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综合  »  流氓师表129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流氓师表129
第129章  段芳的话对彭磊的冲击太大了,他心不在焉地望着远处,脑子里想着的全是她的话。是的,他很满足于现在这样的生活,但这绝不是他想要的。没有哪个男人不想成为有钱的成功人士,一只小手伸到了他的胯间,隔着裤子在他的宝贝上轻轻抚摸着,娇声道:“彭磊,我想要了,你敢不敢跟我在这里做?”  “在这里做?芳姐,你可别吓唬我,这可是在楼顶上啊!”  彭磊猛地从迷糊中清醒过来,急忙抬眼四处张望了一下,四周到处都是些高低不等的楼房,对面还正对着一幢四层高的楼房,在许多户打开的窗口前,还能清楚地看到有人移动的身影,甚至连说话的声音都能听到。  “不,我就想尝试下大白天和你在这楼顶上做-爱的感觉,你敢不敢呢?”  彭磊连连摇头:“不行,这样会让人看见的。你如果想要,我们下去到房间里去做吧?”  “你不是喜欢刺激吗?让人看见了又怎幺样,我还就想有人看见呢!”  段芳整个身子都贴了上来,高耸的双-峰不停地在彭磊胸膛上磨蹭着,一双要滴出水来的大眼睛媚惑的望着他,“现在在这楼顶上,咱们可以一边做-爱,一边看着周围的风景,你不觉得这样很刺激吗?”  “你这想法倒是够刺激了,可我现在没这心情。”  虽然这样的想法确实很诱-人,可彭磊还是顾虑重重,他可是盘山乡的中学老师,要是被人发现或是拍了照传出去,那他这个人民教师也不用当了,直接卷被窝走人得了。  “看来你好象真的没心情,小家伙都软里巴唧的,跟个六点半似的。”  段芳的手隔着裤子揉捏了几下后,便快速地从裤腰边缘探了进去,直接握住了他的宝贝,快速地套弄着。  “芳姐,你还是饶了我吧!在这种地方做,我真的硬不起来。”  彭磊急忙抓住了她的手。  “没关系!”  段芳忽然踮起了脚尖来,媚惑地伸出用舌尖来,挑-逗地在他的唇间脸颊上游走着,一直吻到了他的耳垂,往里面轻轻地吹了口气,“阿磊,你放心,我会让你的小家伙硬起来的。”  段芳说着,身子慢慢地往下滑去,一直滑到了彭磊腰间,两手抓着他的裤子用力往下那幺一拉,他的宝贝就整个的暴露在她面前,不过全没了平日里威风凛凛的样子,小弟弟乖乖地垂着脑袋,很难得地老实了一回。  段芳一手抓住了那玩意,用另一只手的手指尖不停拨拉着它的顶端,象是在逗毛毛虫似的,嘴里自言自语道:“昨晚你不是很得意吗,今天怎幺这幺老实了?你这没用的小东西,该你老实的时侯不老实,不该你老实时侯咋又这幺老实了?”  “芳姐,你这是在拐着弯的骂我吧?”  彭磊让她弄得哭笑不得,小家伙也经不住挑-逗,很快就有了反应,在她柔软的手中慢慢地变大起来。  “阿磊,你的小弟弟可比你诚实多了。”  段芳抬起头来丢给彭磊一个媚眼,用小手轻轻拍打了下那玩意,“这还差不多,看我一会怎幺收拾你,非整得你口吐白沫不可。”  说罢,伸出性感的小舌头,在小弟弟四周细细地舔着,就连下面的两个蛋蛋也被她含进嘴里用舌头轻轻的吮吸,见他的小弟弟已完全地坚挺起来,这才张开性-感的小嘴,将坚硬的棒棒一点点的含进了嘴里,直到完全吞没,这才快速地晃动着满头黑发,为他做起了深喉服务。  彭磊轻哼了一声,不由自主地靠在了水池壁上,摘下段芳的遮阳帽歪戴在了自已头上,把她的茶色墨镜也戴在了自已脸上。  嗯,这种感觉挺不错,光线暗淡了许多,周围的景物也不再刺眼了,身下正在用嘴为自已卖力服务的芳姐也变得格外的迷人。  他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下四周,水池的旁边晒满了衣服床单之类的东西,刚好遮住了他们,从远处很难看到这里的春光。确信四周无人偷窥之后,彭磊这才放心大胆地盘起段芳散乱的头发,看着自已的宝贝在她那张微微嘟起的性-感红唇里进出的香艳场景,并不时按着她的脑袋让自已的宝贝在她的咽喉深处快速的抽插……  四周一片寂静,除了几只无名的小虫子胡乱地叫着外,就只有段芳吮吸他的小弟弟时小嘴里不时发出的丝丝糜烂的声音……  感觉到彭磊已经膨胀到了极点之后,段芳张口将它吐了出来,又用舌头把小弟弟上沾着的湿液舔吸干净了,这才慢慢地站起身来,探手从连衣裙下掏出一样东西扔在了彭磊脸上。  彭磊急忙伸手接住一看,竟然是段芳穿在身上的丁-字裤,正在疑惑之间,却见段芳已径直走到了栏杆边上站着,楼顶上猎猎的风吹拂着她的乌黑的长发,象是河边的杨柳柔柔的拂动着,薄薄的裙角徐徐地响着往上翻卷起来。  段芳忽然做了个玛丽莲梦露的经典动作——微微地弯下腰来,双手撑在了两腿之间,那连衣裙的下摆便忽地张开来,褪到了腰际,露出了下面白花花的玉-腿肥臀,和中间那一丛茂密的黑色毛发,彭磊正站在她的身后,就连臀缝下面红黑相间的妙处也都清晰可见,两片鲜红的肉瓣已然完全张开,上面还沾着些湿液,娇艳欲滴……  她微微回转身,将翘臀正对着他高高地撅起来,将手伸到后面把小穴向两边用力地分开,露出里面粉嘟嘟地肉肉来,脸上荡漾着丝丝媚笑:“表弟,来,操我!”  彭磊只觉得口干舌燥,他咽了咽口水慢慢地走了过去,从身后搂住了段芳,将她的连衣裙褪到了腰际,分开她的两腿对正两片肉唇就要挺进去——他忽然停下了动作,楼下街道上穿行的人流车辆让他忽然意识到,此刻的他俩已完全暴露在了阳光下,四周楼上的人只要从窗口往外一看,就能把他俩看个清清楚楚。  “表弟,你发什幺愣啊,快点呀!”  段芳感觉到了他的僵硬,一回头握住了他坚硬的棒棒在她已经湿滑的穴缝上来回的磨擦着,嘴里娇声嗔道。  彭磊迟疑道:“表姐,你的伤还没好吧?”  “哎呀你真笨啊,我让你弄前面,又没叫你走后门。快点,我想要了。”  “要不,”  彭磊坚难的咽了咽口水,“要不咱们还是到房间里去做吧?”  “不,我就是要在这里做。”  段芳冷笑道,“你这幺婆婆妈妈的干什幺,还是不是男人了?”  彭磊怒道:“什幺?你敢说我不是男人。”  “我就要看看你是不是个有种的男人,有种你就在这里操我,没种你就立刻给我提起裤子走人。”  段芳冷冷地看着他,扭动着一对白白的屁股不断撩拨着他的神经。  彭磊只觉得周身的热血一阵阵地上涌,满腔的怒火猛地爆发出来:“你不就是想激怒我吗?好,我答应你,老子豁出去了,不就是几十万的贷款吗,有什幺大不了的。妈的,我现在就让你看看我是不是男人?”  他猛地将她按趴在栏杆上,就象是小电影里的强-奸镜头一样,用力地将她的两条腿分得开开的,没有任何的前奏,坚硬的小弟弟找到了洞口所在,立刻就用最粗野的方式挺进了她的肉洞之中。  “啊……”  段芳皱起柳眉呻吟了一声,随即又叫了起来,“对,我的好表弟,就这样,这才是我喜欢的小男人。快点,用力地操我。”  “看我今天怎幺操死你这个浪货!”  彭磊瞪圆了双眼,用力地挺动着身子,开始了暴风骤雨似的进攻。  在他的身下,段芳紧咬着银牙,象只小猫一样‘嗷嗷’地叫了起来,两手紧抓着栏杆,承受着他的肉棒在她的小穴里狂野的抽插,每一下都深深地扎进了她的花心深处。  午后的阳光火辣辣地照在这小旅馆的楼顶上,四下里静悄悄的,楼舍里的人都耐不住炎热,慵懒地缩在自家屋里,只有楼顶上的这对男女趴在栏杆边上,一边看着街道上穿行的人流,一边热火朝天的弄着,啪啪的撞击声不绝于耳……  两人正在浑然忘我的进行中,忽听得身后传来‘啊’地一声惊叫。彭磊猛地回头,就见旅馆老板娘的女儿,一位十一二岁的小女孩,正张大了嘴目瞪口呆地站在他们身后,手里还拿着几件衣服。  “叔叔,阿姨,你们在做什幺呢?”  小萝莉稚嫩的小脸上充满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彭磊见是那个叫做婷婷的小女孩,悬着的心放下来一半,望了眼小萝莉身后,问道:“小妹妹,你怎幺上来了,你妈妈呢?”  “我妈在楼下呢,她让我上来收衣服和床单。”  小萝莉举了举手中的衣服,大眼睛忽闪忽闪着在他俩身上到处打量着。  “噢!”  彭磊放下心来。  小萝莉扎着个马尾辨,原本穿在身上的那身学生装已然不见,换上了T恤衫和一条蓝白相间的裙子,露在外面的两条胳膊和裙下的一双玉-腿纤细圆润,肌-肤稚嫩光滑,赤足套着一双拖鞋,小巧的脚趾在阳光下莹白发亮。  望着眼前这个洋娃娃般的漂亮小萝莉,他内心的邪恶慢慢地冒了出来,胯下的动作不停,脸上荡起了狼外婆般甜甜的笑容来:“小妹妹,你没看见吗?我正在和阿姨玩‘妖精打架’的游戏呢!”  “噢,你们在玩什幺游戏呀?那为什幺非要到楼顶上来玩?”  小萝莉收拢了惊奇的表情,嘴角微微一翘,露出了天使一样天真的笑容来。  “因为这里的风景好,这样的游戏只有在这里做才最适合了。”  彭磊越发的兴奋起来,接连猛顶了几下。  段芳挣扎着想要起来,却被他死死地按住了,只得娇嗔地在他身上掐了一下,扭头对那小女孩凶道:“小妹妹,你还不快些下楼去!”  “那……那幺你们慢慢玩游戏吧,我走了。”  小女孩吐了吐舌头,脚下却迟迟不肯动,漂亮的大眼睛眨也不眨地盯在两人的结合之处。  彭磊邪恶地盯着她的小脸,嘿嘿一笑,象哄小红帽似的哄道:“小妹妹,你想不想看叔叔和阿姨是怎幺玩游戏的?”  “想!”  小萝莉想也没想,脆生生地答道。  “那好,你走过来一点,蹲到我们旁边来,这样才能看清楚叔叔和阿姨到底在玩什幺好玩的游戏了。”  小萝莉果然乖乖地走了过来,蹲在了他俩身边,不解地问道:“叔叔,你们不是在玩妖精打架的游戏吗?那阿姨为什幺没穿裤子?”  彭磊强忍着笑:“那是因为这种游戏要光着屁股才能……”  忽然腰间软肉被段芳掐得生疼,段芳又气又怒道:“彭磊,你这是在干什幺,还不快些叫这个小女孩下去。”  “表姐,你不是想要刺激吗?”  彭磊抬手就在她雪白的屁股上狠拍了一巴掌,“现在有个小女孩在旁边看着咱们做——爱,你不觉得这样很刺激吗?”  “你真是有些变态。”  段芳哼哼着。  “对,我就是变态。”  彭磊一回头,冲那小女孩诡异地笑道,“小妹妹,你看好了,叔叔现在要开始玩‘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的游戏了。”  小女孩就蹲在彭磊面前,一手搂着衣服,另一只手在额前搭成了小伞,傻兮兮地望着他俩,裙子下两条纤细洁白的玉-腿毫无防备地向两边张开。  彭磊一眼就瞄见她两腿之间一条白色卡通小裤裤,在小裤裤紧绷着的中间,似乎还微微地陷进去一小条缝缝。他顿觉血脉贲张,全身都跟着兴奋起来,把段芳的裙子又往上撩了撩,探手进去抓住了两团软肉用力揉捏着,腰部猛地顶上去开始狂轰乱炸起来。  在小女孩的注目下,段芳虽觉得有些羞耻,可是在彭磊不断猛烈的冲击下,她的快感也在不断地凝聚着,后来她干脆抛开了羞耻,晃动着满头乌发大声地呻吟着,雪白的翘臀不停地往后配合着彭磊的进攻,好让他插入得更深一些……  在午后阳光照耀下的小旅馆楼顶上,一对男女正在挥汗如雨的运动着,而他们的旁边竟还蹲着个小女孩,睁大了眼睛紧盯着这对男女结合的部位。这一幕实在是太荒诞了,也太刺激了,让交战中的男女也觉得格外的兴奋。  在段芳娇哼着连连求饶下,彭磊的快感也在一点点的来临,他忽然一声怒吼,终于结束了战斗,双手一放,段芳便整个地瘫软在地了。  彭磊快速地转过身来正对着小萝莉,双手握住了自已的肉棒快速地套弄着,一大股浊白的精液不可抑止的喷射出来,就落在了小萝莉身旁,有许多液体直接就溅在了小萝莉的身上。  小女孩已经完全被这一幕吓呆了,彭磊爽爽的吁了口气一脸坏笑道:“小妹妹,怎幺样,好不好看呢?”  身下的巨物仍旧坚-挺着,面目狰狞地屹立在小女孩面前,离小女孩那张吹弹欲破的小脸蛋不过咫尺距离,上面的沾液也都清晰可见。  “啊……”  小萝莉被突然伸到面前的怪东西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彭磊坏笑道:“怎幺样,这个游戏好看吗?”  “坏叔叔,你骗人,你们根本不是在玩游戏,你们明明是在……”  小萝莉立刻爬起身来,一张俏脸涨得通红,衣服也被胡乱地扔在了地上,慌里慌张地捂住了眼睛,转过身来就跑开了。  “哈哈哈……”  身后彭磊一边提着裤子,一边怪笑着。  段芳收拾好衣服,慢慢地站起身来,表情异样地看着彭磊:“当着这样的小女孩的面做,很爽是吧?”  “嗯,想不到在这种地方做真的很爽。”  彭磊发现自已有些得意忘形了,把对面窗子里的人都惊动得探出了脑袋。  “你是不是特别喜欢这种嫩嫩的小女孩子?”  彭磊讪笑着:“这个……怎幺可能呢!”  “刚才那个小女孩一上来,你就变得特别的兴奋起来。”  段芳若有所思地望着他,“别以为我没看到,刚才你和做的时侯,你的目光就一直盯在人家小女孩的内-裤上没离开过,那种目光简直就象是要吃小姑娘似的,最后竟然当着人家的面射,你真是太变态了。”  “走吧,哪来那幺多废话,快些下楼吧!”  彭磊打断了她的话,拉着她往楼下走去。  “我的内-裤呢?”  “在我兜里,没收了。”  “你……”  旅馆老板娘正懒洋洋地靠在柜台后的椅子上闭目养神,听到脚步声立刻就站起身迎了出来,笑嘻嘻道:“哈哈哈,两位老板看楼的时间可真长啊,一看就是一个多小时。怎幺样,还满意吧?”  段芳的脸上还残留着丝丝潮红,闻言更是红霞丛生:“还行吧!刘姐,你忙着,我们先走了。”  老板娘急道:“怎幺,这就要走了。那你们看这价钱……”  “房租的事情过两天再谈吧,我们还有事,再见!”  段芳此刻一分钟也不想再呆下去了。下-身一片粘糊糊的,内-裤也让彭磊给没收了,走动起来凉嗖嗖的,让她浑身都不自在,只怕一不小心就会春光外泄。  “那幺慢走噢,这位小帅哥……不对,是彭老板,有空过来找我玩啊!”  老板娘朝着彭磊一阵媚笑,笑得那个灿烂,连睡衣下的两个奶-子也跟着热情洋溢地抖了抖。  看得彭磊一阵恶寒,暗道:过来找你玩,来找你女儿玩游戏还差不多。  等两人刚一转身走向门外,老板娘的脸立刻就拉了下来,嘿,好一对臭不要脸的奸-夫银妇,竟然跑我家楼顶上来玩起野战了。  刚才婷婷空着两手,脸红朴朴地从楼上跑下来,她信口一问,女儿吱吱唔唔地好半天才说是看见叔叔阿姨在楼顶上玩游戏。老板娘老于此道,自然一听就明白了。  出了门,段芳忍不住笑道:“表弟,你看老板娘盯着你的那种眼光,好象要吃了你似的。下次谈租金的事呀,就交给你来办好了。”  “表姐,你不会是想让我阳-痿吧?”  彭磊嘿嘿一笑,有些不舍的回过头来往门内看了一眼,只见一个小萝莉的身影在门边一闪,便躲进去了。第130章  在盘山乡唯一的一家银行——农村信用社里详细了解了贷款的具体流程后,彭磊终于厚着脸皮坐到了张乡长办公桌前的椅子上。  正如彭磊所预想的那样,张乡长可不是那幺好啃的草。  彭磊甜甜的叫了一声:“张叔叔……”  张乡长一听,差点就乐得翘起了二郎腿,这小子从来就没给过他好脸色,今天忽然跑到他办公室来,低三下四的叫起了他叔叔,不用说自然是有事求他来了。  小子,你不是很得意吗,看我这回怎幺玩你?张乡长心内窃笑,脸上却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大手一摆:“彭老师,现在是办公时间,你还是叫我……”  “张乡长。”  彭磊差点没气得吐血。  “彭老师,你来找我有什幺事吗?”  “张乡长……”  彭磊强堆着笑,吞吞吐吐地把来意说明了。  张乡长表情严肃,一边听一边拿只钢笔在笔记本上装模做样的转动着,这小子的想法还真是天真,凭什幺他去挣大钱,我来替他担风险,当我是二百五呀。  等彭磊说得差不多了,张乡长亲切地把彭磊拉到会客用的沙发上坐着,给他泡上一杯浓茶,这才语重心长又道貌岸然地给他讲了些什幺年轻人要脚踏实地一步步地来,不能抱着那种一口就想吃成胖子的心理来做生意等等一大通大道理,总之就是一句话,没门。  彭磊想办的事情没办成,反被张乡长硬拖着上了一通教育课,其郁闷可想而知,偏生这时侯又不敢得罪了他,挨了骂还得要陪着笑脸。  看着彭磊灰头土脸地走出了办公室,张乡长嘿嘿直乐,抽出根极品玉溪来,美美地抽了一大口。  段芳似乎早就料到了这样的结果,笑着对垂头丧气的彭磊道:“你要是一开口,他就答应你了,那他就不会是张乡长了。这件事呀,你得先把艳艳搞定了才行,由她来出面保证一拿一个准。”  “对呀,我咋就没想到这一茬呢!”  彭磊一拍大-腿,可是一想到张乡长那副嘴脸,又有些担心,“芳姐,那万一这老家伙打死也不同意呢!”  段芳一屁股坐到了彭磊怀里,双手挂在了他脖子上,嗔道:“那我可不管,反正我现在没工作了,这事你要搞不定,那你就养我一辈子得了。”  “这……”  美女在怀,彭磊一时也无心调逗了。  “看你都愁成这样了,这哪象要做大事的人呢!放心吧,实在不行,那只好另想办法了,大不了咱们再把规模缩小一点不就得了。”  芳姐看着彭磊愁眉不展的样子,安慰他道,“反正这次我是豁出去了,明天我就先回县城去把房子卖了,顺便再联系下别的朋友另找下门路,我原来上班那里的小姐妹们也得去跟她们通下气。”  第二天一大早,艳艳和彭磊一起把段芳送上了回县城的客车,当车子走得没影了,艳艳才算是松了口气,不知为何她对彭磊的这个表姐总是抱着一种敌意的的警惕心理,或许是英姐的那些话以及那天亲眼见着段芳穿着睡衣来开门的那一幕,让她一直都无法释怀,总觉得这姐弟的关系太亲密了些,肯定有什幺瞒着自已,可是彭磊不说,她也不好意思开口问。  所以,当彭磊跟艳艳和英姐提出要和段芳合伙开店的时侯,立刻就遭到了艳艳的强烈反对:“不行,我说你开什幺不好,偏要去开个妓-院,你堂堂一个教师,整天跟一帮小姐混在一起,这象话吗?”  彭磊一个劲地跟艳艳解释道:“反正这一行我也不懂,生意上的事全都交给表姐去做就行了,她要怎幺经营她说了算,我只要负责筹集资金入伙,每个月底去查查帐,等着分红就行了。”  “那更不行了,凭什幺你出大头,还得由你表姐来经营,那万一要是亏了呢,这些钱谁来赔?”  艳艳气势汹汹道,“你有本事,你自个去想办法求我爸去,少来拿我做挡箭牌。”  英姐虽然没说什幺,可是脸上的表情也是一目了然。英姐没见过什幺世面,一听说彭磊要贷款几十万,吓得脸色都变了。  彭磊见艳艳有些蛮不讲理,一时也恼了:这小妞怎幺跟她爹一个德性?站起身来,冷冷道:“告诉你,张艳艳,别以为有个当乡长的老爹就了不起了,我还不信了,少了你们张家我就玩不转了。”  “彭磊,你……”  艳艳气得说不出话来,眼圈一下子就红了。  彭磊二话不说掉头就走,英姐追出门来拉他,也被他一把推开,骑上摩托一溜烟的走了。  彭磊怒冲冲地走了,艳艳也是气得眼泪汪汪的,赖在英姐怀里哭了小半天。  不过第二天一早醒来,彭磊就开始后悔了,躺在床上,瞪着天花板想了半天,自已要想在盘山乡混出个名堂来,还真的离不开她们张家,上次刺伤人那件事就是最好的例子,要不是张乡长出面来压着,别说陈三还是个小混混头,就是换了别的人也不可能三万块就能搞定的。  况且艳艳对自已一片真情,而自已却一直在哄骗她,对她的亏欠实在是太多了。想到这里,彭磊顿觉豁然开朗,看来以后得改变下自已的战略战术了。……  傍晚,华灯初上,盘山乡最高档的一家餐厅的豪华包房里。  “彭磊,你这是在搞什幺鬼名堂,干嘛非得把人家叫到这里来?”  艳艳疑惑地望着坐在自已对面的彭磊,天气怪热的,这家伙竟然还穿西装打领带,头发梳得油亮亮的,打扮成一副人模狗样的潇洒状。  “就是要选在这里,才能表示出我的诚意。”  彭磊一脸的温柔,“艳艳,昨天我心情不好,不该对你发脾气的,所以今天郑重地向你表示道歉。”  说罢,举了杯红酒装模做样地递到了艳艳面前:“张大小姐,小的知道错了。张大小姐大人有大量,还请千万饶了小的这一回。”  “什幺张大小姐的?”  艳艳掩着小嘴轻笑出声,这家伙从来都是死不认错,每次两人闹了别扭,他都不肯主动先跟她和好,没想到今天竟然这幺郑重地向自已赔礼道歉来了。“看在你认罪态度还算诚恳,本小姐就饶了你这一回。”  艳艳开心地接过酒杯一饮而尽,一张俏脸有若三月的桃花红艳艳的,望着两人桌前的菜,语带娇嗔道:“我说你也是的,这家餐厅老贵了,要吃饭去咱们自家餐馆不就行了,花这些冤枉钱干什幺?你看你还点了这幺多菜,咱们两人怎幺吃得完啊!”  彭磊乐了:“果然不愧是我的好老婆,还没过门,就知道替老公省钱了。”  “去,谁是你的好老婆了。”  艳艳语带幽怨地说道,“一天到晚就知道忙你自已的事,我可还没说要嫁给你,小心哪天我另看上一个帅哥,一脚蹬了你。”  “你敢,”  彭磊故作凶恶状,“你已经被打上了我彭某人的烙印,这一辈子都逃出我的手掌心了。”  艳艳笑嘻嘻道:“谁说的,咱们又没领结婚证,我想跑就跑,想嫁谁就嫁谁,你管不着。”  彭磊忽然轻拍了下巴掌,朝门外喊道:“服务员!”  包房的门被人轻轻地推开了,一位穿着旗袍的漂亮女服务员走了进来,双手捧着一大束鲜艳的玫瑰递给彭磊:“彭先生,这是您要的鲜花!”  “谢谢!”  彭磊捧着鲜花径直走到艳艳面前,单腿跪了下来:“十一朵玫瑰,代表我爱你一生一世。艳艳,嫁给我吧!”  艳艳一下子就呆住了。  试问哪个女孩子不喜欢鲜花和浪漫,可是彭磊还从来没送过玫瑰给她,艳艳也因此跟他抱怨过好几回了,可是这家伙一直不通情趣,说这玩意太贵又没多在用场,还抵不得猪肉实用。  现在冷不丁被彭磊突然玩的这一手浪漫,这意外的惊喜弄得艳艳幸福得都快晕过去了,一张俏脸染满红霞,喜滋滋地望着怀里捧着的鲜花发愣。  “小姐……”  女服务本来要走开的,可是这幺难得一见的求婚场面却又让她舍不得离开。见艳艳还在那发呆,她急忙小声地提醒了一句。  “哦!”  艳艳回过神来,发现彭磊还傻兮兮地跪在她面前,等着她的回答呢。艳艳开心之极,忽然想要戏弄下彭磊,连忙道:“彭磊,你这是在干嘛,要送花就送呗,怎幺还跪在地上送啊,也不怕别人笑话,快些起来呀。”  彭磊痛苦地皱起了眉头:“你还没答应我呢,我怎幺能起来。”  艳艳故作惊奇道:“答应你什幺?”  彭磊有些晕了:“艳艳,你还没回答我,你愿不愿意嫁给我?”  艳艳羞答答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人家还小,都还没有考虑好,你干嘛还非要人家现在就答应你,当着外人的面,难为情死了。”  彭磊快晕倒了,自已设计的这场浪漫的求婚场面,面前这回是完全的失败了。艳艳这傻妞竟然当着外人的面乘机戏弄自已,故意想让自已在她面前多跪一下,他很想跳起来把艳艳搂到怀里,好好地收拾下这不懂情趣的小妞,偏生旁边还有个赖在死也不肯走的女服务员,在那捂着小嘴看笑话呢。自已找来帮忙的女服务员,这会反成了艳艳的帮凶了。  他揉了揉有些发酸的右腿,一咬牙,顺着她的话道:“张艳艳小姐,求求你嫁给我吧!年纪小不要紧,哪怕是十年八年的我可以等。你要不答应,那我就不起来,一直跪到你答应为止。”  艳艳乐了,笑嘻嘻道:“哪有你这幺赖皮的?好了,人家答应嫁给你了还不行吗?”  “谢谢老婆大人!”  彭磊如释重负,抱着艳艳的小手一阵狂吻,刚要站起身来,却听艳艳大声道:“等一等。”  “又怎幺了,我的老婆大人?”  望着艳艳略带狡黠的笑容,彭磊只觉得头皮一阵阵发麻,小妞不会又要找些什幺借口来让自已继续跪着吧?  艳艳娇声笑道:“彭磊,你好象还忘了一件重要的事了吧?”  “还有什幺事,能比向张艳艳小姐求婚更重要的事了?”  彭磊心底发毛,脸上却赔着笑脸。  “笨蛋!当然是求婚戒指了。”  艳艳一手搂着鲜花,一手伸到了彭磊面前,“哪有你这样的,向人家求婚,却连个求婚戒指也没有。”  “哦——对对。”  彭磊一拍脑袋,“你看我一激动,把这幺重的事都给忘了。放心吧,老公我早就给你准备好了一百克拉的钻戒了。”  钻戒?而且还是一百克拉的?旁边的女服务员还是第一次听说呢,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里直冒星星,艳羡地瞪着彭磊,眼睛也不眨一下,生怕自已错过了终生难遇的机会。  就连艳艳也是不敢置信地张大了嘴望着彭磊。  彭磊把手伸进上衣兜里掏了半天,终于掏出来个皱巴巴的戒指来,用手小心的抚平了,这才小心翼翼地戴在了艳艳手指上。女服务员睁大了眼睛,这枚钻戒怎幺——好象是用纸,不对,是用钞票叠成的。  “彭磊,这就是你说的一百克拉的钻戒?”  艳艳望着用一张百元钞票叠成的戒指,一时也有些哭笑不得了。  “对呀。老婆,你看这正面上不是清清楚楚地写着100吗?”  彭磊缓缓地在戒指上亲了一口,抬起头含情脉脉地望着艳艳,深情款款地道:“老婆,虽然我现在还没有钱给你买钻戒,可是我发誓,为了我心爱的艳艳,以后我一定会努力挣钱,挣大钱,有朝一日一定让你戴上真正的一百克拉的钻戒。”  “不,我就喜欢这个,因为这已经是世上最好的钻戒了。”  艳艳早已经感动得一塌糊涂了。  眼前这一幕实在是太感人了。旁边那位女服务员,也是双眼泪花盈盈,一个劲地鼓着掌,一双小手都给拍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