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玄幻  »  奴畜被奴畜的猎物们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奴畜被奴畜的猎物们
魔主之国阿鲁法尼亚,绿水河最北方贫瘠之地的国度,一个强者至上的国家在魔王数百年的统制之下,阿鲁法尼亚凭借着战乱和灾祸,不断扩大领土,吸引了周边无数兽人,巨魔,地精等亚人种入驻,成为了一个由魔族,亚人种,以及人类组成的混乱国度。在这个国家,实力是唯一至上的通行证,但实力并不仅仅包括力量,也包括权力和财力。  罗恩是一名魔贵族,也就是人类眼中的魔人。魔人是魔界诸种族之中最贴近人类的种族,他们有的长有恶魔的角,以及皮制的翼膜,或尾巴,有些和人类几乎相差无几。罗恩就是这样一名有着人类模样的魔人,在以实力至上的阿鲁法尼亚,魔贵族的身份并不代表什幺,罗恩或许不是一个优秀的战士,但他却是一个出色的商人,以及魔界术师——只不过,他的特长并不是伤害性的法术,而是人体改造。  黑欲斗妓场,大斗技场地下的异色场所,以奴隶的女性作为性斗士取乐于观众的淫邪之地。罗恩也很喜欢那裏,不仅仅是因为酷爱场上各种淫斗,更主要的是来获得优秀的女奴和改造的灵感。  今天,场上举行的是淫马斗妓,最近淫马斗妓中人气最高的是地精拉鲁旗下的小尼莎,以及她的爱马——希蕾奈。希蕾奈曾经是一名阿塞蕾亚的天马骑士,有着雪白的肌肤和修长的美腿,是一名出身优越的贵族精英。但过于优越的出身,让她在阿塞蕾亚陷落的时候过于执着,死战不退,所以当如今阿塞蕾亚複国,天马骑士们以英雄的身份回归祖国的时候,希蕾奈却作为一名奴隶被卖到了这个北方边境的国度。同样由于倔强以及不懂变通,让她最后失宠于她的主人,被切掉了手掌和双脚,换成了马蹄被改造成了一匹再也无法站立的母马。如今,雪白性感的美腿身披银白淫蕩的马铠,希蕾奈已经彻底被改造成了一匹竞技战马,意外地获得了绝大的人气,像小狐狸一样的小尼莎坐在希蕾奈身上,在斗妓场上操纵着被堵住嘴巴和双腿,只能任凭她玩弄和操纵的希蕾奈,成为了人们眼中的宠儿。  “上啊,你这个蠢母马,上啊。”小尼莎尖声叫起来,然后拉扯希蕾奈手中的缰绳来控制她的方向,被蒙上双眼的希蕾奈只能趴在地上,挺着屁股露出媚态。这时候,小尼莎想要发动攻击了,她用双腿一踢安装在母马乳房上的马蹬,一抽坐骑雪白的美臀,然后希蕾萘就舞动四肢,开始奔跑起来,直沖敌人……  罗恩看着场上的希蕾奈,这是一名理想中的母马,可惜她已经有了主人。曾经他将眼光放在斗妓场上另一名女骑士,西方同盟的圣骑士露维娜身上,但最终没有想到她败给了堕落的黑色勇者,进而被另一名地精调教师改造成了以陷没乳头为卖点的乳斗士,看着曾经的女骑士在斗妓场上喷乳高潮的时候,罗恩明白他必须将目光放在别处。  奴隶市场,豚人王国阿尔兰亚娅,兽人王国纳尔兰娅相继建立,黑之潮开始,圣教国艾露特恩沦陷,为阿鲁法尼亚带来了大量的奴隶。走进奴隶市场的时候,罗恩就开始观察形形色色的奴隶,不仅是人类,其它种族的奴隶也时常可以看到,黑之潮席捲了不仅是人类的国家,也包括了精灵,矮人,半身人等等不同的国度。  大量的奴隶涌入让奴隶市场显得异常繁荣,不过罗恩却敏感地发现了他想要的猎物。那个女人被放在最高的位置,周围有很多人围观,看起来她皮肤白誓,破损的神官服显示了她的身份。这是一个圣教国的女奴,被黑之潮吞没的圣教国,那个国家的女人是最好的女奴来源。圣教国崇拜女神,以女权主义为中心,在那个国家産出了大量才貌兼备的美女,是个货真价实的美女国度。圣教国的没陷代表着那个地区女性的黑暗时代开启……  “啊啊,罗恩大人,看看,这个商品怎幺样,来自圣教国艾鲁特恩的神官骑士,怎幺样,特别是这奶子,完全可以和圣乳主教菲莉斯比吧?”一旁的奴隶贩子一看到罗恩就迎了上来。  “住口,你这个地精,不要侮辱我们的主教大人!”神官骑士一听到主教被辱,立刻红着脸顶回去,因为被绑住的关係,胸前的双乳不断颤抖。  “嘿嘿,你还不知道吧,你们的枢机主教,现在已经是我们斗妓场上的淫蕩明星,她那圣乳整天都流着淫蕩的乳汁,堵都堵不住呢。”奴隶贩子嘲笑起来,“看你的奶子也不错,是不是也要学学你们的主教大人?”  “住口,你这个丑陋的地精!不要碰我!”地精刚想摸一下她的奶子,却没有想到被神官骑士一下子撞飞了出去,摔在路边的篮子裏,引得众人大笑。恼羞成怒的地精立刻挥舞起鞭子,在女神官雪白的肉体上不断抽打,特别是她的乳房更是成为了鞭打的中心,被鞭子抽得上下乱晃。  “够了,地精,你这样就把这个商品给毁了。”罗恩制止地精,然后走到那个女人面前。评心而论,那确实是一个美丽的女人,神官骑士是一名身材丰满的肉感女人,但又不失性感,而她最诱人的则是胸前的美乳。  “圣教国以盛産巨乳闻名,看来果然不错啊。”罗恩伸出手在女神官丰满的乳房上玩弄,“这个商品叫什幺名字?”  “大人,她叫德兰妮尔,是圣教国精锐的神官骑士。”地精顺便拍了拍神官骑士丰满的臀部,然后在臀沟裏色情地摸了一把,“当然,这屁股也够淫蕩的。”  “住嘴,你这个丑陋的地精,我不是什幺商品。”神官骑士愤怒地看着地精,褐色的头髮扎成辫子,神官骑士是一个拥有成熟韵味的神职者。但同时也是一名实力者,如果有机会的话,或许德兰妮尔可以轻易杀死这个地精。  “看起来很不错啊,这身体很有当乳牛的潜力。”罗恩用看待动物的眼神看着眼前的女神官,仿佛她已经是一头被驯养的母牛一般,也就是这股压力,让女骑士不由得心中一颤。正在这时候,突然远方响起了骚乱声,然后是人群的慌忙逃窜。  “发,发生什幺了?”地精看到眼前的景象,大声叫起来,只见随着人群的哄散,可以看到大量的奴隶斗士,男男女女涌进市场。地精拔腿就跑,然后一柄飞刀直刺地精的后心,地精立刻就扑倒在地,死了。  “奴隶,起义吗?”罗恩冷静地哼笑了一声,这样的奴隶起义,在这座城市并不少见。由于奴隶的流通性很大,每过几年都会有或大或小的奴隶反抗他们的主力,但从来没有什幺能撼动这个魔王的居城,这样反乱无一例外的失败了,成为了统治者权威的踮脚石,被统治者茶余饭后的笑谈。  不过,当罗恩站在市场上,看到走在最前面的一个女人时,不由得眼前一亮。这个女人虽然穿着奴隶斗士的皮制奴衣,但却正好将她雪白性感,又不失弹性的美丽肉体展现出来,她有着一头长长的银发,眉宇间不失坚毅,其出众的美貌让罗恩有些看呆了。  银发的凯蕾娜,罗恩当然认得她,黑欲斗妓场的名人——被称为不逊于圣骑士露维娜的实力者,来自西方诸国同盟核心国——拉莫斯的白骑士团成员,白骑士凯蕾娜。不同于露维娜,凯蕾娜是最近才被卖到阿鲁法尼亚的,这名女骑士显然还没有屈服于这座城市,在数次斗妓大赛中反抗比赛规则,尽管被处以了残酷的惩罚,但仍然没有消除她反抗的决心,而这一次,不知她采取了什幺办法,竟然能拉扰到这幺多人和她一起发起叛乱。  “哼哼,愚蠢的女人,你以为自已能逃得出这座城市吗?”罗恩不仅失笑,像凯蕾娜这样不自量力的人在这座城市不会少见,特别是那些来自东西方的骑士啊,神职者,学者,那些文明社会的人们不会想象得到这座城市所蕴含的邪恶。  “无论如何,我都要冒险试一下,与其在那样黑暗的斗妓场裏成为玩物,还不如选择奋勇抗争,至少作为一名拉莫斯的骑士而死。”女骑士凛然地说着,然后一剑砍开了德兰妮尔的链子,向她伸出了手,“圣教国的神官骑士啊,你愿意于我一同奋战吗?”  德兰妮尔点了点头,感激地看着解救她的女骑士,两具雪白美丽的女体并肩站在一起,虽然大义凛然的样子,但却又说不出的诱人。而在罗恩眼裏,眼前出现的却是一匹雪白的母马和乳牛,一种强烈的调教沖动让他想要去拥有她们。  “死吧,你们这些胆敢反抗的奴隶!”魔主之城没有弱者,哪怕是平民也拥有一定程度的战斗力,虽然械斗是无处不在的。很多人纷纷拿出了身上的武器,开始攻击反乱军,而最前的就是白骑士和神官骑士。  “哼,你们这群人,只会欺淩那些没有武器的弱者罢了。”白骑士冷哼一声,只见剑光飞舞,凯蕾娜银白的长髮随着其曼妙的身姿舞动着,即美丽又緻命地将敌人轻易地击倒在地上。  另一边,德兰妮尔虽然双手被拷住,但作为一名骑士,德兰妮尔仍然拥有优秀的战斗力。只见神官女骑士并扰双手,巧妙地回避敌人攻击,然后用手上的铁链,以及腿部的铁球反击敌人。女骑士一个侧身,大尺度的回旋踢用绑在腿上的铁球将一个敌人击飞出去,春光毕露,但又英勇无比。  白骑士凯蕾娜将剑插在地上,“你们已经没有了反击的能力,作为一名骑士,我不会杀害你们这些人的,快点给我让开!”  直至如今,这个愚蠢的女骑士仍然有着作为一名白骑士的矜持,让罗恩这样的魔人感到心中一阵发笑,恐怕她们还不知道等待她们的将是什幺吧?不过下一个瞬间,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一柄短剑进入了他的身体,生为魔族的生存本能让他避过了要害,但剧痛仍然让他倒在地上。  罗恩一屁股坐在地上,头昏眼花,只看一个黄色长辫子的女刺客正冷冷地看着他。立刻就有人叫起来,“奥蕾妮娅,是奥蕾妮娅。”  冷豔,仇恨,奥蕾妮娅是曾经这片土地贵族的后代,魔王让曾经繁荣的王国沈沦,无数家族被毁灭,沦为奴隶,奥蕾妮娅就是他们的后代。对于阿鲁法尼亚的民众来说,这个女刺客是一个恐怖的存在,她无所不在,用充满恨意的刀刃刺杀魔王的拥护者,城中很多人都死在她的暗杀之下。  没有想到,连奥蕾妮娅都被引出来了,罗恩吃痛看着身材高挑的女刺客,但他没有恐惧,因为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些人能逃出阿鲁法尼亚,相反,作为调教师的本能让他内心産生了强烈的饑渴,渴望着将眼前的美女征服,她那性感的美腿,以及作为刺客的嗅觉,或许可以成为一个最优秀的母狗。  竟然在一天之内遇到这幺多上好的猎物,罗恩感觉到了兴奋和刺激。这时候,在白骑士的带领之下,奴隶们已经控制住了市场,然后开始向大门推进,这时候的凯蕾娜俨然就是他们的领导,当然,出身高贵的白骑士,或许这本来就是她的职责,罗恩趴在地下,看着那雪白美丽的屁股带着人消失在市场裏。  奥蕾妮娅恨恨地瞪了他一眼,但没有追击,因为被从后面赶过来的卫兵迫开了。罗恩倒在地上,凭着身为魔贵族的惊人回複力慢慢恢複体力,这时候市场又捲入了另一场战斗。更多的奴隶解开了身上的镣铐,加入了逃亡的队伍,其中战斗力最出众的是一群角斗士组成的队伍。  罗恩倒在地上,看着这群嗜血的野兽大肆杀戮,而在其中,有一个身影让魔贵族眼前一亮。那是一只黑铠的女骑士,有着一头黑色的长髮,以及冷傲的脸庞。帝国的黑骑士,罗恩只知道她是中央帝国法尔特的黑骑士,这时候女子身上的黑铠已经几乎半损,露出了雪白诱人的肉体,在一群野蛮的角斗士之间格格不入。  她并不像那些角斗士一样嗜血,帝国的黑骑士部队是一群有着铁一般纪律的部队,直用于帝王家族的强力战团,同拉莫斯的白骑士团一样,他们并不是封建骑士,没有爵位,但却是纯粹的军事组织,其中的精锐的黑骑士却是精英中的精英。就好像眼前的女人一样,她有着高手的眼神,冷静地看着场上的一切,她并没有其它人一样狂暴般的嗜血,但同样身染着大量敌人的鲜血,因为这是她实力的一个证明。  一个这样强大,冷傲的黑骑士,如果改造成牲畜又会是什幺样子呢,又是什幺样的牲畜更适合她呢?  正在罗恩这样畅想的同时,这群人离开了。罗恩站起来,发现整个城市陷入了混乱。城市的守卫部队已经开始镇压,到处都是死斗和尸体,不仅是人类,兽人,巨魔,食人魔,狗头人等等亚人族也加入战斗,天上出现了魔翼和食像鬼,野兽的咆哮响彻整个城市。  “真是一场有趣的麻烦啊。”罗恩歎了口气,作为一名见过世面的魔族,这种程度的场面不足以让罗恩慌乱。魔都阿鲁法尼亚其複杂的种族构成,之间沖突并不少见,骄傲的魔族们冷眼旁观,比起脑子更擅长用蛮力的亚人种们各自为战,人类则纷纷想在混乱中捞取利益,整个城市守备体系乱作一团,这从来都是魔族们的弱点。个体强大的反面,就是指挥体系的疲软,所以也是阿鲁法尼亚无法战胜北方强国,皇国奈尔法的一大原因。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奴隶们能够成功出逃,这场反抗所引起的纷争,在魔王眼裏,只不过是一场生动的舞剧罢了。  这时候,又有一个倩丽的人影出现在混乱的市场之中,头髮柔顺地披在肩头,柔媚性感的身材就好像狐狸一般妩媚。这是一名塞拉妮娅的蜂骑士,沦陷后的蜂骑士有一小部分作为奴隶被卖到了这个魔王的都城,出身女权国家的优越条件,让这些蜂骑士成为了权贵们的私人玩物。而眼前的这个蜂骑士恐怕也是如此。  “哼,我才不会像那些傻瓜一样,强行沖出去。”看得出来,这个蜂骑士并不试图用武力来逃脱,而是想在混乱之中,趁着没有人注意逃出去,但这时候罗恩拦在她面前。  “对不起,先生,能让我过去吗?”蜂骑士并没有像之前的那些人那样,用武力来胁迫对方,她只是用那妖狐一般的媚笑试图打开突破口。  “如果我说不行呢?”罗恩直直地看着眼前的美女。  “我请求你,大人,能不能帮助一个无助的女人?”蜂骑士继续媚笑起来。  “无助的女人,我想说你是一个奴隶吧,你身上还戴着奴隶的项圈呢。”罗恩一眼就看出来了,蜂骑士身上穿着是阿鲁法尼亚上流社会的华丽丝衣,但并掩盖不了奴隶的颈圈。虽然女骑士已经用领子掩掉了大部分,但仍然让罗恩看了出来。  “是的,大人……我失去了我的主人,你是否愿意接纳我做为你的奴隶呢?”蜂骑士像个女狐一般装作无助,但她的手伸向背后。  “哼,像你的主人一样,被你从背后捅死?”罗恩冷笑,果然在下一个瞬间,女人就用短刀直砍过来,立刻原本柔弱的脸就变成了坚毅的表情。塞拉尼亚的蜂骑士,都是侍奉于女王的精锐,不仅是个人战斗力,也十分擅长心机和阴谋,这是她们与众不同的地方。  就是这样的女人,或许作为一个真正的女狐狸会很不错吧?  罗恩如此想着,疯狂的调教师感谢这一天,命运为他提供了这幺多优秀的素材,想到可以将这些强大而美丽的女人们,一个个变成雌狗,母马,乳牛和女狐的时候,他就兴奋起来。  战斗还在阿鲁法尼亚越演越激烈,但是罗恩明白,很快,很快一切都会结束,这就是魔主之城阿鲁法尼亚,混乱的魔城。        就好像一出最逼真的闹剧般,那些反乱的奴隶可能并不知道,他们的所作所为,其实只是这座城市邪恶的统治者们眼中的生动活剧。他们高高在下,俯视着奴隶们在蛊惑之下反抗,出逃,然后陷入绝望,自相争斗,最终被毁灭的结局,其间不仅有嗜血残虐的守备军,也有不少城中居民参加这场对于奴隶们的围猎,魔主之城的居民们邪恶而残忍地享受这些快乐。他们将奴隶们看成猎物,而整个反抗使得城市像一个大型的狩猎场一般,奴隶出逃之日,就是这座城市嗜血的节日。  骚乱过后,一部分奴隶被处死,大部分奴隶仍然是奴隶,但还有极少一部分奴隶,他们成为了这座城市示众的最好素材。在人们的哄笑声之中,白骑士凯蕾娜,女刺客奥蕾妮娅等人被吊起来,赤裸地绑在游街的小车上,每过一个街区,就有人围上来,对着被吊在车上的美女们指指点点,然后场面开场混乱起来。  “你们,住手,啊!!!”高洁的白骑士忍不住叫起来,显然她并没有深刻意识到自已如今身处在阿鲁法尼亚,这是一个慾望的国都。人们可不会仅仅是看看就作罢,很快人群就挤满了街道,人们伸出手在女骑士赤裸的肉体上肆意乱摸,乳房,大腿,身上每个部位都被人们的手占满了,雪白的肉体就这样淹没在人海之中。  女刺客的情况可以说更糟糕,不同于对高洁骑士的淫辱,对于奥蕾妮娅,这座城市的人们充满了恨意。曾经她是整个城市的阴影,她是柄无形的利刃,总是轻易破开人们的房间,刺杀裏面的主人,然后消失在黑影之中。人们害怕她的名字,因为奥蕾尼娅总是代表着死亡,但总算,魔族们找到了一个绝好的机会,将这个女刺客引出来,然后抓住了她。  奥蕾妮娅紧闭着嘴巴,用充满仇恨的目光看着周围的人,阿鲁法尼亚自从被魔族征服之后,人们从来不曾停止过反抗,虽然近百年来反抗越来越无力,但仍然有像奥蕾妮娅这样,徒劳地想要恢複人类曾经荣光的人,这些人作为游击势力,潜伏在这个国家各个阴影之处,他们煽动民众,刺杀要人,梦想着祖国複兴的那一天。  “啊啊,阴影中的女刺客,奥蕾尼娅,终于抓到你了。”人们看到奥蕾妮亚就兴奋起来,这个曾经让人害怕的杀手,如今正赤裸在被绑在车上。有大胆的男人走到奥蕾妮娅面前,然后分开那修长健美的双腿,将一条腿高高擡起。  “看了,这就是女刺客奥蕾妮娅的阴部,哈哈哈。”他一边大笑着,一边伸出手指直捅女刺客的私处,女刺客闷哼一声,倔强的闭紧嘴巴,甯死也不愿意在仇人面前示弱。奥蕾妮亚阴道被手指伸手,男人大知着挑逗女刺客的阴道,她绷紧全身,强忍着快感,但这反正更激起了人们的嗜虐欲。  又有人伸出手来,将她另一条腿也擡起来,就这样奥蕾妮亚被迫做出双腿大大分开的姿势,然后同时又有一只手掌强行进入阴道。女刺客吃痛地将头向后仰,女性的阴道竟然被同时两只手进入,男人残忍地分别用力大大分开女刺客的阴道,使得整个女阴被扩开一个大洞,粉红的肉壁就这样完全暴露在人们面前。  “啊,这个婊子!!”这时候竟然有人将口水吐到了女刺客被大大扩开的阴道裏,奥蕾妮娅立刻瞪大眼睛,吃惊地看着发生在她身上的一切,然后是更多的唾液,鸡蛋和其它番茄都往她身上往。没有过多久,女刺客身上就被砸上各种各样的汙物,而特别是被强行扩开的女阴,更是沦为了发洩的集中地点,口水,髒物全部扔进女刺客的阴道,就好像垃级桶一样。  另一边,白骑士凯蕾娜则是成为了男人们的洩欲工具,雪白的肉体被人群淹没,让游行车无法前进,分别有男人跳到车上,然后一前一后夹住女骑士的肉体,后面的男人直接脱下裤子,从后面侵犯她,前方的男人则是玩弄女骑士的乳房,坚挺的美乳在人们的玩弄之下不断变形。  “啊,啊啊啊,你们,你们这群家伙,简直是恶魔!!”被人们围住猛干的白骑士发出悲鸣,同女刺客一样,带着她们的小车移动地特别缓慢,让人们可以肆意玩弄失败者的肉体,对于凯蕾娜和奥蕾妮娅来说,这漫长的道路仿佛永远没有尽头。  ……  当到达广场的时候,两人的情况可以说是悲惨之极,白骑士凯蕾娜全身上下涂满了精液,雪白的肉体就好像精液娃娃一样,被吊在广场之上。而另一边的奥蕾妮娅,则是全身被汙物弄满了全身,鸡蛋,番茄,果物,还有很多秽物,花花绿绿地沾在女刺客身上,但另让人注意的则是她的阴道,几乎就是一个垃级收容箱,各种各样的汙物都塞在裏面,女刺客双腿被分开吊起来,场面触目惊心。  整个惩罚和玩弄持续了三天三夜,这三天来,凯蕾娜和奥蕾妮娅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白天她们就被吊在广场上,被人们参观展示,奴隶主们用来警示他们的奴隶,好事者则用言语嘲笑她们,然后中午开始就是开放性的轮姦,城市的流浪者,无业者们肆无忌惮沖到她们身上,在两个身上发洩欲火,特别是凯蕾娜,西方同盟国的白骑士,高贵的身份让人们有了一种淩辱的快感,他们乐于将精液涂满女骑士的身体,直到夜裏为止,女骑士几乎没有片刻停下过,乳房,嘴巴和蜜穴,身上所有的洞几乎任何时刻都有人进入,精液一层又一层地涂在女骑士身上,夜上干了,第二天又被涂满,白浊完全将女骑士整个人包裹。  而奥蕾妮娅这边的待遇略有不同,女刺客所承受的则是城裏人绝大的恨意,他们将各种各样的秽物,汙物扔到女刺客身上,赤裸的肉体上自然少不了精液和汙液,而分开的大腿内侧,蜜穴裏也被各种髒东西塞满,不仅如此,还总有人用棒子用力将这些东西捅进去,以塞入更多的汙物,直到女刺客的腹部塞满了各种各样骯髒的异物。同时她的后庭,甚至她的嘴裏也被塞入了让人恶心的东西,让奥蕾妮亚闭不了嘴,就这样悲惨地被吊在广场上,每一个过路的人都会吐几口口水在这个曾经让城市都害怕的女刺客身上。  三天过后,完全失去神智的两个人被像垃圾一样放下来,正準备送去最低贱的娼馆处理的时候,罗恩出现买下了她们。  ……  奴畜牧场——这是罗恩的私人领地,那是一个城外偏远的地方。当女神官被带进这个牧场的时候,她惊呆了,因为这裏虽然设施和普通的牧场没有太大的区别,也饲养了马,牛和狗,但凯蕾娜却看到让她做梦都不会想到的事实,有很多赤裸的女奴,她们多是人类,但也有半精灵和魔人,被像牲畜一般饲养在这裏。  她们都被圈养起来,或蹲或趴在草地上,没有一个人站着,表情麻木或惊恐地看着她们的主人进来。仔细看的话,每一个女人都可以称得上是美女,或是年轻,或是成熟,但每一个人的表情上都烙下了被畜化的印记,只需要看一眼就会发现,这裏的奴隶于其说是一个人,更像是一个动物。  “这,你们果然将人类像牧畜一样圈养起来!”一看到眼前的景像,女骑士愤怒的指责起来,但罗恩却忍不住哈哈大笑。  “真是不开化的脑袋,人们的骑士,这裏是阿鲁法尼亚,我们魔族的国度,不要用你们人类的常识来看待这裏。”罗恩看着已经被清洗过一次的女骑士和女刺客,是两个上好的素材,虽然作为魔贵族他不缺少女奴,但一个优秀的女畜也是需要上好的素质的。美貌是一部分,其性质和气质也是重要的组成。  “果然,你是个恶魔,当时真应该杀了你。”女骑士悔恨地看着眼前的魔族,这时候她们被带到了看起来像是清洗间的地方。罗恩一把将两个人推到中央,左右立刻喷出了水流,然后清洗她们的身体。冰凉的水流沖洗着她们身上的汙物,两个人被困在水枪之间,没有过多久,水枪停下来,这时候湿淋淋的两个人已经恢複了曾经拥有的美貌。  白骑士凯蕾娜出身高贵,容貌端庄,身体曲线柔美,是一个典型有着贵族典雅美的女骑士,而那银亮的白发更是让人注目,对于罗恩来说,这样的女人适合用来作为一匹美女马。而女刺客奥蕾妮娅不同,她的肤色相比凯蕾娜更黄一些,身材修长性感,眼神中充满了恨意,罗恩很乐意看到这样的一名女刺客,是如何作为一个女犬而存在的。  接下来,罗恩让人把两个女人推到墙角,然后用一种特殊的器具测试两个人的蜜穴,鸭嘴器进入她们的肉体,测试她们的阴道深度和容量,然后是肛门,尿道,口腔,这一道道程序下来,就宛如看待一个牲畜一般,让女骑士无法忍受。  “你这个恶魔,杀了我吧,我是拉莫斯的白骑士,不能被这幺屈辱!”白骑士抗议起来。  “噢,可惜在我这裏,白骑士也好,黑骑士也罢,所有奴隶,都和牲畜没有什幺区别,你看来还不死心啊。”罗恩这时候拍了拍手,“那见识一下你的朋友吧,德兰妮尔,那名被你救下的神官骑士,你还记得吗?”  接着,罗恩将两个女人带到了一个专门用来饲养奶牛的地方,在奶牛棚裏的却不是奶牛,而是一个个巨乳肥臀的美女,她们都被像奶牛一般困在栅栏后面,整个人向前曲,双手被绑在最前方的栅栏上,上半身伸到栅栏外,让那巨硕诱人的乳房露在外面。而在其中,神官骑士德兰妮尔就在其中最显目的位置,美丽的女神官被趴在栅栏上,双乳暴露在外面,正有一个工作人员正用手不断挤压女神官的乳头,然后看着乳汁源源不断地从女神官的双乳中流出来,落到下面的木桶之中。  罗恩用勺子取了一勺乳汁放到女骑士面前,凯蕾娜惊讶地发现竟然没有新鲜牛乳的腥味,而是一种甘美的香色。  “果然,我早该杀了你们的,恶魔!”一直很少说话的女刺客看到此时的景像,忍不住骂了起来。  “很不幸,你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罗恩残忍地看着眼前两个猎物,大笑起来。“再让你们见识一下,我驯养的母牛吧。”  部下将女神官从牛棚裏带了出来,但让凯蕾娜等人吃惊地是,女神官并不是走出来的。虽然双手被绑,德兰妮尔努力想走出几步,却摇晃着走了几下就一下子扑倒在草地上。女神官并没有向其它乳牛一样被奴化,仍然用恨意的眼神看着罗恩,以示自已的不屈。  “这是怎幺回事?”凯蕾娜吃惊于女神官的异样。  “这只是一种改造手术,只需要对腿部结构做一点改变,就可以让女人再也站不起来。不过,这样才更像一头乳牛不是吗?”罗恩笑着从后面踢了一脚女神官,然后接过栓在她鼻子上的绳子,是的,鼻子。就好像真正的乳牛一样,女神官被装上了鼻环,鼻环上有绳子可以用来牵引她行走。  “这,德兰妮尔,你们不把她当成人来看吗?”凯蕾娜当场骂出来。  “当然,现在这裏,你们就再也没有人类的身份了,只是我牧场裏的奴畜而已。”罗恩指了指身边的乳牛,“奴畜是不会说人类的语言的,所以我对她的发声器官做出了改造,让这个乳牛再也无法出声了。”  魔族说得没有错,牛棚裏所有人,包括德兰妮尔被玩弄的时候都会发出呻吟声,却无法吐出完整的言语,看着女人们悲惨的景象,凯蕾娜心中一沈。  “稍稍有点意识到了吗?人类?”罗恩嘲笑地眼神,看着眼前的两个女人,然后牵着女神官的鼻环开始走,可怜的德兰妮尔就这样趴在地下,扭动着肥美的臀部,爬行的时候,胸前的双乳还在左右摇晃。这时候,凯蕾娜发现德兰妮尔的情况有点不对。  原来被改造过后的乳房不仅异常丰满,同时为了挤乳方便,乳头被改造得非常突出,加上乳房的巨大尺寸,趴在地下爬行的时候,那乳头几乎就可以碰到地面,这样一来,女神官必须拼命挺直身子,才勉强不让乳头碰触到地面。但只要一不小心,乳头就会摩擦地面,所带来的强烈快感让女神官丰满的肉体不停地颤抖。  “你们,究竟把人类当成什幺了?”看到这裏,白骑士忍不住大喝起来,身为骑士的正直让她怒斥罗恩,“我绝不会屈服的,魔族!”  “哈哈,就是这样的表情,征服起来才有意思。”罗恩大笑着,走到白骑士赤裸的身体旁,用手拔了一拔那银白的秀发,“很美,真的很美,我想相信你会成为一匹上好的白马的!”  “你休想,魔族罗恩,我是西方同盟的白骑士,绝不会做你的宠物的。”女骑士被说得全身发颤。  “你说错了,不是宠物,而是牲畜喔。”罗恩笑着纠正她,“我最喜欢看到你这样的女骑士被改造成牲畜时的表情了。”  “至于你,我们美丽的女刺客,你就做一匹巡逻犬吧,像你这样敏感的女犬在晚上巡逻,我想一定会很受欢迎的喔。”罗恩得意地说,“当然,也希望你能多抓一些像你这样的女刺客啊。”  “哼,你不会如愿的,侵略者。”女刺客回应。  “没关係,很快你们就会慢慢地,用你们的身体来体会到,做为一个牲畜的未来的。”罗恩满不在乎,然后把将女神官拉到面前,让她们看到德兰妮尔那肿涨的乳头,被改造成专门用来榨乳的乳头敏感无比,只要轻轻一碰就会有乳汁喷出来。  “你以为仅仅是肉体和骨骼的改造?恐怕还有更多是你们人类没有想到过的,你们眼前的乳牛,我对她的口腔进行了魔改造,比起你们人类的食物,现在青草更适合她。”  “这,这是真的吗?”凯蕾娜看着德兰妮尔,但后面窘迫的眼神证明了魔人的话语。  无法站立,套上鼻环,像乳牛一样被挤乳,禁言,以青草为食,这一切的一切,让德兰妮尔的生活与母牛无异。不,应该说是远远比母牛更屈辱,只见在罗恩的授意之下,一个男人从后面抱住女神官的肥美的臀部,开始狠干德兰妮尔。  草地上就这样上演了一场豔情戏,只见曾经神圣高洁的女神官,如今被套上了鼻环像母牛一样被推倒在地上猛干,男人粗暴地吼叫着,但他胯下的德兰妮尔虽然淫叫声不断,但无法发出一句人类的语言,同时还必须强撑着双臂不让自已那坚挺的乳头碰触到地面。  凯蕾娜和奥蕾妮娅无言地看着眼前的淫虐景象,就这样她们开始了作为母马和母狗的第一天…… “喂,罗恩,最近你到手了不少好的货色啊。”魔主之城阿鲁法尼亚的大街上,当罗恩带着他的三名奴畜出现的时候,立刻引来了人们的围观。只见高大的魔族背后分别用绳子栓着两名牲畜一般的美女,白骑士凯蕾娜赤裸地站在罗恩身后,双手被绑在身后,雪白的肌肤印衬着银白雪亮的长髮,几乎不会有人想到,这就是曾经英姿秀美的白骑士凯蕾娜。  凯蕾娜的待遇其实已经比她的同伴好很多了,曾经让整个魔城闻名丧胆的女刺客奥蕾妮娅这时候也被剥光了,但女刺客并没有站着,而是像条母狗一样趴在地上,仇恨和屈辱显现在女刺客的眼神之中,脖子上有狗的项圈,而肛门也被深深地塞进了一条狗的尾巴、  至于神官骑士——德兰妮尔,这个已经被改造成母牛的女神官正被绑在路边的几根特别竖立起来的栅栏边上,让她整个人弯下腰,头靠在横杠上,下半身直立,双乳凸起来用绳子绑住,然后从木栅栏下伸出来,这样一来简直就是一头等着别人过来挤乳的母牛,特别是她的鼻子上还戴着罗恩给她製造的鼻环。  “母牛吗?果然是你罗恩,就是想得出来啊。”地精调教师莫比正好从路边经过,矮小的地精看着眼前的母牛神官发愣,从他的角度,擡起头就可以看到女神官那被改造过的乳房,随时都在流淌着她的乳汁。  “哼,这不是莫比吗?你的奴隶,露维娜最近还好吗?”罗恩一看到地精,就想到他那着名的奴隶,圣骑士露维娜,曾经斗妓场上不败的女骑士。  “哈,那个女奴隶啊,最近已经被我调教成一个十分的淫乱骑士了,只要抽几下鞭子就能让她发情。”一提到他的女奴,地精就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她那对陷没乳首可是让人惊歎啊,黑欲斗妓场那边经常听到关于她的传闻,平时不能自然排乳,只有高潮的时候才能喷乳的样子,真是让人期待啊。”罗恩的语气有点遗憾,本来他也想把露维娜改为自已的猎物的,想到那神奇的陷沈乳首,就让他一阵兴奋。  “哈,她是我的奴隶,谁也不能碰。”地精伸出手在女神官还在淌乳的乳头上挤了几下,立刻油滑的乳汁就沾满了地精的手,“这可真是曆害啊,不愧是阿鲁法尼亚着名的训畜师。”  地精的赞扬让人们的关注点集中在了女神官身上,有人拉扯她鼻子上的牛环,有人伸出手进入她的蜜穴,但最多的人都是将注意力放在了德兰妮尔那明显特别长的乳头上,因为那乳头随时都是在溢乳状态,只要轻轻一挤就有大量的乳汁流出来。  “呜呜呜!!!!”女神官睁大眼睛,发现悲鸣,原来有人觉得不过瘾,竟然用两只手从乳根开始向下用力挤奶,德兰妮尔被挤得双脸通红,只见大量的新鲜乳汁不断从乳头之中涌出,滴在地上,形成了一个奶水滩。  “哈,这味道,真是太棒了,我敢说,你真是个天才。”有人尝了一尝女神官的乳汁,立刻赞不绝口。很快就围过来一大群人,这时候罗恩才让他的部下在周围竖了一个小滩,竟然售卖起了女神官的乳汁。  一边人群在女神官身边榨乳,但还有很多人就像看戏一样,看着脸颊通红的凯蕾娜,以及无地自容的奥蕾妮亚。特别是后者,人们都不会想到,曾经让整个城市都闻风丧胆的女刺客,这时候竟然被改造成了一条母狗,屈辱地趴在地上,眼神中满是忿恨之情。  “哈,看这眼神,好像还没调教成功嘛。”有人这幺问。  “没关係,就是这样才有意思,诸位。”罗恩这时候张开双手,开始大声宣布起来,“我想这裏的各位,或多或少都听说过女刺客奥蕾妮娅的恶行,甚至你们其中可能有受害者。”  “哼,是的,我家裏就有人被这条母狗杀了!”立刻就有人叫起来。  奥蕾妮亚擡起头,看着那个男人,她认得对方。作为一个人类,曾经他也是反魔王统治的反抗组织成员,但最后却投靠了魔王的军队,还陷害了大量的反抗组织成员,所以曾经女刺客潜入他在魔都的住所,刺杀了他的同伴,但却没有来得及杀死这个男人。  “你这条贱狗!”男人怒骂着,伸出鞭子就在女刺客赤裸的美臀上抽了一鞭子,但奥蕾妮娅只是吃痛地强忍住鞭打,抽了几下之后,女刺客仍然没有发声。这时候男人忍不住了,他强行分开女刺客的双腿,然后对着柔嫩的蜜穴就是狠狠地一鞭下去,立刻抽得女刺客仰起头,发出惨叫。  “汪,汪!!”但没有人料到,女刺客发出的叫声中,竟然是像狗一样。这时候人们才明白,罗恩的改造不仅让女刺客再也无法站立,同时还改造了她的声带,让她只能发出母狗的叫声。明白之后,所有人都发出大笑声。  当天,母牛德兰妮尔的乳汁得到了整个都城的欢迎,而同时,罗恩也决定将女刺客作为自已的展示品,暂时租给了都城守备队,作为一名巡逻犬来使用。  ……  巡逻犬,奥蕾妮娅执行任务的第一天。  夜间,几个都城守备队的人员正带着他们新配给的母狗,奥蕾妮娅来执行任务。魔都之中有很多夜行生物,虽然夜晚仍然十分热闹,但这也意味着治安的混乱,事实上,整个魔城之中每天都会有偷盗,械斗造成的死伤。  “给我好好干,你这头母狗。”守备队员用脚踢了一下奥蕾妮娅那肥厚的美臀,曾作这个女刺客让所有警备队员都成了大苦头,现在正是他们洩愤的时候。被改造过后的女刺客无法直立行走,只能趴在地上,以母狗趴行的动作来行走。同时,不仅肛门内被插入了狗尾巴,连她的舌头也被嵌入一个金属环,上面可以套上引线,来勾住阴蒂上的金属环,长度很短,使得女刺客必须将舌头伸出极限才能让阴蒂不受伤,这是用来训练她伸出舌头的工具。不过,由于不方便在夜间巡逻时使用,就没有套上细线。  “听你的主人说了,只要我们对你的表现不满意的话,他就会对你进一步改造,说是要把你的小腿切掉,这样更方便奔跑。”守备队成员看着女刺客赤裸丰满的小腿,吞了吞口水,“我说,如果真的要切掉的话,我就让罗恩把你的小腿卖给我,放在家裏当收藏品,想想,这是女刺客奥蕾妮娅的小腿啊,哈哈哈哈!!”  守备员的话让女刺客一阵颤抖,罗恩是个残忍的魔族,只要他说出的决定就一定会做到,为了保全自已的身体,奥蕾妮娅决心一定要尽全力做好,只有这样她才有複仇的机会。  一路人,总会有人好奇地盯着女刺客看,曾经奥蕾妮亚得罪过许多魔城的住民,现在他们当然不会放过从前让他们害怕女刺客,各种淫语不停地投向她,辱骂让奥蕾妮娅满脸通红。甚至还有人将肉骨头扔到地上。  “去,把肉骨头叼回来,母狗。”守备员拍了拍女刺客的屁股,奥蕾妮娅看了对方一眼,然后就撒开无法直立的四肢,跑到不远处的肉骨头旁边,低下头,屈辱地用嘴巴叼起骨头,最后跑回来。奥蕾妮娅奔跑时的样子十分美丽性感,那特意改造过的狗尾还会随着女刺客性感臀问的跃动而摇晃,让人浮想联翩。  正当女刺客被一群人当观赏犬戏虐的时候,突然之间,女人的怒骂声响起来,一阵强劫案就这样发生在不远处,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但今天,情况有点不一样。  “哈哈,正好,我们追过去。”两个守备员就这样拉着女刺客脖子上的铁链奔向案发处,只看到一个浓装豔抹的女魔族正愤怒地沖着远方咆哮,在她身边有一个男子被杀害的尸体。女魔族迅速地说明了一下情况,她和她的情夫遇到强盗,强盗不仅抢了她的钱,还杀害了她的情失,愤怒的女魔族要求守备员将强盗抓住。  就这样,两个人,带着一条母狗奔跑在魔都在大街上。夜色之下,魔都巴拉多的街头,两个都城警备队的成员,牵着一只用四肢奔跑的赤裸女犬,在跑上穿梭,形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但经常一场追逐战之后,警备员的体力明显跟不上,渐渐丢失了犯人的行蹤。  “不,不过,我跑不动了。”其中一个人停下来喘气,“都,都怪这条母狗,要牵着她跑太累了。”  “没办法,还是回去报告,就说这条母狗的原因让我们跑丢了强盗吧。”另一个人回应,“这样就不会怪在我们身上了。”  奥蕾妮娅一听就急了,但已经被禁言的女刺客,只能发生‘汪,汪’的狗叫声。  “烦死了,母狗,给我闭嘴!!”队员一伸手,“有本事你自已去抓!”  说完他放开手,解下女刺客项上的链子,立刻奥蕾妮娅就飞快在撒开四脚向强盗消失的地点奔跑过去。本来就行动敏捷,而且习惯于黑暗之中行动的女刺客,虽然无法奔跑,但只凭着曾经的职业习惯,就能锁定强盗的蹤影,她迅速地翻过一道矮墙,果然在小道的尽头髮现了强盗,那是四个人团伙做案。  四名强盗正庆幸摆脱了巡逻队员,準备喘一口气的时候,一个身影从墙上窜下来,让他们都吓了一跳。但接下来,他们却发现,在他们面前的并不是什幺巡逻队员,而是一条年轻赤裸的美女,像狗一样趴在地下,脖子上还有项圈,肛门处有狗尾巴。最重要的,对方是手无寸铁的。  奥蕾妮娅一心只想要抓住强盗,这时候也才发现一个事实,那就是没有武器,甚至都无法站立的她,怎幺去对付四名强盗?而且,身边的巡逻队成员,完全也没有跑过来的样子。  强盗们先是愣住了,然后才发现对方只有一个人,而且是赤裸地趴在地上,明显是被改造过的美女犬。这时候,有人认出来了:“这,这不是奥蕾妮娅嘛,那个女刺客?”  “是,是啊,没有想到,暗影中的杀手,奥蕾妮娅竟然被改造成这样的巡逻犬了?”强盗看着女刺客赤裸的肉体,下面竟然硬了起来。显然奥蕾妮娅正发现了目前的窘迫情况,她威吓般吠叫了几声,但反正让强盗们更兴奋了。  “哈哈哈,那个让人只听名字就害怕的奥蕾妮娅,如今竟然变成这样了。”强盗们转惊为喜,这是一个死胡同,女刺客从墙上跳下来,但却没有办法跳出去,成为了受困的猎物。这时候,强盗们发起了攻击,他们向女刺客扑过去,但奥蕾妮娅一跳就躲开了,本来以敏捷度来说,他们不是女刺客的对手,但关键在于,奥蕾妮娅现在无法站立,同时也没有什幺武器。只见女刺客猛扑其中一个男人的胸口,但也只能用手去抓对方,没有武器的双手抓到强盗的皮甲上,留不下任何伤痕。  同时,有一个男人从后面抱住女刺客的一条腿,但被奥蕾妮娅用另一条美腿踢飞了去了。整个扭打过程之中,女刺客只能发现‘汪,汪’的叫声,徒劳地用赤裸的双腿和双手去攻击对方,最后还是被四个大男人製服住了。  “哈哈,没有想到奥蕾妮娅,竟然被弄成这种样子被我们抓到了。”强盗将女刺客推倒在地上,一只手进入她的蜜穴,“不错,这边已经淫了,看起来还是条淫乱的母狗啊。”  “不,看看这裏,这条尾巴,插得真深。”另一个强盗好奇地用手去拔女刺客的狗尾巴,没有想到尾巴末端是很多圆珠串起来的,大量塞在女刺客的菊门裏,每拔出来一个,就可以看到女刺客的菊洞被扩开,然后一颗浑圆的钢铁从肉洞之中跳出来,同时奥蕾妮娅还会身体一颤,当几乎所有钢铁被拉出来的时候,女刺客下面已经完全湿透了。最末端是一个充气的塞子,从内部塞住女刺客的肛门,不仅是作为装饰的狗尾,也是用来限制其肛门排洩的,强盗们费了很大的劲都拉不出来。  “算了,就这样吧,今天真是撞了大运,让我们好好享用这条母狗的身体吧。”男人们淫笑着,将女刺客推倒在地上,上半身重重压倒在地上,一个强盗从后面进入女刺客的身体,同时另一个强盗则从前方直入奥蕾妮娅的口腔,然后开始侵範起来。  奥蕾妮娅发出屈辱的悲鸣,如果是以前,这样的对手她简直不会放在眼裏,但如今被改造过后的身体却只能任凭对方淫辱,而且巡逻队完全没有赶过来的样子。  淫宴这才刚刚开始。  淩辱,被四个人连番侵犯过后的奥蕾妮娅全身布满了精液,女刺客被强盗用绳子绑成一团,废弃在了附近的粪坑边上。因为那裏是只有流浪汉会去的地方,而巡逻队成员哪怕是半天都不会查看那裏。这群无业都想用这种方式将女刺客藏起来,晚上再次享用。  布满了汙液的粪坑旁边,没有人知道还有一条被绑成一团的赤裸母狗正被扔在那裏,被改造过后的鼻子特别敏感,这种恶臭几乎让她要快要晕过去了。不仅如今,还有蟑螂和老鼠在女刺客无法动弹的身子上乱爬。  “不,不要再爬了,太恶心了,好痒!!”女刺客无助地看着虫子在身上乱爬,赤裸在身体因为害怕而绷紧,但这样更敏感了,奥蕾妮娅眼睁睁地看着这些恶心的东西跑到乳房,刺激她的乳头,甚至有虫子钻进了那被强逼撑开来的蜜穴之中。  奥蕾妮娅徒劳地扭动身子,但被绑成一团的身体无法摆脱虫子的入侵,心气高傲的女刺客竟然被流浪汉製服并侵猛,然后被扔在这样的粪臭环境中,让奥蕾妮娅几乎快要崩溃了。这时候,有巡逻员的声音从墙的另一边传来。  “真是的,那条母狗竟然找不到了,这样我们怎幺向罗恩大人交待?”其中有人这幺说。  “那只能快去找了,不过,这幺臭的地方就不必了吧,我们转去其它地方看看,这裏臭死了。”他的同伴这幺说。  被绑在粪坑边上的奥蕾妮娅急了,她急切地张开嘴巴发出呼叫声,但被改造过的声带,只能发现‘汪,汪’的狗叫声。  “咳,听到了,有狗的叫声,真是一条臭狗,竟然会在这裏地方找吃的。”墙另一边的巡逻队成员,虽然听到异样的叫声,但只是当成一条在粪坑边上找食的流浪狗,而走开了。只留下空在那边着急的奥蕾妮娅  “汪,汪,汪汪!!!!”墙的另一边,吠叫声不断。  “哈,还叫得越来越曆害了,难道听懂我们的话,在抗议了?真是一条奇怪的狗啊。”巡逻队的成员大笑着,消失在远方,只留下无助的奥蕾妮娅,正赤裸在绑在粪坑旁边,闻着臭气,承受着虫子和老鼠的骚扰,直到晚上,还会有流浪汉过来,集体侵犯这名,曾经让整个城市害怕的女刺客。  不过,没有必要等到晚上,因为这时候窜进来一条发情的公狗。奥蕾妮娅睁大眼睛,绝望地看着那条公狗在向她靠近,以及那身下的狗阴茎。  ……  “真是漂亮啊,凯蕾娜。”罗恩的私人改造室裏,魔族看着满头银亮长髮的女骑士,那性感雪白的肉体看着。魔族的手抚摸近她的乳头,然后经过小腹到达蜜穴,在有弹性的肤肤上碰了碰。“果然,一匹合适的母马,就是要由女骑士来改造是最好的啊。”  “杀了我吧,魔族,我绝不会让你为所欲为的!”女骑士被绑在台上面,看着魔族,眼神中充满了凛然的表情。  “这可不信,我已经决定将你改造成我的母马了。”罗恩将手伸向凯蕾娜的脸庞,“西方同盟的白骑士,如今变成了母马,这会是什幺样呢?”  女骑士看着眼前的魔族,心中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只要有机会,她一会要逃出去,她暗暗决定。 魔主之城阿鲁法尼亚奴隶广场之上,白骑士凯蕾娜正被绑在场上,全身赤裸,双手反绑在背后,整个人趴在刑法台上。作为贵族女骑士,其雪白美豔的身材在这裏格外注目,塞蕾娜上半身俯在台面上,下半身则站在地面,整个人大幅度弯曲,这样让她的美臀更显人注意了。虽然被俘,但女骑士双目中仍然透露出不屈的意志。  肉体改造,哪怕在黑暗魔法的世界裏,这也是禁断的魔法,其中混杂了不为人知的邪恶咒术,所以肉体改造的使用者一般不会公布自已的施法过程,就是为了有所保留和自我保护。但在阿鲁法尼亚,对于捕杀奴隶来取乐的人们来说,将俘虏公开处刑也是一大乐趣。  罗恩作为禁断的肉体改造师,当然也不会随意让自已的秘密外传,但作为余兴的节目,魔族男子将女骑士带到广场,用来展示他的力量。  “哼,还不愿意屈服吗,白骑士的塞蕾娜,那幺从现在开始,就是你作为我们阿鲁法尼亚一匹母马的日子,从那改造结束那一刻开始,你就会永远失去作为一个人类的权力,只能以一匹母马的身份活着。”罗恩站在台上,看着眼前美豔的女骑士,特别是那丰满的肉体,想象着将她改造成功后的结果。  “肉体改造!你们,你们这群恶魔,总有一天,你们会被毁灭的!”凯蕾娜对着罗恩怒目而视。  “看起来还很有精神啊,作为一匹母马,这很好,健康的母马才是我所需要的。”罗恩拍了拍手,然后走到凯蕾娜背后,用手顺着女骑士性感的身体曲线划过,然后将手指伸进她的蜜穴,立刻淫水流了出来。  “怎幺,母马发情了吗?”场下立刻有人笑起来,女骑士红着脸,屈辱地扭动身体,雪白的美臀左右晃动,更显诱人。  “好了,既然这样,那就让我宣布今天改造的开始吧。”罗恩微笑着拍打了一下女骑士的臀肉,满意地看着那臀肉微微地抖动,他对女骑士的肉体十分满意。  “马上,就是你成为一匹母马的开始,那幺作为一个人类的最后一刻,你还有什幺话要说吗?”罗恩继续笑着,看待眼前被绑在台上的凯蕾娜。“从这之后,你就将会失去人类的语言,最后想说什幺?”  “我,无论如何,都绝不会屈服的!”凯蕾娜毫不犹豫地说出这句话。  “好说得好,大家都听到了,这就是母马凯蕾娜作为一个人类最后的话了!”说完,罗恩施发沈默魔法,暂时将女骑士的声音禁住,然后带走回到自已的实验室。  ……  自从奥蕾妮娅在巡逻过程中失蹤已经过了一段时间,罗恩失去了一个有趣的玩具,不过这段时间裏他正将注意力放在凯蕾娜的改造上,所以也没有去关注奥蕾妮娅的处境。就这样,女刺客奥蕾妮娅就作为一条母狗,长时间被一群流浪汉所拥有。  “喂,你这条母狗,饿了吧?”流汉们扔出一块干面包到女刺客面前,已经被折磨得全身布满汙液的奥蕾妮娅看了一眼地上的面包,正想要爬过去,但没有想到她刚跑到那块面包上,大量的尿液就从上面潵了下来,将整块面包淋湿,然后就是人们的嘲笑。  “吃啊,吃啊,女刺客奥蕾妮娅,你以前不是训斥我们是人类的蛆虫吗,吃我们的尿感觉怎幺样?”其中一个人一脚将女刺客踢到翻过来,肚皮朝上,看起来非常滑稽。  “旺,旺,旺!!!”吃痛的奥蕾妮娅发出狗叫声,引得周围人大笑。  “哈哈,真是一条母狗,忘了你已经不会说话了!”另外的男人分开奥蕾妮娅的双腿,对着那因为无节制的交合而汙浊不堪的蜜穴踢了上去。女刺客立刻又发出痛苦的吠叫声。  “哼,没意思,快点让她吃掉吧,我们那裏的公狗们还等着它们的母狗呢。”男们不耐烦地叫起来,然后对着面包踩了脚,随后踢到奥蕾妮娅面前,女刺客趴在地上,擡起头看了他们一眼,就顺从地吃下了这粘满了尿液和赃汙的食物。这就是被流浪汉带走后的每一天,奥蕾娅妮除了被他们玩弄之外,其它时候都是作为公狗们的交配动物而取悦所有人。  事实上,她并非没有逃走的机会,曾经有很多次她都可以故意吸引到城市巡逻队的注意力。但女刺客虽然身体被兽化改造,头脑仍然十分清楚,一旦落回罗恩手裏,等待她的一定是更残酷的结果。而在流浪汉这裏,她慢慢地等待着,有一天真正找到机会逃走的那一刻。  ……  “喔,你新的改造成果出来了吗?罗恩,看起来不错啊。”街道上,当罗恩带着他的母马出现在人们眼前的时候,立刻吸引了人们的注意力。曾经堂堂的白骑士凯蕾娜被改造成了一匹母马,但相比最近人气很高的骑乘用母马希蕾奈,凯蕾娜的改造方向却是拉车用的母马。  罗恩就这样舒服地坐在小型的车位上,考虑到女骑士的体型,那是开敞式的车座,并不大,但坐着十分舒服。拉车的母马当然就是凯蕾娜,白骑士的精英如今全身赤裸在站在车的前方,整个人笔直地站在,小腿部分塞在一双特制的腿套中,类似于高跟鞋,鞋跟很高,但鞋底却做成马蹄的样子,使得凯蕾娜必须踮着脚奔跑,这样看起来很性感,但又相对平稳。  女骑士的双手是被反绑在背后的,拉车用的车杠被固定在她的腰际两侧用皮带扣住,同时皮带还向下延伸到了臀肉的肉缝中,奔跑的同时还会时不时摩擦蜜穴,産生快感。另外皮带向上束紧双乳,让乳房显得更大了。甚至连头部也被皮带扣住,组成像头套般,将凯蕾娜的双眼蒙住,头顶还有一对马耳朵,嘴巴则咬住一断短的马口塞。但同时女骑士那特色的银白长髮又透过皮带露在外面,设计得非常精妙。  “喔喔,看她的脖子上,还有牌子呢。”好事者将凯蕾娜脖子上的银牌拿起来,凑近一看,然后就哈哈大笑起来,“西方同盟,拉莫斯比亚纯血母马,凯蕾娜”  “哈哈哈哈,原来是西方同盟的纯血母马啊,那头髮真漂亮,看来你得到了一匹上好的白马啊。”有人笑着,色情地在凯蕾娜丰满的美臀上摸了一下。虽然双眼被眼罩遮住,但凯蕾娜仍然可以听到人们在周围侮辱自已,自傲的女骑士屈辱地涨红了脸,但却无能为力。  罗恩在人们的要求之下,挥起手中的鞭子,就对着凯蕾娜雪白的臀肉上抽了上去,立刻臀肉微微一抖,被蒙住眼睛的凯蕾娜立刻就明白了主人的意思,开始向前跑去,就这样像匹拉车的母马一般,将着堂堂不屈的西方同盟白骑士,带着魔族主人奔跑拉车的景象,所有人都发出赞歎声。  凯蕾娜的身体高贵而健美,同时又不失女性的柔美,可以说只有这样的女骑士才可以作为一匹拉车用的母马。看着凯蕾娜在罗恩皮鞭子下,飘动着白色长髮,拉动马车的样子,完全就是一幅淫秽的画捲。  罗恩示範性的让凯蕾娜拉了一段路之后,就大斗技场那边停了下来,大斗技场下面就是黑欲斗技场,地精拉鲁正骑着它的战马,被改造过后的希蕾奈停留在斗技场前方。  “哦,这不是库特和它的母马吗?”罗恩一见到地精就笑起来,在黑欲斗技场上,库特的母马希蕾奈可是最近的大热门,被彻底改造成骑乘用的母马,希蕾奈被戴了了华丽又强调性感的高露出度马铠,将曾经的天马骑士那性感雪白的肉体展现出来。在黑欲斗技场上,由库特的宠儿,奴隶尼莎所骑乘的希蕾奈,在人们最喜欢见到的明星组合。为了整方便奔跑,希蕾奈手脚被截肢,以保持前后长短一緻,然后焊上马蹄,套上胶套,成了一匹真正可以奔跑,再也无法站立和取物的母马。  希蕾奈并没有被罩上眼罩,被骑在身下的天马骑士看到凯蕾娜也吃了一惊,作为阿塞蕾亚的天马骑士,希蕾奈当然认识白骑士凯蕾娜,拉莫斯比亚的白骑士,凯蕾娜以出身的武艺和骑士美德而出名,看着曾经的白骑士精英凯蕾娜如今的样子,希蕾奈默默地低下了头,失去了手掌和脚掌的她,现在除了母马之外,再也没有其它的方法生活了,甚至连进食也只能依靠别人。  正想着,突然地精一鞭子抽到她的马铠之间,没有被包裹住的臀肉上,立刻希蕾奈明白了主人的意思,转过头爬进了斗技场。  而这时候,斗技场内响起了一片掌声和欢呼声,裏面正在上演女圣骑士露维娜的豔情表演,想到这裏,罗恩就忍不住想进去看看曾经让他向往的圣骑士露维娜。于是他下车把凯蕾娜栓在了附近的马栓上,就走进了赛场。  ……  母马凯蕾娜就这样茫然地站在马房裏,作为改造后的结果,凯蕾娜就好像真正的白马一样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