感觉。可是绳子的紧紧捆绑使快感增加了。不知不觉美智子在床铺上打滚,堵塞的喉咙深处充满了欢喜的呻吟声开始出现了。现在身体里隐藏的受虐血液如决堤的洪水冲向原野。旁边的真由美脸上带着满意的微笑看着美智子。美智子竭尽全力挣扎着、扭动着,已经进入了忘我的喜悦的境界。她在床上翻滚、蠕动、呻吟,弄得浑身是汗。经过一番折腾之后,快感像脱缰的野马快速的冲了出来,美智子的双手十指张握着,被捆绑的身躯挺起又弯曲,最后,筋疲力尽的昏死过去。双眼紧闭鼻孔中喘着粗气的美智子逐渐醒了过来,满脸羞涩的看着真由美。真由美弯下腰抱起了美智子,首先解下堵嘴的毛巾,美智子贪婪的大口呼吸了几次。然后,满脸通红向真由美望去。「美智子,感觉非常好吧?」真由美边解绳子边问。「什幺感觉?」美智子抚摸着手腕的绳痕问到。真由美没有回答,眼睛向床面望去,床上被刚才美智子的挣扎扭动弄的一片凌乱,带有美智子汗水的绳子乱扔在床面上。「无法形容的好。」美智子不好意思着低声叨咕道。然后抬头看着真由美的脸:「真由美你是怎幺……?」没出口的话语向真由美探问。「姨母和我妈是亲姐妹,你和我是有共同血缘的姐妹对吧。相同的血流在我们的身体里,我们有共同的嗜好不对吗?只是你觉醒的比我晚些而已。但今晚你已经清楚你自己了,今后咱们快乐的享受吧。」「可是我害羞。」「什幺害臊不害臊呀,这是你我二人的秘密,傻子。」「即使这样真由美,你可以把我绑上,但是谁来绑你呢?你难道能自己捆自己?」「这个事情明天教给你好了。快淋浴淋换衣服吧。感冒了可不是小事呵。」美智子进淋浴室后,真由美整理乱扔的绳子和塞口的手巾,同时暗喜终于把堂妹美智子与自己相同的受虐欲念调教出来了。自己独自一人不能实行的吊绑、逆虾缚、以及其它的各种各样的捆绑,今后有了美智子就可以试试了。美智子胸部缠着浴巾从浴室出来了。她的身材一点不比真由美差,比真由美稍长点的瓜子脸很象真由美。红色的绳痕在在娇嫩的皮肤上还很明显,和红色的嘴唇相映,显得格外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