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玄幻  »  蜘蛛女侠之苍蝇人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蜘蛛女侠之苍蝇人
蜘蛛女侠之苍蝇戒备深严的美国国家生化研究所内,来了两个稀客-自由报的女编辑谢茜嘉,及摄影记者积夫。根据国家安全条例,这里是被列入一级保密名单的,除非得到白宫恩準,一概闲杂人等均摒诸门外。若非研究所内的基因研究权威韦特博士获得国际性奖项,政府希望藉宣传此事而吸纳更多竞争对手的科研人员,谢茜嘉及积夫也不能身处这有如监狱的建筑物。不过能击败其他近百多个同行而作独家採访,除了自由报是畅销的保证外,还有一项不为人知的原因:谢茜嘉的先父-阿历斯博士,是韦特博士的好朋友,所以便特别关照这个世姪女了。作为第一批的访客,谢茜嘉及积夫却没有半分欣喜,甚至开始有点后悔了。只是基本的身分核实手续,便足足让他们呆等了半小时,效率之慢足可媲美申领社会保障津贴。在他们等候期间,身边总有四个『贴身保镳』,令他们除了乖乖端坐之外,便甚幺也不能做,彷彿是办理入狱手续似的。一连串脚步声打破沈默,在谢茜嘉及积夫面前,站着一个印第安裔的中年男子。虽然身穿剪裁合身的名牌西服,架上金丝眼镜,但从一米八的身高及壮硕的线条,谢茜嘉觉得他像职业摔角手更多于学者。「谢茜嘉•阿历斯小姐,积夫•禾菲先生,欢迎莅临国家生化研究所。本人K•史密斯博士,是本研究所的副所长。」他向谢茜嘉伸出硕大的右手,表示友好。「啊,K博士太客气了,能够成为第一批访客,是我们的荣幸。」她口上虽然客气,但心里不知将别人祖宗咒骂了多少遍,可是别人以礼相待,也不能太过小器了。「两位,这里是搜身同意书,在带两位去访问韦特博士之前,必须经过简单的搜身程序。」「……如果我们拒绝签署呢?」谢茜嘉觉得这有点强人所难,遂试探K博士的反应。「那幺……我只好说声抱歉,请你们离开了,毕竟这儿有太多东西涉及国家机密,所有规定都是为保障国家利益为依归。」虽然K博士脸带笑容,但谢茜嘉及积夫知道他是不会通融的,而且也不想白白花了这个机会,只好接过同意书,仔细阅读条款。这纸同意书也蛮简单,只是列出两项条款:『【1】为了国家安全,本人完全同意接受研究所对本人进行的零级搜身;【2】一经签署,必全力配合负责人员的指示,如有反悔,则视同叛国。』「…K博士,何谓零级搜身,而且第二项不是太严苛了嘛。」「如果你们签署了,稍后便知道甚幺是零级搜身,既然同意了,也不会反悔罢,第二项则可不是甚幺了。若然不同意,那更加不用说了。」在为传媒,谢茜嘉也对政府运作非常熟悉,知道搜身程序大概分作三级:一级搜身-经金属探测器及搜查随身物品,一般是大形国际性活动,对记者及与会人的基本保安安排;二级搜身-除了一级搜身的程序外,更加以人手作触碰式检查,通常是针对嫌疑犯的行动;三级搜身-被搜者必须一丝不挂,让负责人员仔细检查,而且还屈辱的被『通柜桶』,即将被搜者身上所有窟窿,包括口腔、耳洞、肛门,如是女性则包括阴道及子宫,确保身上没有藏匿任何东西,通常是适用于入狱的罪犯。不过,所谓零级搜身还是首度听闻,谢茜嘉虽然不知就里,估计不外乎一级搜身的程度而已,所以也不太犹豫的签署了。积夫见到她的举动,也不好拒绝的挥笔一签了。「既然两位已同意进行搜身,请跟我往搜身室走罢。」未待谢茜嘉及积夫的反应,便领头往一旁的通道走去,他们对望一眼,便跟着去了。通道的尽头是两扇门,K博士指一指左边的钢门。「积夫先生,请往那里走,待会儿见。谢茜嘉小姐,请跟我来。」甫进入搜身室,谢茜嘉不禁一呆,接着却是面红耳热。面积达四百平方多米的房间,与其说是搜身,不如形容为一间理科实习室,显微镜、电脑、不鏽钢檯……甚至放射线扫瞄器。不过,最令谢茜嘉不安的,却是一个位于房间中央的透明坐厕,还有四角的监视摄影机。正当她不知所措的时候,K博士将一小杯液体奉上。「谢茜嘉小姐,请将这杯P液体饮下,然后将身上所有衣服、饰物除去。」「……甚幺?我拒绝……」「谢茜嘉小姐,请妳合作好嘛,否则我们将以叛国罪拘捕妳的。」「……这……」谢茜嘉虽然有被骗上贼船的感觉,但无奈同意书是自己在自愿的情况下签署的,还能做甚幺。她只好乖乖的将那小杯P液体饮下,幸好味道还不算太差,有点像浓缩橙汁的味儿。在众目睽睽之下宽衣解带,谢茜嘉感到有点为难,当外套、衬衫、短裙及一众饰物逐一褪去后,剩下的诱人胸罩及巴掌大的丁字裤却令她有点犹豫。不过在K博士灼灼的注视下,她也只好磨磨蹭蹭的除下。被羞耻心驱动下,一丝不挂的她唯有以两手去遮遮掩掩。「谢茜嘉小姐,为了防止有人利用生体摄录仪器进行盗录,所以本研究所设置了这部站立式,全方位放射扫瞄器,在它扫瞄之下,一切内置生体仪器均无所遁形。现在,我便要替妳拍摄一张体内沙龙,请跟我来。」走到扫瞄器那里,谢茜嘉被安置在像电话亭的空间内,K博士利用键盘输入了一些指令后,仪器的顶端便缓缓降下。遵照K博士的指示,谢茜嘉摆出羞人的姿势-双手高举紧握把手,凸显了胸部骄人的曲线;两脚分开而立,把女性的禁区无遮掩的敞开。在键入一连串的指令后,位于谢茜嘉身后及两侧的扫瞄器开始进行拍摄,慢慢从头颅降至脚踝。历时仅两分钟的扫瞄过程,谢茜嘉却觉得像一个世纪般,无遮掩的羞耻令她脸红耳热,虽然大部分工作人员均忙于检查她的随身物品,然而她总是感觉到他们贪婪的目光。不知是不是受不了灼热的注视,谢茜嘉感到肠胃有点不适,而且,那种想排泄的冲动愈来愈强烈。原本把牝户掩盖的手,为着减低腹部的不适,已不经意的往上放,紧紧的按着刺痛的小腹。随着点点冷汗的浮现,脸上也流露出痛苦的表情。「是否需要使用洗手间呢?谢茜嘉小姐。」「……是的,可不可以让我披上外套,出去……」「我想不必了,请妳使用这个坐厕罢,因为这也是搜身的其中一个程序。」「……」「谢茜嘉小姐,有件事希望妳明白,当妳签署同意书后,妳必须遵从我们的指示。这间坐厕本来是用于缉毒方面,令怀疑体内运毒的嫌疑犯强制性腹泻,从排泄物中搜集证据,为防弄虚作假,遂採用开放式的透明素材。而我们则稍加改良,用以检查妳体内是否藏有『违禁品』。不妨对妳说,早前喝下的P液体,是我们开发的一种强烈泻药,足以令妳由胃部开始,以至大、小肠内一切物体排出体外,照估计,时间也差不多了。」谢茜嘉清楚知道K博士并没有扯谎,因为身体的感觉已告之详情,她甚至可以感到丝丝液体已从肛门悄然无声的渗了出来。权衡轻重后,也只好进入那令人反感的透明厕所内。几过多次山洪暴发,谢茜嘉感到解放后的快感,同时又带着恼人的羞辱感。对于女性来说,在众人面前赤身露体还可以忍受,但在众人面前排泄却比强姦她还难堪。肠脏肌肉抽搐的现象逐渐消失,谢茜嘉知道P液体的效力已然消散。透过透明马桶进行监视的K博士也发现这点,因而按动其中一个按钮。「啊……唔……」马桶的前后各喷出一道水力颇猛的水柱,刚好打在谢茜嘉的蜜穴及屁眼上。黏在穴边的垢渍,经水柱的喷射下,纷纷随水流走,但她的牝户吃这刺激下,竟然萌生丝丝快感。谢茜嘉不禁闭上眼睛,幻想昨晚洗澡时,用花洒按摩阴户的情景。她的双腿不经意张开,双手伸向两片阴唇处,向两旁翻开,不绝的水柱直接的打在牝户内……「咳……」K博士的咳嗽声将谢茜嘉拉回现实,见到自己不知羞耻的行为,不禁有点腼腆,脸红红的从厕所内走出。「谢茜嘉小姐,只要完成以下的检查,整个搜身程序便正式完结的了。」K博士陪同谢茜嘉走到一边的角落,那儿摆着一具奇怪的仪器-竖立了五支柱的长形不鏽钢檯子。当她依吩咐趴在檯子上时,助手们便七手八脚的调节五支支柱的高度-中间最粗的一支,顶端附带一块丁方的金属板,位置刚好处在小腹之下,上面连上皮带及钢扣,令谢茜嘉的身躯固定不动。另外四支支柱则各附有一套皮圈,较好位置后便将她的四肢绑牢。这时,谢茜嘉见到K博士穿上医用长手套,及拿着一瓶润滑膏,内心不禁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谢茜嘉小姐,息间妳可能会有点难受,但只要忍耐片刻便可。」「等等,K博士,你不是要『通……』……啊…不要……啊……」K博士不理会谢茜嘉的反应,涂上润滑膏的手已伸向她的菊穴。受P液体的影响,括约肌比正常来得鬆弛,加上润滑膏的帮助下,整只手掌已顺利进入体内。屁眼的肌肉由于被无情撑开,四周均显得苍白及绷紧。「……啊……啊……」K博士再度发力,插进肛门的手顺道而入,整条前臂已被温暖的直肠所包围,而谢茜嘉则陷入夹杂兴奋及胀闷的混乱中……*访问韦特博士的过程中,谢茜嘉及积夫均如坐针毡,韦特博士只好投以谅解的笑容,对于好朋友的女儿,更多了三分歉意。为时一小时的访问尚算顺利,对于自己获奖的研究-昆虫基因改造技术,韦特博士虽然只略述皮毛,但也令两人觉得不枉此行。不过,最美中不足的是,K博士的全场监控,令他们均有未能畅所欲言之叹。韦特博士及K博士目送谢茜嘉二人离去后,收到研究员传来的噩耗,二人不禁脸色一沈,尤其是K博士,更是脸如死灰……*纽约,一个繁荣与腐败并存的都市。纽约的地下水道,一个没有人愿意停留的地方。但凡事总有例外,一个仅得三呎高的小童在这里穿插,近看却发现小童不是小童-他是一个壮健的侏儒。他手上拿着一支试管,腋下却夹着一本厚厚的书刊,在迷宫般的下水道,左拐右拐的进入了一个满布仪器的密室。「哈林,得手了吗?」「是的,夏高博士。」从黑暗中走出一个白髮苍苍,身材瘦削的老人,灼灼的眼神流露出惊人的野心。「哈……不愧是我的得力助手,哈……十二年了,终于有机会向国研会那些老不死报仇了。哼,当年阿历斯及韦特两个臭家伙居然将我从基因研究中开除,诬衊我那伟大的研究为疯狂,哼,今天我要让全世界知道我是多幺伟大。哈……只要有了阿历斯老匹夫的研究笔记,加上这些基因改造苍蝇,嘿……」夏高博士从哈林手上接过笔记簿,便不住的翻揭,最后停留在其中一页上,满布皱纹的脸上现出兴奋的笑容,便赶紧走向摆满化学药剂的角落。「哈林,快帮我準备基因合成囊,将扒回来那只基因改造苍蝇安置在提取仪内。嘿……我的构思很快就可以实现了,嘿……」他无暇理会助手哈林的忙碌,只是依循笔记上记录的程式,配製最重要的化学药液。当他配製成功后,助手也将仪器设定妥当。夏高博士想也不想,便将药液嚥下,然后进入合成囊-他竟然疯狂的将自己作为实验品!侏儒助手哈林键入执行的指令后,合成囊的活门慢慢关上,提取仪内的苍蝇转瞬间被分解为分子,透过输送管,进入合成囊的注射器上。透过活门的监察口,可以见到夏高博士已陷入昏睡的状态,含有苍蝇分子的注射器,刺入位于脊柱内的延髓,将所含分子注入……*一星期后,积夫连跑带跌的冲入自由报的编辑房-谢茜嘉的办公室。「积夫啊!虽然你是我的老朋友,但下次入来前可不可以先敲敲门呢?」「唏唏,紧急状况嘛。收到市民报告,仓库区发现一只巨型苍蝇,我已準备了直昇机,快去採访罢。」「……积夫,我尚有一个重要的电话访问,你先去现场拍摄,我尽快赶去。」「好罢,不要太迟啊!」言犹在耳,积夫已飞快的离去了。谢茜嘉将房门带上,并将窗帘放下。「我当然会尽快出现,不过不是以谢茜嘉的身份而已。」她将身上的衣物褪去,把它们存放妥当,然后转动赤裸裸的身体。再次站定的谢茜嘉不再是一丝不挂,除了一头乌黑的秀髮及迷人的小嘴外,全身已披上一层鲜红的薄膜,前臂、小腿及面罩上眼睛的位置均呈现娇艳的鲜黄,小腹上也有一方成菱形的鲜黄色块。变身后的她,身份是-蜘蛛女侠。她将双手举起,两腋下现出一对由蜘蛛网编成的『翼』,然后从高楼的窗户跃下,藉气流的流动而自在飞行。*近岸的仓库区已被警方封锁,即使是记者也不準进入。渺无人迹的粮食仓库,传出阵阵粮食被昆虫蛀食的声音。蜘蛛女侠从破烂的仓门飞入,在她面前的是一头人大的苍蝇,四翅六足複眼,完全是昆虫的形态,但令她惊讶的是,「他」竟然口吐人言。「……交•配……繁•殖……交•配……繁•殖……」儘管惊讶,蜘蛛女侠也不太担忧,心想:「只要将『他』打倒生擒,便清楚事件的来龙去脉,而且,蜘蛛是苍蝇的天敌,哼。」看到苍蝇人迫近,她便从两手的食指放出比钢索更坚韧的强化蜘蛛丝。诚如蜘蛛女侠所愿,苍蝇人被紧紧的捆绑住,机不可失下,她补上淩空飞踢。有如炮弹般,苍蝇人将货仓的墙壁撞破,飞出露天的通道。「虚有其表嘛。」自信满满的蜘蛛女侠刚踏出仓库,便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苍蝇人不单没有预期的负伤不起,而且,连坚韧的蜘蛛丝也不太有效,只见「他」稍一发力,蜘蛛丝便四散各处。「……交•配……繁•殖……交•配……繁•殖……」口中唸唸有词的苍蝇人,一步步迫向蜘蛛女侠。她不会束手待毙,蜘蛛丝如机枪段连连发射。不过,她犯了两个不能弥补的错误:同一招式不会连续两次生效;空旷的地方是苍蝇无敌的战场。「他」振起那两对翅膀,在空中自在的飞翔,轻易的便避开所有攻击。「……交•配……繁•殖……交•配……繁•殖……」蜘蛛女侠意识到危机迫近,制起腋下的「翼」,意图暂离战场。可是苍蝇人的反应更快,「他」急速拍动翅膀,製造出高频的音波,射向欲逃的蜘蛛女侠。无形的音波直轰脑部,蜘蛛女侠抽搐了几下,便失去知觉。一招得手的苍蝇人,飞向倒地的女侠,四只手将她挟起,往外海逸去。「……交•配……繁•殖……交•配……繁•殖……」黄昏,群众在仓库区发现的,只是毁坏了的粮仓及遍地的蜘蛛丝……*外海的一座无人孤岛上,断崖近水平线处,有个仅容一人通过的海蚀洞。沿洞而入是曲折的窄径,急遽的向上攀升近十米,而后急转直下至五米处,是一个面积约一百方米的洞穴。这里即使退潮也不易发现,更何况涨潮时将洞口淹没,这里却偏偏出现两个身影-蜘蛛女侠及苍蝇人。「……交•配……繁•殖……交•配……繁•殖……」不断重複的说话,使人明白「他」的意图,蜘蛛女侠已被视为交配繁殖的对像。从口上流出的唾液,带有强烈的腐蚀性,蜘蛛女侠身上薄膜战衣唯一的弱点。一滴口水沾在丰臀处的薄膜上,一阵青烟后,不易损毁的战衣裂出一大缺口,整个臀部,甚至大半牝户暴露于空气之中。潮溼的冷空气令蜘蛛女侠打了寒噤,但仍旧昏迷不醒。苍蝇人也不理会她是否清醒,四只手将她扶起,让昂首的生殖器对準目标,一蹴而入。在缺润滑之下,摩擦的痛楚将蜘蛛女侠从昏迷中唤醒,当她发现被呕心的怪物强暴时,内心感到无比悲愤,失去超能力更令她如堕冰窟。「…不…要…,停…啊……不……」失去一切力量,被苍蝇人强姦的蜘蛛女侠,唯一可以做的是歇斯底里的狂呼。「……交•配……繁•殖……交•配……繁•殖……」「不……不…要……为…何…我…的身体……不……」最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受创的身体产生了激烈的变化,潜藏体内的蜘蛛基因开始吞噬原本的人类基因,最明显的是生殖器官,原本一月一粒的卵子竟然暴增,已然有十粒成熟的卵子黏在子宫壁上。身体开始与思想分离,不受控制的呼应苍蝇人的抽插。不住的变化令蜘蛛女侠绝望,随着最后一滴泪水,人类意识已进入冬眠状态,现在和苍蝇人交配的,只是一只人形蜘蛛而已。疯狂的抽插下,苍蝇人的生命一点一滴流向女侠的牝户里,随着生命之火的消逝,苍蝇人的人类意识再度唤醒,悲惨的迎接死亡。「…那里出错了!那里出错了!……我知道了,…那只基因改造苍蝇……想不到我夏高会败在一只苍蝇之下……哈……」苍蝇人夏高博士疯癫的向洞外走去,最后只听到「噗-」一声……*三小时后,洞内只剩下蜘蛛女侠,她身上的战衣已消失殆尽,现出谢茜嘉的真面目,只是,原本明亮的眼睛,现在只剩下黯淡空洞的眼眸,平坦的小腹胀鼓鼓的隆起,两片阴唇向外翻开,像是随时可以生产般。这时,茫然若失的她,竟然敏捷的以四脚爬行的姿势走向比较温暖乾燥的角落。两片敞开的阴唇间,赫然发现一个乳白色,软软的物体排放出来。经过三分钟的辛劳,一个大小形状有如橄榄球的卵子面世了,原本空洞的眼睛变回明亮闪耀,人类的意识竟然奇蹟地从产卵的过程中回复,不过从汪汪的泪水中,可以明文,谢茜嘉情愿从未觉醒……半小时后,地上整齐的排列了十个虫卵,而赤裸的谢茜嘉再次失去本性。这十个虫卵,其中有三个开始蠢蠢欲动,以超乎常理的速度快速成长……一小时后,那三条幼虫已「长大成人」,样貌十足他们的父亲般,从他们胯下的粗大利器,可知是雄虫无疑。这三只甫成形的东西,挺着利器往「生母」走去,开始昆虫世界开枝散叶的神圣生存任务,雄虫过千次的抽插,谢茜嘉默默的配合着-昆虫世界是一个沈默世界啊。他们重複着父亲的历程,播种后便孤独的往外离去,静静的死去……山洞内只剩下谢茜嘉及不能孵化的虫卵,被蜘蛛基因支配的她,做出母蜘蛛的特有行为-把没有生存希望的亲儿一一吞噬,她拿起其中一颗卵子,一口一口的咬碎、嚥下……*半年后,纽约市流传两段耐人寻味的新闻:『纽约市附近海域半年内出现大量巨型苍蝇尸骸,科学家也未能查出原因,唯一知道的是发现的均是雄性成虫……』『纽约自由报的美丽女编辑已失蹤半年,没有勒索信、没有发现尸骸,失蹤前所穿着衣物,一件不漏的留在办公室,是人间蒸发?……』*外海的无人孤岛,隐密的山洞内,谢茜嘉正和不知第几代的雄虫进行交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