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玄幻  »  千千的梦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千千的梦
            我是千千,尽管我的家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家,尽管我的家乡还是那麽的贫穷和落后,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变得越来越引人注目,我那娇好的面容和诱人和身材,不断地沖击着众多少年的梦,引来无数的追求者。                   此刻我的家庭已经负担不起我和弟弟二个人的学业,高中没毕业我便在一家五金店当了一名售货员。在我当班的时刻,总有一批故作风度翩翩的男士反反覆覆地购买一些很便宜的小五金,用老掉牙的方式不断地给我塞电影票。                   少女的朦胧让我渴望遇见心中的白马王子,直到1994年,那个决定我命运的人终于出现了。                   他叫曹楠,一米八的身材支撑着一张帅气的脸,他和众多追求我的人一样,总是用前一天背熟了的新闻来和我探讨国家大事,用其它文人的笔墨来点缀他的学问。而我不知怎麽,却被他所谓的作秀深深地打动了。                   在一个凉爽的夏天我终于接受了他的约会。我们漫步在县城唯一的一座石拱桥上,徐徐的夏风吹来了许多的浪漫气息,他轻轻地搂着我说:“千千,我们下去走走吧。”                   他拉着我的手来到河堤上,我们在一个偏僻的草地上坐了下来,周围一些情侣的大胆动作和他们发出的淫声浪语使原本宁静的河堤充满了淫糜,我的心跳在逐渐加速。                   此时曹楠猛地将我抱住,我的耳边传来他磁一样的声音:“千千,我爱你……千千,我爱你……”                   我的全身上下流串着一股股的热流,不久这些热流就象回家的孩子一样一齐涌向我的下身,涌向我的生命之母并转化为一股挡也挡不住的欲望之水,它们浸透了我刚换的内裤。                   “千千,你真美。”曹楠一边呼唤着我一边用他那双男人的手从我的下摆伸了进来,伸进我的乳罩,将我那双成熟的乳房紧紧地握住不停地揉,不停地捏。                   他揉得是那麽的认真,捏得是这麽的仔细,我的乳头被他刺激得又尖又硬。  而曹楠不失时机地将它们含住,我把我的乳房拼命地往他嘴裏塞,将他的口撑得老大老大。我们都知道他的嘴巴永远也装不下我那丰满的乳房,但曹楠一点也不气馁,一遍又一遍地重覆着那种“蛇吞象”的动作。                   这时曹楠的手已经顺着我的腰一直抚摸下去,最后停留在我那翘翘的臀部。他不停地抚摸着,忽上忽下,忽左忽右,久久不愿离去,我的屁股竟让他爱不释手:“千千,你的臀真诱人呀。”                   这我早就知道,因为即使是在公共场所,我的臀部总能感觉到男人注视它的淫光,有时还必须承受那种流着涎液的,明目张胆的,色狼般精亮精亮的,喷火一样的汹汹淫光。                   过了许久许久,他的手移到我的前面,在我的二个丰腴的大腿上交替地抚摸着,象是在试探我的反应,又象是在作沖刺前的準备。果然他那只勇敢的右手以闪电一样的速度扑住我的小屄屄,我那完整的屄屄就全部托在他的手心了,他用力地托着,来回在地搓着,一点也不怜香惜玉。                   我的屄被他搓得越来越来热,越来越烫,越来越痒。痒呀痒呀,那一阵紧过一阵的痒,让我抛弃了女人的矜持,我迫不急待地要去寻找男人那储存生命种子的地方。                   曹楠非常自觉地掏出了他的家伙,那是一根园柱形的肉柱,根部紧连着一个肉袋袋,袋子裏装了二个蛋蛋。由于好奇和沖动,我不停地把玩它们,追得它们在袋子裏乱窜,直到曹楠喊痛为止。然后,我用双手将这根肉柱圈住,一会顺时针,一会逆时针地搓动。它慢慢地变大,又慢慢地变硬,此时我竟想通了在中学怎麽也想不通的磨擦生电的道理。                   在这根肉根的顶端有一个肉帽帽,有人说象马眼,但在我看来却象一只小虫虫,一想到这只小虫虫马上就要鉆到我的屄屄裏面时,我竟有一丝担心:它会不会咬我的屄屄呀?于是我不停地挑逗它,刺激它。哦,我明白了,这只小虫虫是不咬手的,至于会不会咬我的屄屄,到目前为止还不知道。                   在我奇思异想的时候,曹楠已经将我压在草地上,用力地脱下了我的裤子。我感觉到他的阴茎顶在我的屄上了,它在我的屄上悠悠地转了几圈之后,就鉆向它最想鉆的地方。我全身一震立马就感到曹楠的阴茎已经插入了我的阴道。                   一下,二下,三下……曹楠在尽情地操我,而我张开双腿尽情地享受被操的滋味,先前那种痒呀痒的难受变成了现在的爽呀爽的快感。我不知道我们操了多久,我只知道最后曹楠的阴茎在我的屄裏发抖,将大把大把的生命种子射在我的屄裏面。                   自从和曹楠操过屄之后,我发现我是一个骚女人,我爱操屄,我满脑子都是操屄的影子。我们只要一有机会就脱裤子操屄,曹楠把我操得两眼发黑,精神疲软;而我也把他操得走路摇晃,神情恍惚。                   就这样在我们操了6个月之后,我们结婚了,我嫁入了曹家。                                   结婚后,我对于曹家我就有了一个全面的认识,曹家在县城是一个旺族,曹楠的父亲曹海马生了4个儿女,老大和老二都是女儿都已经出嫁了,老三就是曹楠,老四还没结婚。                   曹海马是一家小煤矿的老板,那出产一种优质的焦煤,由于品质好,使曹家在几年之内就变得非常富有。三层小洋楼布置了当时最前卫的装修,一个若大的院子种了许多的花草,公公和婆婆住一楼,我和丈夫住二楼,老四住三楼。                   结婚后我辞去了五金店的工作,开始我那富足而幸福的生活。                   一年后,我的孩子出生了。又是一年,曹老四结婚了。数年后我的婆婆去世了,海马公公就让我丈夫接管了小煤矿。从此,我的生活发生了变化。                   我丈夫开始忙于业务,有时呆在煤矿管生产,有时又要外出找客户,有时还要到很远的地方去讨货款。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很少了,而操屄的机会就更少。这些我并不计较,我尽心地照顾好他的家人和我们的孩子,我也会帮他打点一些业务,如记记帐呀,发工资呀,买一些小配件呀之类的事,我们比以前辛苦多了但我很满足。                   然而在我身边不断有人提醒我,我的丈夫在外面有了女人。我开始不相信,因为我们曾经那麽的相爱。后来我发现他很少回家并经常和一个叫小丽的女孩在一起,直到有一天我将他们捉奸在床,我才知道事情已经很严重了。                   我想和他离婚,但是我们的孩子才三岁,离婚之后孩子是很可怜的,我忍下了。我继续做我的家庭主妇,我的一切希望全部寄托在我的儿子上了,我渴望我的儿子将来为我争气。                   我公公也知道了我们的事,他很气愤,每当我丈夫回家的时候公公就会指责他:“臭小子,你这是怎麽了,放着这麽好的媳妇在家,却在外面找女人,你真混呀!”                   尽管我用尽了我的温柔,海马公公用尽了他的严厉,但丈夫仍不回头,经常夜不归宿。                   此时我的儿子开始上幼儿园了,我更加的忙碌。公公可怜我们母子,就经常帮我做家务,还有矿上的业务也会帮忙打点,就这样我和海马公公的关系变得更亲切。                   公公每天都有说有笑,而我也轻松了许多,然而在这种轻松之中我感到有些不正常,那就是海马公公经常盯着我的胸脯看,我的臀部更是他关注的焦点。难道他想……                   我不敢想,慢慢的我习惯了,也不在意了。有时我还故意逗他,他盯着我的胸,我就挺起胸,偶尔还解开一个扣子让他过过干瘾,又不让他过足瘾。看到他咽口水的动作我感到很刺激,一种久违了的兴奋让我觉得满足。                   这以后,海马公公就更加卖力地帮我做家务,同时公公的一些言行也变得愈加明显了。                   一天我去幼儿园接儿子,天下起雨来,我打电话给公公让他收一下衣服。当我回到家,我发现海马公公一手拿着我的内裤一手在内裤的裆部摸呀摸的。看到他的神情那麽的投入,我明白了:公公是在想我的屄,海马公公是在想他儿媳妇的小屄屄呀。                   我脸红了,赶紧过去将衣服收好。公公也很不好意思,就去拖地。海马公公的肌肉伴随拖地的动作一起一伏,50多岁的人了身体还这麽硬朗,这麽有力。                   我呆呆地看着,心裏竟发奇想:“婆婆死后,公公这二年有没有操过屄呀?要是没操过屄,是不是想操儿媳妇的屄呀?如果他要和我操屄,他的鸡巴还有没有用呀?”想着想着,我下面流出了许多的淫水,我的屄屄出奇地痒,我想要和男人操屄。                   “媳妇,你怎麽了?”公公可能看到我的异样。                   我赶紧说:“我要做饭了,我先去洗菜。”说着我拿了一把通心菜到厨房去洗。                   这时海马公公拖完了地来帮我了,他从我身边走过,一只手冷不丁地在我屁股上摸了一把。                   这怎麽了,公公呀,这麽宽的过道你怎麽会觉得挤,还要摸媳妇的屁股?我静静地等着他的下一步,然而公公没有下一步。                   以后的几天,他总是来帮我做这做那,我的屁股每天都要让他摸好几次,每次都撩起我的欲火,每次都让我心火难消。我知道海马公公是想操我,但有色心而没色胆,看来我得主动一点了。                   又是一天,海马公公的手又一次摸上了我的屁股。                   我趁机说:“公公呀,你这麽喜欢女人,为什麽不再讨一个?”                   “难呀,年龄小的人家不要我,年龄大的我不喜欢。”海马公公一边和我聊一边用二个手在我屁股上乱摸。                   “那你可以去找小姐呀。”                   “我怕碰上有病的。”                   “是呀,家裏有一个现成的好女人,你是不是在想她呀?”                   当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海马公公的手就从我的屁股下面伸了过来,他用力地摸着我的屄屄。                   “公公,不行呀,这是乱伦呀!”                   “别管了,媳妇,先杀杀火再说吧,我们俩都这样苦熬着也不是办法呀。”  公公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脱下了我的裤子,挺着他那根男人的大鸡巴就从屁股后面插入了我那淫水泛滥的浪屄裏。                   海马公公先是一下一下地慢慢地插,过了几分钟就变成了一阵猛插。公公那耐用的鸡巴在我的阴道裏不停地缓插,慢插,狂操,猛操。我全身上下充满了一种酥酥麻麻,麻麻痒痒,痒痒酥酥的快感。                   从那天开始,公公从不让我的屄屄浪费:有时我在厨房做饭,他就会从后面擡起我的一条腿操进来;有时我正在做家务,他就会把我抱住按在沙发上操;有时我正在睡觉他会鉆进我的被子将我操醒;更多的时候是一到天黑他就把我拉入他的房间,整夜地操我。                   也就是从那天起,我再也不怕屄痒了,因为我有一根最好的止痒棒——那就是海马公公的大鸡巴。  ……                                   各位性友,听完千千的故事,你觉得千千幸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