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不伦恋情  »  沖喜娘妻 1-10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沖喜娘妻 1-10
【第1章】  序:本文爲公媳文……  沖喜,是中国的一种封建迷信行爲,其内容是让一个久病不愈的病人和别人结婚,用这个「喜事」来「沖」掉不好的运气,以期达到治疗疾病的效果。有时也可以让子女结婚给生病的父母沖喜。  娘妻,也称之爲「童养媳」「待年媳」「养媳」,就是由婆家养育女婴、幼女,待到成年正式结婚。旧时,童养媳在我国甚爲流行。不过童养媳一般女方到男方家裏的时候年纪比较小,还需要男方父母给养育成人,所以带了一个「童」字。不过童养媳还有一个另类,也就称之爲娘妻,之所以叫娘妻,是因爲女方到男方家裏的时候年龄已经比较大了,一般都成年了,生活可以自理,还可以照顾自己年幼的丈夫,想母亲一样照顾自己的丈夫,又是丈夫的妻子,又是娘又是妻,成爲娘妻。  之所以盛行童养媳、娘妻,原因就是当时的社会非常贫穷落后,老百姓的生活十分低下,衆多的民衆因家境贫寒而娶不起儿媳妇,爲了解决这个问题,他们就跑到外地抱养一个女孩来做童养媳,待长到十四、五岁时,就让她同儿子「圆房」。当然也有给年幼儿子找成年姑娘的,但是比较少而已。解放后,国家颁布了婚姻法,抱养童养女和找娘妻的问题在有的地区终于得到了彻底解决。但还有一些偏远地区仍未认真重视,童养媳、娘妻现象依旧存在。这些妻子一般都会比男方年纪大,可以照顾未婚夫。  而本文就是从这个迷信封建的风俗开始,也是文中-「我」的回忆录:坐在宽敞明亮的大学教室裏,零零散散没有多少的学生,大学生活就是如此的生活和惬意,大部分的生活都是三点一线:教室,寝室,食堂。就这麽零零散散的只有几个学生的教室裏,还有一些学生正在睡觉,而大学选修课老师在台下讲的不亦乐乎。这节课是生理课,讲述的是成人的一些性知识,还有一些伦理道德方面。  大学生都是成年人,所以学习这方面的东西也没有什麽见不得光的,或许这种课程比较敏感,所以来上课的学生比较少。  手淫、发育、性知识、伦理道德,大学老师已经讲述过不知道多少遍这样的课程,他脸不红气不喘,虽然学生少,还有一部分人在睡觉,但是他讲述的却不亦乐乎。而这样的课程竟然触动了我心中敏感的神经,让我的心跳加速,呼吸有些紊乱,同时脸部有些发热,这是一种巧合吗?本来我一直把那些事情藏在心裏,每天用学业麻痹自己,不让自己去想它,但是听到老师的话语,仿佛在爲我一个人讲述一般,而且出奇的每句话都砸在我的心坎上。  我深吸一口气,看向了手中的笔记,之后转头看向了窗外,脑海中不由得想到了家乡的那个家,家裏的那个仍然身强力壮的父亲,还有那个比我大了整整九岁的「妻子」,想到他们,我不由得开始溜号,老师讲的话题被我阻挡在耳朵之外……  我叫赵康,今年已经21岁了,名字有些平凡,有些土气,这是我母亲爲我起的名字,就是希望我身体健康,成长的壮壮的,因爲我从出生开始就体弱多病,这也就造成了我有一个比我大整整九岁的妻子,故事还要回到我小时候,那是十几年前了,看着窗外随风而动的树叶,我不由得一时愣住了……「嗡嗡嗡……」正当我回忆的时候,我口袋裏的手机却振动了起来,我拿出手机一看,微信新信息显示一个熟悉的名字,看到这个名字,结合我刚刚的回忆,心情不由得更加的複杂,有伤心,有思念,还有痛苦,各种複杂的情绪在我心中闪现和漂浮。  「我在学校门口等你……」简单的几个字,我不由得呼出一口气。我想见到她,又害怕见到她,一个让我到现在都一直牵挂无法割舍的女人,我想着去忘记她,但是却一直无法忘记。  没一会,终于下课了,对于我们工商管理系的学生来说,学这门生理课真的很无聊。我深吸一口气,慢慢的走出了教学楼,看向了大学门口的方向,揉了揉自己的脸颊,穿着一身名贵衣服的我向着大学门口走去,离大学门口越近,我的心就跳的越快,甚至呼吸都无法平稳。没一会,大学门口就出现在我的面前,而正对着大学的门口是一辆劳斯莱斯魅影,价值几百万的豪车,而车旁有一位高挑的美女站在那,翘臀靠着豪车的车门,走出大学门口的男同学无不看向那位靠着豪车的美女,路过的成年男性也是如此,但是却没有人敢上前调戏和搭讪,一来是这个女人的冷傲,二来就是能够开得起这种豪车的人地位都不一般,不是想调戏都调戏的。  这个女人穿着一套白色的风衣,白色的长筒皮靴,一条紧身黑色长裤,上半身裏面穿着黑色的衣服,风衣敞开着,裏面黑色的衣服却掩盖不了她胸前的丰满和挺拔,脖子上缠着一条粉色的纱巾,披肩的长发,不过发梢却烫成了卷发,虽然穿着比较成熟,但是仍然无法影响那张年轻漂亮的脸,大大的眼睛,尖翘的下巴,瓜子脸,不大不小的樱桃小口。不过目光却十分的冷傲,似乎不怒自威。只不过这个美女看到我的时候,却露出了欣喜,还带着一丝微笑,眼中有无法掩饰的思念,还有淡淡的愧疚和忧愁。  「小……小康……」看到我走出大学的校门,这个美女赶紧迎了上来对着我说到,同时抓住了我的手,丝毫不顾及旁边羡慕嫉妒的目光,这种目光让我有些不舒服。  「秋月……」我淡淡的叫了一声,听到我的呼唤后,这位美女的眼神突然黯淡了一下,不过随即转瞬即逝。  这位开着豪车,十分冷傲的大美女不是别人,就是我的妻子--李秋月,我们省最大的茶叶进出口贸易公司的总裁,身价数以亿计。而她整整比我大了九岁,今年正好已经三十岁了,穿着也十分的干净利落,不过容顔看起来也就二十多岁,和我们大学的那些女生差不多。11年了,她的容顔似乎没有丝毫的改变,虽然在她的脸上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她能够把我家原本农村承包的小茶园一手经营到现在的大型茶业公司,茶叶産品甚至出口到海外,可见她的能力和手段了。  我现在只有21岁,还无法领取结婚证,明年就可以了。虽然我和李秋月没有结婚证,但是我俩却是提亲、订婚、办喜酒、拜堂成亲,所有的礼仪和过程一点都没有落下。在我们那裏,这些过场和礼仪往往比领取结婚证更加的有说服力。  「学业怎麽样?还累吗?」秋月走到另外一边,爲我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对着我说到。  「还好,不累……你的司机和保安呢?」我淡淡的回应了一句,因爲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她,露出微笑,还是冷脸相迎?还是淡漠的应对吧。同时也奇怪今天她爲什麽一个人来找我,往常的时候,她出行都是带着助理和安保的。  「想吃什麽?我带你去吃东西……」李秋月坐上了驾驶位,之后发动了这辆价值几百万的劳斯莱斯说道,大学门口已经驻足了不少人,有校园的学生,有老师,还有过路的路人,刚刚的一幕让他们惊呆了,或许他们认爲我被哪个富婆给保养了呢,或者认爲是哪个亲戚来接我,殊不知这位美女就是我的老婆。大学时代结婚的人太少太少了,而且这个秘密我也没有对任何同学提起。  「我不是小孩子了……」我靠着劳斯莱斯无比舒适的车椅上,有些懒散的说到。听到我的话后,旁边的秋月陷入了沈寂,呼吸似乎也不怎麽平稳,难道和我一样,都想起了过去吗?  「小康……」沈寂了一会后,秋月轻轻对着说了一句。  「爲什麽不叫我小老公了?我还是蛮喜欢听的,还是这个称呼亲切……」我闭着眼睛,一边回忆着一边说道。  「你还恨我吗?」车子发动了,旁边的秋月淡淡的说了一句,语气数不清的伤感。  「我对你没有恨,我也没有资格去恨,我只恨上天,爲什麽给我这样的经曆,如果我没有跟随村裏的习俗而……或许也就不会有今天的一切……让你这样一个身价数以亿计的大总裁给我开车,我应该感觉到很荣幸。」我懒洋洋的躺在车上,闭着眼睛说道。或许心中有一些火气没有发洩,长大后的我和秋月说到都基本带着淡淡的火药味。  「我给你的卡裏又打了一百万……不够随时告诉我……」秋月在旁边没有回複我刚才的话,而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忘记了具体从什麽时候开始,秋月每个月都给我打一百万,我的卡裏现在至少有几千万了,而我却基本没有动过裏面的钱。  「小时候苦惯了,穿这些名贵的衣服还真的感觉不舒服,还是我妈妈亲手做的衣服穿的最舒服,只可惜我永远穿不到了……你不用给我总打钱,卡裏的钱已经足够我无忧无虑生活半辈子了……」我撑起了身子,看着车窗外的景色说到,如果母亲现在还健在,有了她的「监督」,肯定不会发生后来那麽多的事情,让我年少的我无法阻止,而且影响了我的童年。  听到我的话后,旁边的秋月不再说话,我可以感觉到她被我的话语弄的伤感,也感觉到十分的委屈,却不好向我发作。她难受,我又何尝不是一样呢。借着这个简单的安静,看着车窗外路过的景色,闻嗅着旁边秋月熟悉的体香,我不由得陷入了回忆之中,那是十一年前……  【第2章】  我出生在一个比较偏僻的南方小村落,在我小时候,村落的交通比较闭塞,道路崎岖,信息化和知识普及也不高。那裏的人们世世代代都以种茶采茶爲生,收入不高,但还可以勉强维持生活。我的父母就是茶农,不过属于过去的「地主」,村裏大部分的茶园都被我家承包下来,虽然挣得不算天文数字,但在我们村落裏,我家的条件是最好的,在我们周边村子中,我家也是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打我记事起,我母亲的身体一直不是很好,虚弱的身子生下了虚弱的我,不知道我是不是遗传了母亲的一些病情,让我从小体弱多病,而我刚出生不久就发了一次高烧,本村的赤脚医生无法医治,所以用我们村仅有的一台拖拉机,也是我们家的,慢悠悠的穿过崎岖的山路把我送到了镇上,因爲耽误了时间,虽然我最后烧退了,却造成了我的听力受损,听力减退,虽然没有完全耳聋,但是捕捉声音的音量十分的弱小,别人和我说话要很大声,也造成我学话比任何时候都要晚,在加上母亲身体不好,遗传了一些母亲的基因,我从小的身子骨也比较弱,体弱多病。  一直到我十岁的时候,我说话还有些言语不清,没有办法,耳朵听力不好,没有成爲聋哑人已经十分不错了。因爲我说话磕磕巴巴断断续续,一般只有我父母能够听从我要表达的意思,村裏的其他人听到我说话,仿佛是在听「天书」一般,三分靠听,七分靠猜,基本就算是不明所以。在我十岁的时候,我母亲的病情更重了,几乎是卧床不起,就算是下地活动也需要两个人搀扶。各个医院都看过了,也没有好转。家裏的重担都压在了我父亲的身上,因爲我母亲的身体一直不好,所以家裏的活干的很少,都是我父亲再做,所以母亲卧床后,也没给家裏的生活条件造成什麽影响。只不过父亲白天忙完茶园,晚上回家还要照顾母亲,而我则在村裏读小学,放学回家后,也会帮助父亲干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父亲在我从小的印象中,是高大威猛的形象,黝黑的皮肤,强壮的体格,因爲他撑起整个家,照顾我母亲,卧床后又给我母亲洗衣做饭等等,可以说在我那个时候的印象中,父亲的形象是伟岸的。虽然我家裏的条件在村裏是最好的,但是钱并不是万能的,并不能包治百病,母亲只能靠着药物来维持自己的身体。那个时候的我刚满十岁,虽然记事,但很多的事情都不懂,还处在懵懂无知的年纪,没有大人的操心和烦恼,无忧无虑的玩、上学。那个时候还很天真,对自己的未来也没有什麽规划。  直到有一天我放学回家,看到父亲坐在母亲的竹床前,和躺在竹床上虚弱的母亲再说什麽,我在门口的小凳上写作业,父母的话语传到了我的耳朵裏。(福建的土话和方言有十几种,爲了让大家看的明白,所以把那个时候的对话都翻译成现代对话)  「老李,最近愁眉不展的,发生什麽事情了?是咱家小康又闯什麽祸了吗?」住屋裏传来了母亲虚弱的声音,我虽然体弱多病,但是从小就十分的淘气,经常和村裏的其他孩子闯祸,爬竹林,毁茶树,虽然体弱,但是没少做坏事。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听力也恢複了一些,只要是正常说话,我离的比较近,还是能够听清楚大概的,而我家是比较大的三层竹楼木屋,隔音不是太好,坐在门口听着屋裏的谈话还是没有什麽问题的。我们这雨季比较多,环境潮湿,所以一般都是木制和竹制的房屋,并不是我家盖不起砖瓦房,只不过祖祖辈辈住惯了竹屋,住不惯砖瓦房。  「不是,我最近在考虑一个事情……」听到母亲虚弱的话,父亲歎了一口气说道,此时的父亲正在帮助母亲擦拭身子,也是这个原因才把我赶出来写作业。  「什麽事情?」母亲的声音很微弱,她从小给我的印象就是虚弱、贤惠,说话细声细语,都是因爲她身体不好。  「我想给咱家小康娶一个娘妻……」沈吟了一会后,父亲说到,那个时候的我还不知道娘妻的真正含义,但是娘妻这两个字在村裏听过不知道多少次,所以那个时候对于这个词语的定义还很模糊?  「爲什麽?你不是说过不给小康找娘妻吗?」听到父亲的话后,母亲虚弱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意外。  「原来的时候,我认爲凭借咱家的条件,以后小康不愁找媳妇,所以不急着给他找娘妻,也希望他以后能够走出这片大山,自己决定以后的生活,但是现在……」父亲的声音带着一丝无奈说到。  这个村子裏有一个风俗,那就是童养媳的风俗,有的也叫娘妻,因爲比较大的童养媳一般都是丈夫大,从小照顾自己的丈夫,又当娘又是妻,所以都叫娘妻。  贫穷和重男轻女是造成童养媳风俗盛行的原因,因爲那个时候大部分家庭温饱都是问题,加上都认爲女儿长大后犹如泼出去的水,不会爲本家传宗接代,所以一般都愿意把女儿送给别人家当童养媳,而且还能够得到一笔比较丰厚的报酬,就算没有报酬,少了一张吃饭的口,也可以给家裏减轻负担,所以大部分人都愿意把女儿送出去。而一些男人因爲怕以后娶不上媳妇,所以也愿意接纳别人家的女儿,就算把这个女孩养大需要一些粮食,但这个女孩也是一个很好的劳动力,所以童养媳之风在我们村十分的流行,这些也是我长大后才真正了解的。  我坐在小凳上,听着父母的话语,当时没有感觉一丝的新奇,却不知道那个时候父母的对话彻底改变了我的一生……  「爲什麽你突然改变主意了?」裏面父母继续的谈话,母亲虚弱的询问着父亲。  「沖喜……」父亲只是说了两个字,而母亲那边就陷入了沈默,久久没有回音。直到多年以后,我才知道这两个字的含义。沖喜,旧时迷信风俗,家中有人病重时,用办理喜事(如迎娶未婚妻过门)等举动来驱除所谓作祟的邪气,希望病人转危爲安。而我母亲和我的身体当时都不好,也就造成了我父亲準备爲了娶一个童养媳,希望可以让我和我母亲的身体能够康複。我父母从小生活在这片大山裏,受老一辈的思想影响根深蒂固,自然也十分的封建和迷信。  「那选谁家的女娃?咱家小康年龄可不算小了。」许久之后,母亲终于说话了,而母亲问出这个问题,无疑是同意了父亲的提议。家裏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母亲说了算,父亲都要听从我母亲的建议。其实在我很小的时候,母亲就让父亲给我找童养媳,但是父亲当时以不担心我长大娶妻爲由给拒绝了,现在父亲主动提出来,母亲自然没有异议。只不过一般的童养媳六七岁就会被娶进家门,而丈夫一般才婴儿或者一两岁,我现在已经十岁了,比一般的童养媳都要大,所以母亲自然有些担心。  「李大酣的姑娘。」父亲沈吟了一下后说道,听到父亲的话后,母亲再次陷入了沈默。  「李大憨的姑娘,李秋月?」许久之后,父亲带着惊讶的语气对着父亲说到。  「对……」父亲映衬道。  「可是……她比咱家小康大不少呢,她都已经是大姑娘了……」母亲的语气明显有些不愿意的意思,带着惊讶询问道。  「比咱家小康大九岁而已,今天十九岁了,也不算大……」父亲的话语再次传来。  「秋月在咱们村的名声很好,而且也是最有文化的一个,勤俭持家,文化高,又能干,给咱家小康当媳妇最好不过了,一来可以照顾你,二来又可以照顾咱家小康,还可以给咱家小康补习功课,爲咱家分担一些劳动……」母亲那边沈默,父亲再次说道。  【第3章】  而父亲的话当时也让我惊讶了一次,李秋月是谁,我最熟悉不过了,因爲她就是我的小学老师,我们村小学唯一的一位老师。虽然李秋月只有高中文化水平,但是在村裏来说,已经是文化水平最高的一个了,要知道村裏大部分人连小学都没有毕业,我母亲只上到小学二年级就不读了,而我父亲从小就没有读过书,大字都不认识几个。每天我上学都能够看到这个当时已经是大姑娘的女人,她每天给我们上课,而且因爲我的身体不是很好,加上语言和听力不好,李秋月没少照顾我,可以说在班级十几个孩子中,我是让她关心最多的一个。我知道,只是因爲我是最弱的一个孩子,她的善良让她对我关爱有加。每次课下的时候,她也经常来我们家给我辅导作业,而这些没有多余的报酬。重要的是,她还经常来我们家帮我和父亲照顾我母亲,之所以这样,是因爲李秋月的父亲是我家雇佣的长工,所以李秋月和我家的关系很近,我父母对她也自然最熟悉了。  村裏的大部分姑娘穿的都比较朴素,脸蛋红红的,扎着红头绳或者麻花大辫子,宛如一个个土土的村姑,但是李秋月在我们村无疑是一个特例,穿着打扮都是独一无二的。或许是因爲在县裏上过高中,接触的东西多一些,所以穿着在我们村来说已经算是时尚,别的女孩都是麻花大辫子,而她要麽是披肩发,劳动的时候就梳一条马尾辫,在我印象中,李秋月是漂亮的,当时还小,不懂得欣赏女人,但她在我们村,绝对是最耐看的一个,也是我们村当之无愧的村花。那个时候的她根本不像现在这麽冷傲,十分的欢快和温顺。听说她小时候学习非常好,读完高中后,她参加了高考,并且如愿以偿的考上了一所大学,只不过因爲家裏太过贫穷,一来爲了减轻家裏的负担,二来她的父母身体也不好,家裏只有她这麽一个女儿,所以她只好放弃了梦寐以求的大学,放弃了自己的未来,在我们村裏当了一位老师。爲的只是照顾好父母,帮助家裏分担一些,同时把自己的未来让给了孝顺。她穿的衣服都是廉价的地摊货,但是穿在她身上却是那麽的高雅。  「那李大酣同意吗?」许久之后,母亲有些迟疑的声音传来,那个时候的母亲明显心动了,所以有些不放心的询问着父亲。要知道,李秋月是村裏多少未婚男人惦记的一朵花啊,而且经常来我家给我辅导作业,还会给我和母亲做饭,母亲对李秋月喜欢的不得了,自然不会反对。  「李大酣不是欠咱们家钱吗?已经好多年了,他也一直还不起,而且他媳妇也得了重病。只要答应让秋月嫁过来,咱们就把他家的债务免了,而且给他一笔丰厚的彩礼,让他给她媳妇治病。他们没有男丁,咱们再答应他,让咱家小康以后给他们养老送终,他们一定会同意」李大酣的身体也不是很高,年轻的时候摔断了腿,走路一瘸一拐的,再加上人比较憨厚老实,所以家裏的状况一直不好,我父亲在钱方面没少接济他,同时他也是我家的长工,每年种茶采茶的时候,他都会来我家干活,但是他的工钱根本供养不起家裏的开销,欠我家的钱越来越多。  我父亲在我们村也算是一个强势的人,村裏人没有人敢欺负我们家。  「这样会不会有些趁人之危?毕竟……你和他谈好了吗?」听到父亲的话,母亲有些无奈的问了一句。  「还没,我準备明天和他说,如果他不同意的话,咱们就找秋月那孩子谈谈,她那麽孝顺和懂事,相信爲了她父母,她会做出选择的……」父亲回答道。  「好吧,就这麽办吧,不爲了我,只爲了孩子的身体,希望沖喜能够让他以后健健康康的成长,这样我就心满意足了……」母亲歎了一口气后就答应了下来,那个时候年纪还小,不懂的什麽叫感动,后来我才知道,母亲爲了选娘妻不是爲了她自己,而是爲了我,这些都是后话了。  接下来二老就是谈论了一些我完全听不懂的细节,当时我什麽也不懂,但是后来我知道,那些都是结婚的一些细节,还有风俗习惯等等,也就是在那个时候,父母把我的终身大事订了下来,也造成了我后来心中的痛,一根扎在心裏无法拔除的刺,这一点,或许当初的母亲根本不会想到。  到了第二天的时候,我照例来到了学校上学,学校就是一个很简陋的砖瓦房,虽然比较简陋,却是村裏唯一的一个砖瓦房,是村裏的人集资修建起来的,不管怎麽样,爲了自己的孩子,大人们还是愿意把最好的资源留给我们。学校一共有十二个学生,都是村裏的孩子,李秋月可以说即是校长又是老师,学校裏的工作全部都是她一手包办的,因爲村裏都很穷,学费也很少,定期交到李秋月的家裏就可以了。李秋月也不贪心,对于我们的学费要求并不高。后来我才知道,因爲李大酣的腿脚不好,老婆身体和我母亲一样差,所以爲了家裏的负担,她放弃了继续读书,也放弃了去城裏打工的机会,回到村裏照顾父母,另外教书挣点钱,补贴家裏。  等我来到学校,看到李秋月早早的就等在了课堂,一个木头做成了桌子,就是她的讲桌,下面一些小木桌和木凳,就是我们的学习桌椅。我坐在了桌椅上,看向了前方坐在那专心看书的李秋月,也就是我的老师。虽然我当时不是很懂娘妻的概念,但是我知道娘妻就是自己的老婆,当时我虽然只有十岁,但是已经有了一些性感觉,在电视上看到亲吻的画面,还有别人家美女的年画,自己也会全身酥痒火热,十岁的孩子已经触碰到了青春期的边缘,对于美丽的女人自然也会有一点点感觉。如果说谁给了我对异性好奇的啓蒙,无疑就是我的小学老师--李秋月。  此时李秋月低头看书,披肩撒开的秀发,没有专业的洗发露,头发却也是那麽的柔顺,她歪头看书,偶尔用纤细的玉手缕一下自己洒落的发梢,显得十分的清纯靓丽,她当时也不过十九岁,现在来看也是一个小女孩,仿佛是一朵鲜花刚刚含苞待放,是最美丽吸引人的时候,只不过当时我的审美观还不算太成熟,只是感觉她对我很好,对我家裏很好,所以我对她十分的亲切。  或许是察觉到了我的目光,李秋月突然擡头看向了早早来到学堂的我,对着我露出了一丝微笑,让我感觉到了温暖,仿佛是母亲的慈祥,也仿佛是姐姐般的关爱……  「小康,你妈妈的身体最近还好吗?」和我对视微笑了一下后,李秋月起身向着我走来。她穿着一套白色的衬衫,下面穿着一条花色的长裙,脚上穿着一双凉鞋,款款向我走来。当时的我只能感觉到亲情和温暖,根本没有太多其他的心思,我只知道李秋月老师的胸脯真的很鼓,比看过那些年画上的女人胸部还要鼓,白色的衬衫裏似乎可以看到一个胸罩的轮廓,随着她的走动,衬衫裏可以看到模模糊糊的一丝肉浪,还有一道不断微微扭曲的沟渠……「不……」我微微的摇了摇头,有些费力的说出一个字,除了我父母,秋月老师是唯一一个能听懂我说话的人。  「好几天没有去看你妈妈了,今天放学我去看看你妈妈,另外给你补补课,最近的成绩有些不理想哦……」秋月老师一边说着,一边用纤细的手指尖点了一下我的额头,虽然手指尖与我额头接触的面积很小,但我还是感觉到了温度,而且秋月老师的身上好香啊,每次闻到这种味道,我都有些昏昏欲睡,也不知道爲什麽,仿佛她身上的香气就是一股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