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玄幻  »  紧缚女特工U—89[01~02]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紧缚女特工U—89[01~02]
(1  这是一个在外国流传很广的紧缚类漫画故事,人物我是照搬的,人物介绍和画象:(编者注:连结已失效,故删除)  U—89:是一位喜欢穿乳胶紧身衣和高根鞋的最性感的美女特工的代号,她有着黑色的短髮和性感的红唇,许多敌对特工都曾试图击败这位着名的特工,但是她最终还是用她的才智和格斗术战胜了一切敌人,但是有时候,她也会被抓获受尽淩辱,实际上,这种情况出现了很多次。  她的任务是保护一位继承了巨额财产的孤儿:年轻美貌且喜欢运动的金髮女郎格温朵琳,当她不忙于解救朵琳的时候或者自己被数不清的敌人俘获的空闲时间里,她喜欢高尔夫,象棋,击剑,她非常擅长这些运动,甚至可以将一只手捆在身后而游刃有余。  朵琳:是一个金髮美豔的年轻孤儿,她似有吸引人来绑架的超级力量,不管这些是为了她的钱还是她的性感的身体,为了保护她,她现在与超级间谍的U—89一起生活。但是很奇怪,她仍然被许多人沖进住所绑架并捆起来,但她好象并不介意被人用绳子紧紧捆成性感的肉棕的样子。  朵琳的目标是要成为一个象U—89一样的超级特工,但是她现在甚至连一个绳结都解不开,此外,她还不得不把她的私人时间从她最喜爱的运动上分出一大部分到被坏人绑架上来。  K—15:也是一位和U—89同在一个机构的特工,有着一头红色长髮的她美貌丝毫不逊于U—89,她的主要职责似乎是将大家从U—89的敌人以及U—89自己失控的紧缚游戏中解救出来,她有时候喜欢拿U—89恶作剧,并且似乎也很喜欢捆绑游戏。  女伯爵M:30岁左右的成熟毒辣的女人,是U—89和朵琳最大的敌人,她认为自己绑架美女贩卖的生意大幅度下滑都是U—89坏的事,所以她竭尽全力想把U—89最喜欢的东西:朵琳弄到手,当然最好也能将U—89一起抓来狠狠的蹂躏一翻再卖给性奴组织赚一大笔钱是最好不过的事。  这一天,U—89和朵琳只穿着内衣在家里「练习」解绳技巧,U—89用一条绳子先捆住朵琳的双手,然后慢慢的朝上将朵琳的玉臂也併拢在一块捆住。  「朵琳,这次希望在我回来之前,你能够想办法把绳子自己解开哦」U—89一边捆一边笑道。  「好的,我一定好好练习,我一定要象你一样成为一名出色的女特工……」朵琳回过头微笑道。  「所以你要加倍努力啊,呵呵……」U—89带着狡黠的微笑,很快将朵琳穿着吊带丝袜的双腿也捆了起来。  「很紧呢,这次也要四马攒蹄吗?我觉得那样挣脱的难度更大,正好用来练习呢……」朵琳动了动被紧紧捆着的身子说道。  「好,那就如你所愿好了……」U—89高兴的将朵琳修长的双腿大小腿折叠起来,仔细的用绳子捆好,然后用一团丝巾塞住了朵琳的张开的小嘴。  「呜!……」朵琳身朝下压在床边,小嘴很快被丝巾塞满,然后U—89就用一条布带勒住丝巾和朵琳的双唇,拉到朵琳脑后系紧。  「乖,你被捆着的样子真可爱,我一会就回来,慢慢享受吧……」U—89抚摸着朵琳的金色长髮,俯身吻了朵琳的脸一下,然后便穿上衣服,戴上黑色的长筒胶手套,开门离去了。  「呜……」朵琳在床上开始了她的「练习」,绳子捆的很紧,以她的技术根本不可能解开,不过她很喜欢这种被紧紧捆着的感觉,每扭动一下身子,全身的肌肤都能感受到那扎实的勒感,还有嘴吧被堵着,喊不出声的无助的感觉竟然让她觉得很着迷。  正在她享受「练习」的时候,突然门开了,但是回来的不是U—89,而是曾经为了财产绑架过她的40多岁的叔叔马克?  「呜……」朵琳看见马克摸进来很慌张,拼命的扭动着身子想喊人,但是被塞的死死的小嘴怎幺也喊不出声音。  「哈哈,真让人惊喜,连捆人的功夫都省了。」马克笑着拿着绳子走到被捆成一团的朵琳身边,用嘲弄的眼神看着被绳子紧紧捆着的朵琳,但是他马上被朵琳仅穿着内衣丝袜的性感美豔的迷人身体迷住了,她的胸部在绳子的捆勒下是那幺的挺拔,好象两个大大的肉包子,随着朵琳的呼吸和挣扎在不停的颤动。  「我改变主意了,我想你和U—89住一起一定很寂寞?所以才经常玩玩这种龌龊的小游戏自慰是吧,叔叔这就让你好好的满足一下……」马克说着脱下裤子,露出了那根丑陋的肉棍,将朵琳的身子翻过来,一把扯掉了她的薄如蝉翼的内裤,对着蜜穴就直插了进去。  「呜哦哦……」朵琳被插的娇声呻吟起来,她的叔叔双手握着她胸前的那对大肉包子,使劲的在她紧收着的肉穴中抽插,爽的个不行。  不知道过了多久,朵琳被马克干的蜜穴里满是白浊的精液,马克似乎还不过瘾,捏着朵琳的肉乳使劲一掐,然后将最后一股精液射进了朵琳的子宫中,朵琳被射的翘起屁股,呜呜的娇叫了两声,马克这才气喘吁吁的停下来,抽起裤子,休息了一会,将朵琳抱出了大门。  「来吧,宝贝,我们回家慢慢玩,我想我们在等待赎金的日子里会相处的非常『开心』的。」马克将朵琳放在了车后座上,然后一路朝自己的别墅开去。  马克的别墅位于市郊一片小树林旁,非常隐秘,对,如果路上他的车牌没被U—89认出来,估计很难找到那里。  U—89上次因为证据不足没能让员警逮捕马克,所以一直在提防他再次打朵琳的主意,正巧她开车回家的时候,认出了马克的车子,而且方向是从家那边过来,她立刻就猜到发生了什幺事情,所以便一直尾随而来。  马克下了车,将朵琳从后座上抱出来,径直走进了别墅地窖。  「果然这个混蛋再次绑架了朵琳,我猜的没错,哼,这次一定要收拾你!」U—89躲在树丛中说道。  「但你要先被收拾了!臭婊子!」U—89身后突然传来两个男人的声音,没等她回过头来,一团带有浓烈药味的手帕正好捂在她的口鼻之上。  「迷药……呜……呜……」U—89只觉得一阵头晕,抓着对方的手摇晃着身子踉跄了几步,便被对方将她的右手拧到了背后,同时,她穿着超短紧身皮裙和长筒丝袜的双腿被另一人紧紧抱住,两个人将U—89拖到一棵树前,将她的双手绕到树后后捆了起来。  「你们是谁……竟敢暗算本小姐?快放开我,否则让你们好看!」U—89稍微清醒了一些,对着蹲在身前抱住她双腿的男人喊道。  「让我们好看?哈哈,就凭你现在这个……噢?」男人抬起头轻蔑的笑着,一不留神,却被U—89挣脱了右腿,一脚正顶在他的下身处。  「哼,怎幺样,舒服吗?」U—89看着呻吟中的男人得意的笑道,但是此时她的双手已经被牢牢的捆在了树后,动弹不得,很快她的双腿就被重新抱住,并紧贴着树身併拢着捆了起来。  「哼,我可事先警告你们,捆我可要捆紧点,否则被我挣脱了,就没有刚才那幺便宜了,哈哈哈……」U—89双腿被缚,依然倡狂的不行,把那个被她踹到的男人气的要死,站起来就用那团手帕塞住了她的嘴巴。  「呜哦……」U—89的嘴被彻底封了起来,嘴里塞着手帕,外面再用绳子连同她纤细的脖子一起紧紧的勒在了树干上。  「臭婊子,够紧了吗?还是太松了不过瘾?嗯?」两个男人用绳子把U—89的身体及双腿和树干一连捆了十几圈用力的勒死,把U—89的身子都勒得凹了下去,两道夹着她胸部的绳子,更是将她的乳房勒得滚圆的,几乎要把衣服撑破。  「好了,这个臭婊子一动都动不了,我们进去跟马克说一声,等赎金到手了也好分一份,哈哈。」  不过没等两个男人去找马克,马克从地窖出来的时候,听到树丛中有声响,已经自己走了过来,看见前次坏了他发财大计的U—89被自己第一绑架朵琳时雇佣的打手抓住,别提有多高兴了。  「哈哈,看来今天是我的幸运日,U—89你个臭婊子,我刚干完朵琳那小骚货,没功夫招呼你,你们两位替我好好的让她爽爽!」马克笑道。  「等等,我们本来是想来找你想点发财的路子,偶然发现她在跟蹤你的车子就一起跟来了,没想到你又对那小美人动手了?先说好,赎金到手了我们俩也要分一份!」  「没问题,只要把U—89这个贱人解决了,就没人可以阻止我们发财了,啊哈哈……上啊,我好象看看她被男人干的浪叫的样子。」  于是那个没被踹中下体的粗壮男人,便脱下裤子,原本看着U—89那傲人的身材和高挺的乳房他早就受不了了,即使马克不来,他也会先把U—89奸了再走。  「呜……」U—89穿的开胸白衬衣被男人一把扯掉了胸口的扣子,露出了一对硕大的乳房,接着,那男人将U—89的短裙卷到了她的腰间,然后将她的蕾丝内裤退到大腿处,对着那一片茂盛的快活之地,毫不迟疑的插了进去。  「呜哦……呜呜……呜噢……」U—89被捆的一动也不能动,只能紧贴着树干上下蹭着身子发出微弱的呻吟声,那男子搓着她的乳房抽插了许久,将肉棒完全顶进U—89的蜜穴之中,然后龟头贴着U—89的子宫口戳了几下,便抽搐着将大股的精液全部射进了U—89的子宫里。  「呜哦哦……」U—89闭着眼睛大叫起来,但是最后发出来的声音还是十分微弱,因为她的嘴实在是被堵的太严实了。  「好了,让我们去喝一杯,然后再想想怎幺要赎金,把这臭婊子留在这喂蚊子,这附近没人经过的。」马克看了看U—89大腿间流下的那股白色的粘液,满意的和两个打手开车离开了。  「呜……」U—89在他们走后,开始尝试挣脱绳子,两个男人捆的很紧,几乎没有任何鬆动的缝隙,不过U—89的手指还是自由的,于是她先摸着了最接近手腕处的绳结,慢慢的用指甲抠松,然后将指甲尖伸进去,一点点的将结解开,先解放了手腕,再慢慢的朝上拉扯,过了几分钟,她便将手上的绳子解完,将捂在嘴上的手帕抠了出来,因为手帕上有残留的迷药,使她昏昏沈沈的,差点睡过去,好在药的浓度不高。  U—89弯下身,将捆着双腿的绳子也解了,然后活动了一下被绳子勒得淤青的身子,便朝地窖走去。  「朵琳?」U—89见地窖们锁着,于是从一个小视窗钻了进去,发现朵琳被绑在了一张椅子上,绳子还是她捆的。  「呜……」朵琳见U—89来了,高兴的呜呜叫了起来。  U—89对她做了个小声的手势,然后看看四下无人,便上前帮朵琳解了绳子,扯掉了她口中的塞嘴布。  「呵呵,看来你还是没有长进呢,绳子还是没能解开。」U—89笑道。  「啊……啊……是马克叔叔绑架了我,还有……」  「好了,宝贝,我都知道了,不然我也不会找到这,你受委屈了,我迟早会让他好看的。」U—89吻了朵琳的双唇轻声说道,然后拉着她的手从窗子爬了出去。  「朵琳,你赶紧去报警,为了不让他们发觉你已经逃走了,你要把我再捆起来,就在这棵树上。」U—89带着朵琳回到那棵树前,将地上散落的绳子交给了她。  「知道怎幺捆我吗?我紧贴着树,把双手反背到树后,交叉起来,你就用绳子把我的手腕先捆在一起。」  「可是你会不会很危险?」朵琳边捆边担心的问道。  「不要紧,他们能拿我怎幺样?对了,要捆紧些,要跟他们捆我的时候一样紧,这样才不会被他们看出来。」U—89回过头说道。  「这样可以吗?你会不会太难受了?」朵琳收紧了绳子担心的问道。  「再紧些,再紧些……嗯,差不多了……把我的双腿捆好,对,我记得他们一共捆了十二道绳子,从脚踝开始,好……收紧……再紧些……」U—89低头看着朵琳捆绑自己,边看边指导着。  「现在好了吗?已经很紧了。」朵琳将U—89全身上下紧靠着树干重新捆了起来,绳子跟原来一样,深深勒进了U—89的肉里。  「让我动一动看看……不行,还有鬆动的地方……再捆紧些……拉!……啊……好了……」U—89看着身上紧紧捆着的密密麻麻勒入肉里的绳子,满意的点头说道。  「最后一件事,你把那手帕揉成一团,塞进我的嘴里,然后用剩下的绳子把我的嘴勒死。」  于是朵琳照U—89的吩咐,将U—89的嘴重新塞上,堵的严严实实。  「呜……」U—89朝朵琳点点头,示意她可以走了。  「你一定要小心啊,我走了。」朵林说着,消失在了树丛之中。  过了一阵,马克带着两个打手回来了,他们也担心被朵琳逃了,所以特意赶回来查看,一下车,就看到被捆在树上的U—89,他们过去检查了一下绳子,依旧紧的很,没有松脱的迹象。  「呵呵,怎幺样,被捆着的滋味不错吧?你有本事就跑啊?跑不了吧?上次坏了我的好事,这次落在我手里,一定要把你干的翻白眼!」马克说着示意两个打手将U—89解了下来,扶着她到了屋里。  「把她的衣服都扒了!」马克命令道,于是两个打手三下五除二,将U—89的陈衣和短裙全扯了下来,只剩下两条长筒胶手套和腿上的吊带黑丝袜,显得格外性感。  接着,U—89的双手被併拢着捆在身后,然后用黑拘束单手套裹了起来,接着,她的双腿被重新用绳子捆上,并套上了单腿拘束长靴,外面用皮带扎死。  「怎幺,你们要玩什幺?要三个一起上吗?」U—89笑道。  「哼,等下有你受的,把她的脖子套上,吊起来。」马克说道。  「难道你们想吊死我?等会……呃……」U—89的脖子被绳套勒紧,朝上吊了起来,绳子逐渐升高,直到U—89只能勉强用脚尖够到地。  「好……难受……太紧……了……」U—89被勒得声音都有点走样了。  「少废话!给我吞下这个!」一个打手脱下裤子,站在桌子上,先给U—89戴上了一个中间有圆孔的塞口皮带,然后将粗硬的肉棒突然戳进了U—89的嘴吧里,按着她的头开始来回套弄。  「呜……」U—89含着那人的大肉棒,双乳却被另一个人用钢丝勒住了根部,使劲一收,两只乳房便被勒得滚圆无比,乳头也因为充血涨的硬硬的。  「好了,你个骚货,让我插爆你淫蕩的骚穴……」马克亲自上马,掏出肉棒从后面插进了U—89的蜜穴中,一边抽插,还一边拿着鞭子狠狠的抽U—89高翘的大屁股。  「啪!」U—89痛的浑身一阵痉挛,屁股上马上多了几道深红的印子,马克越抽越起劲,一连好几下,鞭子都重重的抽到了U—89光滑的背部,痛的U—89呜呜的大声惨叫。  「这个臭婊子还真骚啊!再叫,接着叫!哈哈哈……」马克越发用力的干起了U—89的蜜穴,顶得U—89掂着的脚尖经常被托离地面,整个身子朝前弓起,脖子上的绳套便一勒,勒得U—89翻白眼,要不是嘴里塞着别人的肉棒,舌头都快吐了出来。  「干死她,这个骚货,要不是你,我们早就是百万富翁了,妈的!」  另一个打手下麵还有点痛,只能用手扯着勒住U—89双乳根部的钢丝,使劲的往后扯,勒得U—89的一对大奶子由白变红,由红变紫,几乎要被生生扯下来,光是这样还不够,他还用了两根电针,分别插进了U—89的乳头中,然后通电,电的U—89浑身一阵阵的抽搐。  「呜呜呜……」U—89被又电又干又抽,一阵接一阵的惨叫,浑身被鞭子抽的到处是红色的鞭痕,随着又一次电击的来临,只听扑哧一声,U—89竟然被电的小便失禁,一股黄色的液体顺着她的大腿根部流了出来,但是并不多。  接着,插的极爽的马克和打手,毫无保留的将自己骯髒的精液同时从前后两头射进了U—89的喉咙中和子宫里。  「扑哧!扑哧!扑哧……」  「呜哦哦……呜……」  「呵呵,这母狗叫的真好听,我听说人在窒息的时候,会大小便失禁,现在这母狗光是被电就已经失禁了,看看把她吊个半死会怎幺样?」马克说着拉动绳子,将勒住U—89脖子的绳朝下一拉,把U—89吊的离开了地面,悬空摇晃起来。  「呜哦哦……呜呜……呜……」U—89的脖子猛的被绳子一勒,勒得她双眼圆睁翻了白,被裹在拘束套中的双腿在半空中乱蹬剧烈的挣扎着,从蜜穴和口中倒流出来的精液随着她抽筋般的颤抖中四处乱飙。  「来,我再加一把电!」打手说着将电压加到之前的2倍大,按下了开关。  只听滋的一声,一股强烈的电流从U—89最敏感的乳头瞬间穿遍了她的全身,把她电的浑身发了疯一样狂抖,只听哗啦一声,一大股黄色的尿液从U—89的下身喷了出来,流了一地。  「呵呵,真是爽啊,乾脆直接把她干掉完了,免得她又坏我们的好事,留着她也是后患。」那个电击的打手说道。  「呜……」被电的翻白眼浑身痉挛的U—89蜜穴依然紧实,马克再次将硬起来的肉棒插进去抽插起来。  「说的也对啊,不过有点可惜啊……」马克抽插了十几下,将肉棒抽出来,握在手里,和另一位打手一起对着U—89的脸射出了浓浓的一股精液,射的U—89满脸都是。  「好了,那就把她处理掉吧,马克使了个眼色,那个打手便抽出一把手枪,又拿过一个枕头,将枕头掂在了U—89的蜜穴处,然后将枪管隔着枕头插进了U—89的蜜穴中。  「骚货,準备迎接最后的一射吧。」  「呜……呜……」U—89双眼流着惊恐的眼泪,不停的在窒息的挣扎中摇着头哀叫着。  这时候,门被一脚踹开了,朵琳带着的员警终于赶到,将马克三人用枪包围在中间。  「放下武器,把双手放在脑后!快!」  「呜……」马克手一松,U—89的脚终于落回了地面,朵琳沖了上去,抱住差点被勒死的U—89,发现她的双乳已经被勒得发紫,几乎要被生生勒掉下来,赶紧替她将钢丝解开,和员警一起扶着她躺到了地上……  「没事了……没事了……」U—89隐约听到朵琳在耳边的声音,然后就什幺也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