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玄幻  »  [催眠护符][1-75未完]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催眠护符][1-75未完]
        最近心神不宁,严明的老妈帮严明求了一个护身符,据说有特别效果!  严明笑了笑,这都什幺年代了,还信这玩意!不过戴着当成装饰品还是不错的。  把玩着手里的护身符,通体鲜红的颜色,跟电视上看见的差不多嘛。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严明在吗,我是房东,你这个月到时间交租了!」  房东是个60岁的中老年老伯。「来了,来了」  严明打开门,让房东进来,护身符就这幺挂在脖子上,并没有放进上衣里。  「好了,包水电费,一共是XXX元!」房东飞快填好单据,才抬头看向严明,眼神不自觉的被护身符吸引住,双眼恍惚。  严明把钱交给房东,但是房东并没有接,只是双眼无神的看着前方,好像梦游了一样。  「喂喂喂,房东拿钱啊,你在想什幺呢?话说今天好多人要交租吧!」  「没有,只有你一个人是今天交租!」房东机械的回答着。  这时严明发现不对劲了,这房东怎幺好像被催眠了一样!就跟那些小说一样!  这时严明发现房东的眼神一直看着胸前的护身符。  「难道这护身符真有特别的效果?我得试试,房东,你儿子儿媳妇有回来吗?」  房东依然是双眼无神「没有,週末他们才会回来。」  「哦,你老婆在做什幺呢?」  「在睡觉!」  严明心里狂跳,这似乎真的是被催眠了!差点没压製住兴奋大叫!再试试房东是不是真被催眠了!  「那你现在还有和你老婆做爱吗?」  「没有,这把年纪了,做不起来」  严明狂笑,是啊五十多六十了还能做的起来吗,房东老婆也是五十多了,看起来跟老太婆差不多。  「作为你最喜欢的访客,你应该满足房客的需求,不是吗?」  房东老伯依然机械的回答「是的,满足严明房客的需求。」  「要让严明开心,你才尽到了房东的责任,无论这个要求有多幺不合理!」  「是的,满足严明的要求无论多幺不合理。」  「作为你的房客我是永远不需要交租的!」  「是的,永远不需要交租,住多久都可以!」  哈哈,严明笑出声了,刚好有一段时间没有泻火了,就先拿房东的老婆开刀吧。  虽然老了点,但是越老越败火啊!  「你会忘记刚才发生的事情,但是为严明房客满足需求的目标已经深深的印在了你的脑里!」  房东「是的!」  「我数到3你就会醒来,好,1,2。3!」  房东打了一个寒颤,双眼重新有回精神。「我说严明,你还交什幺租啊,你想住多久都可以,交租就是看不起我啊!」  「是是,房东带我去你家坐一下吧,这样我才会满足!」严明偷笑。  「满足吗?好吧你跟我来!」  说完带着严明来到二楼,二三楼两层是房东的住所,给他和两个儿子住的。  进了房子后,「装修的不错,不愧是有钱的本地人!」  「房东,你老婆在哪里睡觉啊!」  房东指了指靠阳台的一个房间。  「房东,我好久没做爱了,你是不是应该让你老婆帮我泻火啊,不然我会不满足的!」  「没错,就应该让我老婆帮你泻火」虽然觉得哪里不对,但是房东还是照着严明的指示去说。  「那好吧,无论我在你家做什幺都是正确的,你不仅不能说我还要儘量帮我,不然我会不满足的!」  房东点点头,然后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就跟平常的生活一样。  严明嘿嘿一笑,你们这些有钱人就应该受这样的折磨。说完走向房东夫妇的房间。  房间里有一张80年代模式的大床,一个老妇人正躺在床上。  严明直接走过去,摇醒了房东老婆,然后把护身符放在她眼前。  老妇睁开眼就看见了护身符,然后双眼失去焦距。  「你叫什幺名字」严明一边摸着老妇人下垂的乳房一边问。  「大珍」  「满足我的需求就是你身为房东老婆的职责,无论我的需求有多幺不合理,你都认为是正常的!只要我做的说的,都是正确的。」  老妇人机械的回答「是的,满足你的一切需求。」  「当我数到3你就会醒来,之后你会深深的记住刚才说的话,并且落实行动!」  老妇人机械的回答。  哈哈,看我不草死你这个老女人!  说完,严明低头吸住另一个乳房,一边吸一边抓。把老妇人的衣服裤子统统脱掉,都是一些老人款式的内衣裤,丝毫不能提起人的慾望。  但是在急着泻火的严明眼里,这些都是次要的,只要有逼草就好!  严明摸了摸老妇的下体,才一点点水啊,不够湿润呢。于是大喊房东「房东,去厨房拿点食用油过来!快点!」  看着电视的房东一停是严明的声音马上跑到厨房把食用油拿到房间,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年轻房客脱光衣服压在了同样赤裸的老年妻子身上,彷彿一切都是正常的。  接过食用油后,把油倒进老妇的下体,也抹点在硬的发紫的肉棒上,鸡蛋般大小的鬼头,20釐米长的肉棒无声的向麵前辛勤一生晚年还要失身给年轻小伙的老妇人致敬「房东你别出去,就在这里看着,等会帮我推屁股,你要是硬了,就把这个在傍边打飞机吧!」说完把老太太的内裤丢过去。  「是的,我明白了!」房东木讷的结果底裤,丝毫没有一点,妻子即将被人姦汙的羞辱感,只是隐隐的觉得这样不对劲!  準备好以后,严明亲着已经有不少皱纹的老妇脸庞,撬开对方的嘴唇,在对方的丈夫麵前肆意的猥亵这个贞洁的老妇人。  「啊,不行了,这幺老了也能让我硬成这样,再不进去,肉棒都要受不了。」  「大珍,引导我的鸡巴,快点!」  老妇人历经沧桑的小手扶着丈夫以外的年轻肉棒来到自己的骚逼前「这幺大,求求你,轻点,我已经好多年没做过了,大兄弟,轻点!」  严明实在受不了了,人生还是第一次在别人老公麵前草别人老婆,而且双方还这幺配合,这简直就是天堂啊!腰身一沈,吱!巨大的肉棒撞开了久未使用的阴唇,进入了老妇满是食用油滑腻的下体。  「啊!」两人同时发出满足的声音。  没预料中的鬆,还有点紧,老妇人成熟极致的下身就像一只只小手一样,不断的握紧肉棒,这种感觉真是妙不可言!做爱和手淫完全就不是一个等级的享受啊!  严明亲着老妇人的嘴唇,双手不断的用力捏着年老女人的乳房,下身就像发动机一样,大力的撞击着老妇的下体。  渍渍渍的水声在房间响起,年老的房东一边看着自己相伴几十年的妻子在床上和年轻的房客交媾,一般掏出短小萎缩的阴茎打飞机。  「啊,真爽,这老女人果然是别有一番风味,草良家女人,连套都不用带,直接就可以内射,怀孕了还有人养小孩,屁事责任都不用付,太爽了!讚美护身符!」严明边操边想。  「哦,哦,哦哦!轻点,啊!!……浅点,你操的太深了!」  「哦哦哦!我……有……点……痛……,先停一会吧,大兄弟!啊啊啊!……不行了,要来了!」  说完老妇双手死死的按住严明的屁股,同时下身不断的往上挺,似乎想让肉棒更进一步。  严明只觉得老妇的阴道越来越紧,好像火山一样,阴道的肌肉不断的挤压着肉棒,似乎要把精液全部榨出来一样。  「你这个不要脸的淫蕩老女人,不要这幺随便就高潮啊!还夹得这幺紧!」严明只觉得龟头越来越麻,以往的经验告诉自己快射了!  于是下体不断的撞击老妇的阴道,一下比一下快,一下比一下大力,似乎要操死身下的女人一般。  「射了射了,你这个老妇,快点接着,给老子生一个野种下来!」  长时间的交媾,使得老妇的子宫口越来越鬆,突然严明一下把肉棒插进了,从未被人踏足过的子宫。  突如其来的刺激让严明再也控製不住自己,一股股浓稠,腥臭的精液射进了贞洁老妇的子宫里。  " 啊!好深,好痛,子宫被撑开了!" 老妇人因为开宫的痛处皱着眉头,同时高潮的酥麻感不断的刺激着大脑,货真价实的痛并着快乐。  阴精不断的沖刷这严明的龟头,而肉棒也毫不示弱的努力喷射年轻的精液。丈夫以外的精液无耻的霸佔了老妇的子宫,宣布着这房东从未踏足的领地主权。  严明就这幺压着房东的老婆,肉棒还在对方的阴道裏一跳一跳的输出精液。年老的妇女不知羞耻的张开双腿夹住男子的腰间。  「大珍,你断经了没有!」严明突然想到了什幺,急忙问着身下的年老人妻,边说,还一边草!  「啊,啊,啊!舒服呢!断断续续,,的还有,」老妇人丝毫没有在意这个问题不应该告诉丈夫以外的人。  听到这里严明的鸡巴又胀大了几分,「哈哈哈,让一个老妇怀孕也是一件刺激的事情呢!大珍,保留住我的精液,怀上我的孩子并且生下来,知道吗!不然我是不会感到满足的!」  房东和她老婆隐隐觉得不妥,但是听到满足房客后又压下了心里的疑惑,只好答应。  严明越想越兴奋,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妇人被自己姦淫还要受孕,贞洁老妇的儿子都比自己大,还要帮自己生小孩,想想就刺激,草完老妇再草她儿媳女儿,那生下来的孩子应该怎幺称呼呢?  哈哈真是有趣!               催眠护符2  草过房东老伯的老婆之后,严明美滋滋的在他们的大床上睡觉,丝毫没有一点道德心。  把房东的老婆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妇姦淫了以后还霸佔对方的床,一旁的老妇双眼无神,眼神涣散,似乎在回味着阔别多年的高潮滋味。  花白的阴毛杂乱无章,紫黑的阴唇被撑成一个小洞,白色的精液从肉缝中流出。宣告着纯洁的老妇人身体已经被一个年轻小伙给玷汙了。  「啊,我也要射了!」傍边一直在看着严明操自己老婆的房东老伯也射出了精液,不过一点力度都没有,精液一离体直接就掉在地上。  一觉睡到下午,由于是週末并不需要上班,这周双休。严明饱睡一顿之后,醒来发现这里不是自己的房间。  慢慢的回忆起了,自己得到护身符后催眠了房东夫妻,甚至当着老伯的麵,把他老婆干了!  老伯依然在看电视,老妇也在看电视,一边看一边摘青菜,看来是準备晚餐呢。  「老头,週末了你儿媳和女儿怎幺没有回来!」严明漫不经心的倒杯水,揉了揉休息足够的大肉棒。  「哦,他们今晚回来,就我小儿子和儿媳还有孙子,大儿子一家和女儿明天回来。」房东看着电视回答,丝毫不在意这个刚刚草过他老婆的男人赤裸的站在客厅里!  「老太婆,煮我的饭,今晚我在这里吃」严明一边说一边把老妇扶起,按在饭桌上。  「知道了」由于弯着腰,老妇的屁股翘的高高的,双手还是有条不紊的捡菜。严明一把扒下老妇的裤子,内裤直接扔在房东老伯的脸上。  「大珍啊,你现在还有月经吗?」  「有啊,大兄弟」老妇拢了一下篮子,看看菜够不够今晚吃。  「老伯拿食用油过来!」严明撸了撸又开始发硬的肉棒。  在肉榜上抹上食用油,在老妇的阴道裏也抹上,调整了一下位置,严明腰身一沈。  吱呀!肉棒冲破了老妇的阴唇,向着那开始衰老的阴道发起进攻。又回到了这个满是小手握住肉棒的地方。  这感觉真是爽翻天了!  「喂,老头,出去买几瓶人体润滑油回来,去成人店买就是了!」严明双手扶住房东老婆的屁股,下身激烈的撞击着老妇贞洁的阴道,还不知廉耻的命令屋子的主人去买成人用品,以便自己更好的姦淫他的妻子。  「真是爽死了,看来我的生活就要变天了,哎,以后还不知道有多少野种会出现,哈哈!」想到激动之处,严明不由得加快了速度,反正有食用油的润滑,根本不需要担心什幺问题。  「大珍,让我的精液在你的子宫轮姦你的卵子,给我怀一个野种出来吧。」  「啊啊!太舒服了!……你的。鸡巴,……好大……好舒服呢!我这个……年纪……还能生的话我就生下来!」老妇双手按在桌子上,固定身体,让身后的男子更好的姦淫自己。  听到这里严明,眼睛都发红了,想想,一个五十多岁的年老妇人居然像一个妓女一样在自己胯下承欢,还不知廉耻的怀上丈夫以外的男子的野种,尤其是这种快要步入老年人的妇女身上。  一种超越世俗的刺激感和破坏道德的快感深深的刺激着交媾的两个人!  啪啪啪,原本温馨的客厅变成了淫蕩的交媾场所,饭桌上,一个年轻的男子正以后入式的姿势将一个饱经沧桑的老妇按在桌上姦淫。  吱呀,开门声响起,原来是出去买东西的房东回来了。看见在客厅交媾的两人,脸上没有丝毫的愤怒和不甘,只有着习以为常的平静和淡然,一点都不在乎正在自己家自己麵前被姦淫的老妇是和自己结婚多年的妻子!  严明一把翻过老妇,将对方旋转180度,麵朝向自己,整个过程,阴茎还是不断的抽插着贞洁的老妇。将身体压在老妇身上,双手把玩着这乾瘪的乳房,感受着年老女人的阴道滋味。一种大地母亲版的宽厚!  嘴巴盖住老妇的嘴唇,将舌头伸进对方的嘴里,玷汙这个从未被丈夫以外男子亲过的嘴唇和舌头。  老妇嘴巴被侵犯,下体也被年轻的肉棒无情的姦汙,大起大落的抽插带来的快感只能通过声音来发洩,偏偏嘴巴又被侵犯着,一副被强姦的模样。  「老女人,大声告诉你老公,我草你操的舒不舒服!」严明支起身子,左手放在老妇的肚皮上,感受自己肉棒冲击老妇骚逼的动静,右手抓住老妇的屁股,当成一副炮架。  【舒……服,太舒服了,我老公的鸡巴都废了,除了上厕所,其他的功能都用不了了!】老妇突然抱住严明,屁股紧紧的顶住对方的肚皮,让肉棒深深的插进开始衰老的子宫,将年老女人最后的灿烂展现出来。  [ 你这个骚货,不要夹这幺紧啊,这幺随便就高潮了,简直就是一个蕩妇,啊,好爽!迎接我的精液洗礼吧!] 严明把老妇的双腿放在腰间,双手卡住老妇的腰间,开始加速冲刺。  老迈的子宫口紧紧的守护着贞洁老妇的最后防线,无奈食用油实在太过润滑,加上年轻的肉棒又大又大力,只能无奈的沦陷。  啵!鸡蛋般粗大的龟头再一次侵佔了老妇的子宫!  【啊,大兄弟,快点好吗,我受,,不,,了了,子宫好痛,啊!】老妇已经被草的自己姓什幺都不知道了,只能无奈的用双腿夹住男子的腰间,祈祷对方赶紧射精。  严明奋力抽插了几百下后终于把肉棒深深的插进老妇的子宫里,浑浊,腥臭,浓郁的年轻精液瞬间填满了这个开始衰老的子宫,只等卵子一出现,就立刻强姦老妇的卵子,然后受精着床,在年老女人的子宫里孕育年轻房客的野种!  啵啵啵!精液一波接一波,总共射了二十几波才停止下来。老妇的子宫被精液扩张到了极限,肚子撑的就像吃饱饭一样。  同时子宫还要微微的一收一吸,按摩着罪恶的肉棒,彷彿要榨乾尿道裏的每一滴精液!  可怜的老妇人被草的两眼发黑,全身无力,瘫软在饭桌上。这张曾经是祖孙三代,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吃饭的饭桌,现在却承载着这让人不堪入目的一麵。  年老体衰的老妇人被无耻的姦淫,将来还要因奸受孕,生下不是丈夫孩子的野种,丈夫还要帮着此刻趴在老妇身上休息的年轻房客养野种!  严明把肉棒顶住老妇的子宫口,确保大部分的精液能保留在子宫里。看了看时间,已经半个钟过去了,估计再草下去,老妇人是受不了的了,可别真把她操死了。  心里的罪恶和慾望正在不断的高涨,没有什幺比在别人麵前姦汙他的妻子更爽的了,如果有那就是姦淫他老婆到怀孕,怀上野种,生下来!男子自生自灭,女的养大再继续当性奴!  [ 五十岁生小孩不算稀奇,上次新闻还有报导七十岁还继续生孩子的呢,那才是神奇!] 严明看着身下被姦汙的老妇,脸上有着见证岁月沧桑的皱纹,就是这幺一个老妇,本应带带孙子,享受生活。现在却要被自己每日姦淫,以至于因奸受孕,真是太他妈有成就感了!  严明拔出阴茎,老妇被撑的开开的阴唇没法癒合,一条裂缝中只有少许的精液流出,大部分都停留在了子宫里!把肉棒插进老妇的嘴里,老妇立刻舔乾净,还把蛋蛋下的水渍都吸乾。  严明抖了抖鸡巴,将口水甩乾净,放回裤子里。[ 房东,你老婆真不错,这骚逼还有点紧,夹得我真舒服,我很满足!]  房东笑了笑,皱纹满布的脸挤出笑容[ 你满足就好,让严明房客满足就是我们的责任!] 说出这话一点都不在意自己的老婆子宫里还储蓄着男子的精液,将来极有可能老来得子,而且还不是他亲生的,而已是一个野种!  叮咚!门铃声响起,[ 老爸,开门,是我!] 严明看了看老伯,老伯在猫眼上看了看,回头告诉严明[ 是我小儿子和儿媳妇还有孙子来了]  听到儿媳妇,严明刚刚发洩完的肉棒又有抬头的迹象了![ 让他们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