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不伦恋情  »  妹妹被人偷偷干了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妹妹被人偷偷干了
齐杰昨晚爲什麽回来偷奸妹妹  晚上,夜深人静,万物廖记。  齐杰躺在床上想着明媚可人妹妹,齐杰是我的哥们,我们从小玩到大。  不知道什麽时候开始齐杰开始注意妹妹,齐杰是个宅男,每天在家裏看漫画,玩电脑,从初中开始就开始看AV,因爲长相比较普通,而且宅,所以再他的世界裏基本没有什麽朋友,最要好的就是我和我的妹妹,而随着妹妹出落的亭亭玉立,齐杰也生出了爱慕之情,在高中的时候,齐杰曾瞒着我向妹妹表白。  「茜茜,我有些事跟你说,你和我来一下」齐杰拉着妹妹的手走到楼道中。  中午大家都放学了,楼道中没有学生来往,到了楼道中妹妹眨着清澈的美眸疑惑的问道「杰哥,什麽事呀!」  「茜茜,我有件事想告诉你很久了」齐杰看着眼前活泼可爱的小美女说道。  「恩,什麽事你说吧」妹妹笑吟吟的说道。  「茜茜,我喜欢你,你能不能做我女朋友」齐杰紧张的看着妹妹说道。  妹妹听到齐杰说喜欢自己,一下子愣住了,看着一脸紧张的齐杰,但是自己对齐杰没有男女之情,沈默了一会说道:「杰哥,对不起,我一直把你当哥哥。」说完底下脑袋。  齐杰听到妹妹拒绝,心中苦涩,嘴裏回到:「这样啊,那好吧!」说完齐杰松开妹妹的手,向着教室走去。  从那以后齐杰就越来越宅,基本除了我叫他出来玩,不然天天都是呆在家裏,慢慢的时间渐渐过去,而当初的表白并没有被妹妹放在心上,而齐杰因爲成绩的问题并没有和我们上同一所大学,我们之间只有节假日才聚在一起,不知道齐杰是不是已经忘记了表白的事,再大家聚在一起玩的时候也十分自然。  然而就在今天,有半年没见到妹妹的齐杰,在此看到妹妹,明眸皓齿,身如柳絮,娇俏动人的模样,心中更加火热。  躺在穿上的齐杰想着妹妹一娉一笑之间流露出的美态,慢慢的爬起床,轻轻的想着门外走去,悄悄的将门关上,想着妹妹房间走去。  到了妹妹门口,齐杰将耳朵伏在门上听了一会,确定裏面的人已经睡着了,擡起手放在门把上,「咔~」门慢慢打开,齐杰一下闪身进入,反身轻轻的将门关上,转过来看向床上。妹妹躺在穿上,绣着HelloKitty的被子覆盖在小腹上,身上穿着粉色的睡衣,隆起的双峰将睡衣撑起一道有人的弧度,随着轻微的呼吸上下起伏着,白嫩的玉手,双扣着放在小腹上方,娇豔的俏脸歪想床内,长长的睫毛紧闭着双眸,粉嫩的红唇微微弧起,似乎做着美梦,原本的马尾辫也松开散落在枕头上。  齐杰看了一会,咽了口口水,悄悄的走到床边,看着林妹妹的俏脸,慢慢生出手覆盖在起伏的双峰上,隔着柔软挺翘的触感从手中传来,轻轻的揉捏着,过了许久,齐杰伸出微微颤抖的手上,轻轻的将妹妹的衣襟解开,一颗两颗三颗,解到了被子覆盖处停了下来,缓缓的掀开睡衣,挺翘的娇乳暴露在空气中,隆起的雪白乳肉,顶端镶嵌着两颗粉嫩的樱桃,随着呼吸微微颤抖着。  看了一会的齐杰,伸出右手覆盖在隆起的美乳上,柔软润滑挺翘的触感,顶端的樱桃翘立在指缝之间,慢慢的揉捏着,齐杰缓缓的伸出脑袋,在樱桃处舔了一下。  「呜……」妹妹有些不适的轻哼了声,扭动了下娇躯继续沈睡。  听到妹妹轻呼的齐杰,立马定住了一动不敢动,过了许久,看见妹妹还在沈睡,齐杰又开始轻轻的揉捏起来,看着妹妹沈睡的俏脸,齐杰舔舔嘴唇,慢慢的将头伸到妹妹的面前,伏下身轻轻的吻在妹妹的嘴唇上,然后在松开。  揉捏了许久的齐杰不在满足现在的情况,慢慢是松开妹妹的玉乳,将身上我借给他穿的睡衣裤全部脱下,露出了赤裸的身躯。  齐杰挺着高高耸起的肉棒长在妹妹的床边,伸手拉过妹妹放在小腹上的玉手套在肉棒上轻轻的套弄着。  「斯,真爽,着软滑的小手,就是和自己打飞机不一样」齐杰眯着眼睛低声的陶醉道。  过了一会齐杰放下妹妹的手,看向妹妹的俏脸,轻轻的走向床头,伸手将妹妹的脑袋微微移向床外,看着妹妹的红唇挺着肉棒,慢慢的凑进龟头在妹妹的红唇上摩擦起来,轻轻的一顶,肉棒进入妹妹的红唇顶在牙关上,慢慢的摩擦着。  躺在床上的妹妹,玉手拜访在身体两侧,HelloKitty的被子依旧覆盖在小腹上,原本穿在身上的睡衣依旧被解开了几个扣子,两边的衣襟向外掀开,挺翘的娇乳暴露在空气中,随着微微颤抖,鲜红的唇瓣随着随着肉棒的摩擦不断的张合着,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似乎即将醒来。  就在齐杰摩擦的时候,妹妹长长的睫毛颤抖了一会慢慢的张开了美眸,眼中一片茫然,还没中沈睡中回过神来,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嘴唇被东西轻轻的拨弄着,疑惑的擡眼看到床边的浑身赤裸挺着肉棒的齐杰,美眸默然大睁,「啊……」张开小嘴惊呼了一声,嘴裏突然进入一条棍状热热的物体。  齐杰听到妹妹的惊呼吓了一跳,突然感觉肉棒进入一个温热柔软的口中,感觉一阵舒爽。  这时妹妹连忙将头往后移了,吐出口中的肉棒,趴在床边干呕,胸前传来凉凉的感觉,低头看去发现自己的衣襟已经被解开,养了快二十年的玉兔暴露在空气中,「啊~ 呜呜呜……」不由的尖叫了起来。  齐杰听到妹妹的尖叫,连忙上前用手捂着妹妹的小嘴,整个人爬到床上压着妹妹的娇躯。  妹妹不断的挣扎着,双手不停的敲打的这齐杰的背部,被打的齐杰心中发狠,一只手死死的捂住妹妹的嘴巴,一只手扯开在两人之间的被子,然后扯住妹妹的睡裤和内裤死死的往下拉。  「呜呜呜……」妹妹不断的挣扎着,双手死死的抓住自己的内裤,挣扎扭动着身体不让齐杰得逞。  随着时间的消耗,妹妹的体力渐渐的无力了,齐杰趁机一下扯下妹妹的裤子,雪白的玉腿暴露在空气中,没有心情欣赏的齐杰,拿过妹妹那薄如蝉翼的内裤揉成一团,一只手掐住妹妹的下巴,一只手将内裤塞入妹妹口中。  「呜呜……呜呜……」口中被塞入内裤的妹妹,伸手就要去取出,齐杰抓过妹妹摇摆的玉手,将手按在床柱边,拉过床上脱下的内裤,将妹妹的双手绑在床柱上,被绑住的妹妹,不断的扭动娇躯挣扎着,口空不断的呼出「呜呜呜呜呜……」眼中一片绝望,摇晃着脑袋,眼泪不由得滑,长长的秀发四处飞舞,想说些什麽但是口中只能传出呜呜声。  绑好妹妹的齐杰擡眼欣赏着眼前的美景,修长均匀的玉腿,不断的扭动着,神秘的私处若隐若现,私处上方淡淡稀疏的绒毛,一片平坦的小腹,盈盈一握的蛮腰,隆起的双峰随着扭动左右的摇摆着,性感的锁骨,红润的俏脸,长长的睫毛已经被泪水浸湿,丝丝的泪花缓缓的滑落,乌黑的秀发四处飞舞着,被塞住的小嘴不断的呜呜呜着。  看了一会的齐杰,伸手覆盖在那雪白的娇乳上,那柔软的触感从手心传来,张开毛绒绒的大嘴,含住那雪峰之巅的樱桃允吸着,两手不断的揉捏着。  妹妹任然不断的挣扎着,眼中的泪水一直滑落,眼神一片哀求的神色,口中呜呜直叫。  不知过了多久,齐杰放开那被蹂躏的满是吻痕爪印和牙印的娇乳,起身将手伸向那双笔直的双腿,妹妹因爲是女孩子,体力没有齐杰好,而且双峰被玩弄的身体酥软,渐渐停止了挣扎,看到齐杰伸手想要掰开自己的玉腿,又开始了挣扎。  两人之间僵持了许久,渐渐的妹妹体力流失,挣扎的逐渐无力,齐杰见机用力的掰开那双笔直并在一起的玉腿,映入眼帘的则是雪白的两片阴唇上长着稀疏几根黑丝的私处,阴唇的中间裂出一道鲜红的裂缝,裂缝中拿鲜红的相思豆耸立着钻出裂缝,齐杰双手用了的掰开两条玉腿,那迷人的仙人洞随着掰开的玉腿,缓缓的浮现出来,只见那细小的洞中,丝丝的渗出液体,缓缓的流向股沟,浸湿了身下的被褥。  齐杰看到这裏,再也忍不住了,欺身上前,用自己结实的虎腰顶住想要合拢的玉腿,扶住自己的肉棒就要归巢,妹妹感受到了私处一根火热的棍状物体,又开始扭动着腰肢,企图摆脱那根肉棒,嘴裏一直「呜呜呜呜」的叫唤着。  齐杰扶着肉棒顶了几次都被妹妹摆脱,一怒之下,有力的双手扣住妹妹那一直扭动的柔软腰肢,下身对準洞口,用力一顶。  「呜…………」妹妹悲呼一声,私处传来那撕裂的痛感,面容苍白扭曲,妹妹未经人事还是处女,被齐杰野蛮的插入,瞬间贞洁的鲜血缓缓的流出,眼泪哗哗的溜了下来,有疼痛的,也有失贞的。  齐杰也停了下来,他没想到妹妹还是处女,但是过了一会又缓缓的耸动起来「茜茜,没想到你还是处女,杰哥哥今天就帮你破处」齐杰在伏在妹妹耳边说道,说完嘴巴就亲向妹妹被塞住的红唇。  妹妹口中塞着内裤,只能「呜呜。呜……嗯嗯……」,摇摆着脑袋避开想要亲吻自己的齐杰,扭动着腰肢,想要摆脱纳入自己体内的肉棒。  屋内的两人没有注意到,门打开了一丝缝隙,黑暗中我闪着一双明亮的眼睛盯着床上的赤裸的两人,身下的肉棒越来越硬,忍不住用手撸动了起来。  躺在床上妹妹挣扎了一断时间,渐渐的停止了挣扎,体力的不支,玉手紧紧的抓着被褥,手被青筋都浮现出现,直挺挺的摊在那裏,任由身上的齐杰驰骋着,眼中泪水依旧滑落。  齐杰感受都妹妹慢慢停止挣扎,擡眼看向妹妹,发现妹妹闭着眼睛,眼泪不断的滑落,齐杰擡起头向着妹妹的俏脸吻了起,将脸上的泪水吸掉。妹妹感受着脸上那毛绒绒的大嘴亲吻着自己的泪水,一动不动,任由那男人施爲,雪白的身体,随着耸动,而上下摇晃。  齐杰亲吻了一会,擡头看到妹妹,还是一动不动也不吭声,犹如死尸般,慢慢的擡起身体,双手将妹妹的双腿扛在肩上,下身用力的顶着。  「啪啪啪啪啪……」一阵肉击的声音,伴随着还有细微的水声,在房间中响起。  「呜呜呜呜。嗯嗯……」妹妹渐渐的开始呻吟起来,原本惨白的脸色逐渐浮现出了红润。  许久之后齐杰不满住现在这样的姿势,双手用了的将妹妹翻了过来,将其面朝下的趴着,妹妹紧闭着美眸,羞红着脸色,任由身上男人的摆弄,齐杰双手扣在妹妹翘臀两侧,微微用力提起,犹如推土般耸动,妹妹随着齐杰的耸动,身体也上下摇摆,那雪白的娇乳垂在锦被上,粉红的樱桃,随着耸动不断的在被子上摩擦着。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妹妹的呻吟不断传来,齐杰看到妹妹口中还塞着内裤,伸手将内裤取下。妹妹口中内裤被取走,没有了堵塞物口中不由得传出似哭似吟的「嗯嗯嗯……呜呜……啊啊……嗯嗯嗯」的低吟。  齐杰听到妹妹的呻吟,下身耸动的更加快速。  随着时间的推移,齐杰越来越快速的抽插着,突然身体僵硬了一下,然后微微颤抖了一会趴在妹妹身上。  嗯嗯嗯……啊啊啊……嗯嗯……啊~ 」妹妹也达到了高潮,娇躯浮现粉嫩,轻微的颤抖,隆起的玉乳随着呼吸不断的起伏着。  许久之后,齐杰压在妹妹身上,肉棒依旧紧紧的插在妹妹私处,擡起头看到妹妹依旧被捆绑的双手,因爲随着刚才的运动被绞处伤痕,伸手解开绑着妹妹的睡裤,妹妹活动了一下被绑的有些酸疼的玉手,擡眼冷冷的看着齐杰,流着眼泪说道:「带上你的衣服,滚出去!」  齐杰不理会妹妹翻身躺在妹妹身旁喘着粗气,妹妹看到齐杰没有反应伸手去推齐杰,但是力气小的她哪裏推得动,累了半天发现齐杰已经闭上眼睛不理自己,只能躺在哪裏流泪。  妹妹正玉体横陈的躺在穿上,浑身微微颤抖着,雪白的肌肤上浮现出淡淡的粉红,原本床上的被子与枕头则丢的四处都是,有的在地上,有的半拉在床脚,有的则堆在床内,秀发的鬓角湿漉漉的,空气中还有一股奇怪的气味,那隆起的双峰上更布满了吻痕和牙印,下身笔直雪白的两条双腿一左一右的分开,迷人的阴部,分布着稀疏的阴毛,而在雪白的两片阴唇中透出一抹粉嫩,那微微耸起的阴蒂,因刺激而呈现出殷红,犹如血滴,阴蒂下那有人的阴道,扩张成一个瓶盖大小,洞中的白色精液随着处女血丝一点点溢出。  过了一会齐杰翻身搂住妹妹,妹妹吓得脸色苍白,双手推着齐杰的胸膛,齐杰看着妹妹说「我就搂着你一会,迟些就回去,你要是太大声一会被你哥哥发现了怎麽办。」  妹妹听到软了下来,眼泪渐渐的从美眸溢出,咬着红唇狠狠的看着齐杰。  ……  过了许久,妹妹房中传出一声轻呼呵斥声和敲打声。  「混蛋,滚」  「……」  「松手,松手,放开我」  「……」  许久后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天蒙蒙亮的时候齐杰悄悄的走出房间,轻轻的回到我的房间,躺在我身边,没过一会打起了呼噜。  我看着齐杰心中很是複杂和愤怒,我恨自己爲什麽没有保护好妹妹,恨当时的自己爲什麽会那麽兴奋,恨齐杰,该怎麽办呢?  妹妹房间内,浑身赤裸的妹妹站在传遍,私处传来阵阵的疼痛感,让妹妹紧咬着红唇,胸前一片嫣红,这是刚才齐杰用妹妹的娇乳打奶泡,踉跄着走到卫生间,开啓龙头沖洗着自己的娇躯,看着胸前的嫣红和上面的吻痕牙印抓痕,双手捂住脸蹲了下来,无声的哭泣着。2018-06-27 02:52:41回应引言评分举报ptc077603# 03  上午10点多,我迷迷糊糊的从梦中醒来,昨晚因爲看到齐杰偷奸我妹妹的场景,等齐杰回来后我想着事情渐渐睡着,梦中我看了到了妹妹哭泣和齐杰的奸笑,看到妹妹梨花带雨的想我求救,而我却站在一旁呆呆看着,梦中齐杰淫笑的看了一眼然后将妹妹强行脱光按在我的面前将肉棒深深的插入妹妹的身体内,我感到无助又兴奋,无助的是看着我心爱的妹妹在我面前被人强奸,而看道妹妹被齐杰操的泪流满面,红唇中有发出似哭似吟的呻吟,我的肉棒也高高的耸器,随着齐杰的抽插,梦中的我也将肉棒释放出来,插入妹妹那诱人的红唇中,而妹妹一脸绝望的看着我。  梦醒来了,我睁开眼回想了一会梦中的场景,发现下身感觉湿漉漉的,伸手一摸,遗精了,我转头看向床边发现齐杰早已不在床上,被窝的温度也已经变凉了,起身走向浴室,将湿漉漉的内裤脱掉,打开淋浴阀冰冷的水没让我的欲望熄灭,反而更加的旺盛。  楼下厨房,今天早上保姆给妹妹打电话说家裏有些事,请假几天,所以妹妹早上瘸拐着双腿下楼做饭。  厨房内妹妹双手拿着铲子,美眸大睁,一脸惊恐的看着走进来的齐杰,旁边的油锅内油吱吱的炸响:「你……你……你出去。」  齐杰看着一脸惧意的妹妹奸着「茜茜,怎麽了别害怕。」说着就要上前抱住妹妹。  妹妹挥舞着铲子,脸色苍白的说道:「你混蛋,滚,马上离开我家」。  齐杰上前止住妹妹,搂住妹妹柔软的腰肢,在妹妹耳边奸笑的说道:「我可是很怀念昨晚哦,还有小声点,你哥还在楼上睡觉,要死吵醒了,被发现那就不好了哦」说着手渐渐的往上移覆盖住包裹在衣裙内的娇乳上。  妹妹一听到齐杰的威胁,不敢在大声说话,一只手持着铲子,一只手拉住齐杰的手往外扯,美眸中泪眼汪汪的小声说道:「松手,松手,你混蛋,你禽兽,你滚,滚」,眼泪轻轻的滑落。  ……  我洗完澡穿好衣服向着楼下走去,刚走到楼下就闻到了一股焦烟味。  「张婶,你怎麽油烟机也没开啊」我疑惑的问道。  「啊……哥……」一声惊呼从厨房传来。  我听到妹妹的声音向着厨房走去,拉开推拉门,看见妹妹一脸红晕,一只手持着铲子,一只手正在擦拭眼睛,而齐杰站在洗菜池边正在洗菜,看到眼前和谐的场面的有些怀疑昨晚是看到不是幻觉。  「茜茜,你这麽在这,张婶呢,还有油烟机怎麽也不开」我疑惑的问道妹妹放下擦拭眼睛的手,有些紧张的说道:「张婶家裏有事请假几天,我在这裏做早饭,油烟机忘记开了」。  我看到妹妹水汪汪的眼睛似乎流过眼泪问道:「茜茜,你眼睛怎麽了?」  妹妹一脸紧张的回答道:「刚才被烟熏了」  我还想说些什麽,齐杰就走了过来,拉住我的手说道:「走,走,走,我们出去,厨房就留给我们的茜茜小公主」说完拉着我的手走了出去。  厨房妹妹看到齐杰将我拉了出去松了口气,眼中又浮现出水汪,走到洗菜池旁打开龙头,弯下腰捧起一手水洗了下脸,站起身将玉手伸进衣襟了拨弄一会,将歪掉的胸罩弄正,转身继续继续做饭,眼神複杂,银牙轻咬着下唇。  坐在沙发上的我自然不知道妹妹的胸罩被齐杰弄歪掉,定定的看着眼前的齐杰在那说话,偶尔也回一两句。  齐杰在那说了一会话,看到我没有兴致,双眼盯着电视,以爲是爲电视吸引了,转头看向厨房正在做饭的妹妹,两眼淫光,又转头看了我一眼发现我依旧看着电视,便站起身来对我说了句:「我去厨房帮茜茜」说完便起身走向厨房。  我回过神来刚想张口说话,发现齐杰已经走进厨房,并将推拉门关上,我悄悄的躬身走了过去,因爲推拉门是磨砂的所以裏外都看不到,将头靠近门听着裏面的动静。  齐杰走进厨房将推拉门关上,看见妹妹一脸惊恐的看着自己,伸手指了指外面小声的说道:「你哥就在外面看电视」。  妹妹看到齐杰进来张口刚要呵斥,听到齐杰的话,邹着眉头呵斥道:「你出去」一脸怒意的看着齐杰。  齐杰饶有兴致的看着一脸怒容的妹妹笑着指了指锅中的菜说道:「要糊了,一会你哥哥闻道,就要怀疑了」。  妹妹一听立马转身,操起手中的铲子翻炒起来。  齐杰看着妹妹站在那裏炒菜,轻轻的走到妹妹身后,伸出双手搂住妹妹的细腰,一只手渐渐的上衣覆盖在妹妹的胸部。  「啊……」妹妹铲子一顿,呼了一声,伸手抓出齐杰的手死死的扯出。  齐杰将头伸到妹妹耳边说道:「别出声,不然被你哥发现了,继续炒菜」说着手不停的在妹妹胸前揉捏着。  妹妹听到齐杰说的不敢在出声,只能一只手随意的翻炒着锅中的菜,一只手死死的拉住齐杰的手,眼中满是绝望。  过了一会齐杰伸出另一只手掀开妹妹的衣裙,伸到妹妹的内裤底下隔着薄薄的内裤抚摸着妹妹的私处。  妹妹感觉到私处的不适,紧紧的加紧玉腿,放下铲子去扯在私处作祟的怪手。  口中轻声呵斥道:「你混蛋,放开我,将你的手拿出来」。  齐杰的手被妹妹修长的玉腿夹住无法动弹,用手指轻轻的隔着内裤拨弄着,嘴角淫笑的说道:「我就摸摸,昨晚那麽亲密的事情都做了还在乎这些,还有你菜可以起锅了」  妹妹听到齐杰说道昨晚的事情,更加的愤怒,一只手抓住在自己胸前作祟的怪手,低下头张开口一口咬了下去。  「啊」齐杰惊呼了一声,连忙抽手。  妹妹趁机闪身躲过齐杰,看着他说道:「你立刻给我出去」。  齐杰看着妹妹愤怒的脸色,也不敢太过声张,慢慢的转身走了出去。  妹妹看着齐杰出去松了口气,伸手整理了一下身上有些淩乱的衣裙。  ……  过了一会妹妹将菜都端了出来放在桌上。  我们家是方形桌,我坐在桌上,妹妹坐在我对面,齐杰走了过来一屁股坐在妹妹旁边,如果是以前我不觉的什麽但是现在……  妹妹看到齐杰坐在身边脸色变了变,眼神充满複杂,想换座位,但是齐杰又堵住了出口,只能呆呆的坐在那裏。  齐杰坐下来后看看我们笑着说道:「吃饭,吃饭」  吃饭进行中……  不知何时,齐杰放在桌上的左手悄悄放到了桌下,右手持着筷子心不在焉的夹着菜吃着。  原本正在吃饭的妹妹,突然感觉到一只怪手抚摸上自己圆润的大腿,不由的「啊~ 」了一声。  我擡头看着妹妹。齐杰也一脸疑惑的看着妹妹。  妹妹被我们看着感觉那只怪手又深入了少许,脸颊不由的羞红起来,呜了一声说道「没。没事,就是刚才吃饭咬到一颗石子。」  齐杰笑着说道:「一包米裏面有一两颗石子正常,吃的时候注意点就行」  我看着谈笑的齐杰,在看看俏脸羞红的妹妹,感觉事情不是这麽简单。  齐杰的手渐渐的朝着妹妹的私处摸去,另一只手则夹了一筷子菜,放在碗中慢慢的吃着。  妹妹满面羞红的吃着饭,另一只手不知道何时也伸到了桌下,阻挡着来者的侵犯。  随着时间的推移,齐杰的手不知道何时已经掀开妹妹衣裙,渐渐的摸到了蕾丝的边缘,手指轻轻挑起,然后迅速闯入,覆盖在妹妹的私处,感觉着手中有些杂乱的阴毛和一片温热的感觉,轻轻的扣动起来。  而妹妹着水汪汪着美眸,满面羞红的趴着碗裏的饭,另一只手死死的扯出在私处作祟的怪手,但因爲不敢动作太大,所以一直扯不出来。               过了许久  吃饭进入尾声,齐杰也抽出了放在妹妹私处的手,上面闪着淡淡的水光,嘴角勾出微微的淫笑,随手在下身擦拭了一下,请按了一下擡起的肉棒,把手放回桌上。  洛凝那水汪汪的美眸仿佛要滴出生水来,红润的俏脸,微微喘气的朱唇,显得媚态十足,平静了一会也将手放在了桌上。  这是我口袋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我拿出手机「喂?」  「喂,你好我是送快递的,请问你在家吗」  「哦,我在家」  「你好!我现在在你小区门口,请你出来接收一下快递谢谢!」  我看着眼前满面俏红的妹妹,和笑吟吟的齐杰,犹豫着。  「喂,你好在吗?」  「在,在」我回道「你好,我在你小区门口请出来接收一下快递谢谢」  「那好吧」我听到快递员语气挺急的只能无奈答应,希望我出去的时候齐杰不要乱来。  妹妹听到我要出去拿快递,脸色变得有些恐惧,但是又没办法说明,紧紧泯着红唇,希望我快些回来。  齐杰听到我要出去拿快递,十分兴奋又死死压抑着。  「我出去拿下快点,马上回来」我看着妹妹和齐杰说道;然后起身走了。  妹妹看到我离开,急忙起身,把椅子往后推,然后向着饭厅外走去。  齐杰也起身,跟在妹妹后面,妹妹刚走到楼梯时,齐杰听到关门声,快步上前一把抱住妹妹。  妹妹被齐杰抱住吓了一跳,双手拼命的敲打着,口中呵斥道「放开我混蛋,我哥马上就回来了,放开我,松手啊」  齐杰任由妹妹敲打,向着沙发走去说道:「你哥去门口那快递最快也要十几分锺才能回来」说完将妹妹丢在沙发上。  被丢在沙发上的妹妹立马翻身做了起来,就要向着楼上逃跑,齐杰直接压在妹妹身上,不让她动弹,双手一下拉下自己的睡裤和内裤,露出挺立的肉棒,顶端还有丝丝的液体。  然后一手按住妹妹,一手掀开妹妹的衣裙抓住内裤死死的往下扯。  妹妹拼命的挣扎着,眼中渗出泪水,秀发四处飘动,一只手用力的推着压在身上的男人,一只手死死才护着自己的内裤,玉腿并在一起,「松开我,不要,不要,放手啊,呜呜呜」妹妹的哭声响了起来。  「刺啦……」  只听一身撕裂响,妹妹那薄如蝉翼的内裤被齐杰生生的扯断了。迷人的私处瞬间暴露在空气中,并立的双腿死死的夹在一起,遮掩住了私处的裂缝,只有淡淡的绒毛飘动着。  齐杰看到妹妹的内裤被撕裂,伸手用力的将妹妹并在一起的玉腿掰开,沈下腰卡在双腿之间不让妹妹的玉腿合拢起来。  妹妹不停的挣扎着,秀发已经淩乱,双手敲打的通红了,衣裙皱乱不堪,眼中泪水不断滑落「呜呜呜……放开我,求求你,放开我,不要,呜呜呜……」  齐杰无视妹妹的哭泣与哀求,看着身下妹妹的迷人的私处,双腿的拉伸拉开闭合的裂缝,因爲刚才在饭桌上被自己扣动的晶莹水亮,一只手按着挣扎的妹妹,一只手扶住自己坚硬的肉棒,腰部一挺,瞬间进入一个狭窄温热蠕动的洞中。  正在挣扎的妹妹感觉私处传来一阵胀痛,一根火热坚硬的棍状插入进入自己的身体,不由的「啊……」惨叫了一身,扭动着柔软的腰肢想要摆脱进入自己身体的肉棒。  「呜呜呜呜……你混蛋,王八蛋,畜生呜呜呜……」妹妹一边哭泣一边挣扎着,妹妹从小良好的教养,只会重複着这几个骂人的话。  齐杰感受着肉棒一层层的穿过裏面的嫩肉,一股要把自己肉棒挤压出去的狭窄,温热中还不断的蠕动着,犹如千万只小手抚动着。  妹妹不停的扭动着身体挣扎,双手敲打着齐杰的背部,背部已经被敲打出一片红印,双腿不断的摆动着,眼中的泪水越来越多:「放开我,痛,痛啊,松开我,呜呜呜不要啊」  齐杰无视妹妹的哭泣,沈下腰一下一下的抽插着,感受着肉棒在狭窄的洞中进进出出的快感。  「啪啪啪啪啪啪啪……」  妹妹的挣扎力度渐渐的变小,体力渐渐不支,两双占白的小手已经一片通红的握着,两条玉腿被卡在齐杰的腰部随着抽插上下摇晃着,衣襟内隆起的双峰随着呼吸起伏的弧度越来越大,雪白的俏脸上渐渐的浮现出红晕,长长的睫毛泪水浸湿了,细小的银牙死死的咬着红唇,厌恶的看着在自己身上耸动的男人,慢慢的闭上了美眸,泪水睡着脸颊滑落,浸湿了鬓角的秀发。  「呜呜呜……嗯嗯……呜呜。嗯……呜呜呜」哭声参杂着几声低吟。  齐杰看见妹妹闭上美眸流着眼泪,淩虐的快感充斥在中心,松开制住妹妹的手,隔着衣裙覆盖在妹妹的娇乳上不断蹂躏着,伸头向着妹妹的红唇吻去,下身更加快速用力的抽插着。  被吻住红唇的妹妹,睁开眼看见齐杰吻在自己嘴上允吸着,连忙摇摆着脑袋避开。  「啪啪啪啪啪啪……」  随着齐杰的抽插,渐渐的肉击声中响起了细微的水声。  妹妹红润着俏脸恨恨的看着身上耸动的男人边哭边呻吟「嗯。嗯你……你呜……呜呜。不要……嗯。射。射在嗯嗯裏面。嗯混蛋。王八蛋……呜。呜呜。畜生恩……」  齐杰看着一脸娇怒的妹妹喘着气说道「茜茜,爽不爽,别装了,你都被我干出水了,很爽吧,杰哥的技术不错吧,嘿嘿」  说着感觉下身越来越浓烈的快感,更加快速度的抽插着。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嗯嗯。呜呜。啊恩。啊。呜。呜嗯。嗯。啊。啊」妹妹边流泪便呻吟哭泣着。  随着齐杰的抽插,渐渐的肉棒传来一阵要喷射的感觉,急忙抽出肉棒只听「啵~ 」的一声,齐杰挺着肉棒走到妹妹脑袋旁边快速的套弄着。  「呃哦嗯啊」妹妹随着齐杰的抽出,浑身颤抖了起来,皮肤浮现出桃红色,红唇微微的张开喘气着,私处洞中缓缓的渗出水来,慢慢流向菊花穴,然后消失在翘臀下,皮质的沙发散发出闪闪的光芒。  「斯……啊」齐杰随着快速的套弄,肉棒顶端喷射出雪白的精华,一股股的喷射在妹妹的俏脸上,秀发上,有一些则射入妹妹正在张开喘气的红唇中,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奇怪的气味。  喷射后的齐杰看着妹妹满脸的精液,淫笑着,拿起睡裤开始穿上。  正在喘气的妹妹口中突然被射入液体,腥臊的气味让妹妹一边干呕捂着口,跑向卫生间。  「砰……」卫生间的门被关上,裏面传出呕吐的声音。  齐杰看着妹妹跑去爲什麽,满脸的淫笑,转头看向战场,发现十分淩乱,抽出茶几上的纸巾开始收拾。  刚收拾好的齐杰,坐在沙发上,就听到门口响起了开锁声音,我拿着快递走了进来。  我拿着快递走到客厅时闻到一股淡淡的气味,却又不知道是什麽,转头看向齐杰,发现他满头大汗的坐在那喝茶:「小杰你怎麽满头大汗的,茜茜呢?」  齐杰喝了口茶说道:「喝了茶所以有些热,茜茜在卫生间」,说完齐杰转头继续喝茶,突然眼神一缩,看到地上那条残破的内裤就在自己脚边,转头看向我,看到我正在拆快递,不动神色的将内裤踢到沙发底下,却不知道我的眼睛余光注意到了他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