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玄幻  »  妖色媚鬼 [第1一3章 ]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妖色媚鬼 [第1一3章 ]
 第壹  我叫李二申,今年十四岁,很土的名字,师傅说名字贱,就不容易死,更不会招惹妖怪。我长得不是很俊,也不算丑,反正凑合看着顺眼吧。听我师傅说我爹娘都被妖怪吃了,他看我怪可怜的,就收养了我。  师傅三十多岁,还没成家,是当地村子有名的道士,他专靠给死人超度念经赚钱,他还会抓妖怪,有时候别人家裏会请他去抓妖。我其实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反正我是没有看到过妖怪,只见他拿把木剑贴上纸符,嘴裏念刀天灵灵地灵灵的。我就是他的小跟班,帮他拿拿这个,擡擡那个,收拾用完的东西,然后再打扫下房间。  今天师傅带着我来到壹家小农户家裏,这户人家的男人被水淹死了,据说在河裏撒网扑鱼的时候抓到壹条大鱼,他想要把那条「鱼」拽上来,可惜的是力道不够,反被拉下了水裏,接着坠入水裏深处,过了好久人才浮出水面,然后就这麽死了。  「秦师傅,辛苦妳了,来喝口水,歇息下吧。」师傅刚做完法事,放下木剑,壹位看起来二十七八的美妇端着茶水递给师傅。那美妇姿色不错,只是脸色有些憔悴,眼眶似有些红肿,可能因为刚死去丈夫,伤心难过所致。但这丝毫不影响她那美貌的容颜,五官精致,如粉雕细琢,散发壹种舒适迷人的魅力。  师傅接过茶水,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碰上了那美妇白皙的嫩手。「不碍事,我定会将妳亡夫的法事办得圆圆满满,让他早日投胎,入个有钱人家。」  那美妇家裏真的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我开始并不明白师傅为什麽要接这样的活,明显讨不到几个钱,估计连饭都吃不上壹顿好的。可是看到这壹幕,我心裏有些明白了。师傅他有点好色,虽然我年纪小,但是有些事情见多了还是明白的。  「那可真是多谢秦师傅了。只是……」美妇的话说道嘴边又顿住,低下头不敢看师傅。  「怎麽了?王夫人。」师傅脸带笑意问道  「只是家裏没钱了,仅剩的壹点钱都用来买了那口棺材,妳看能不能先赊着,我现在实在没办法了。」  「王夫人,这说的哪裏话,我本就壹道士,济世超度那是我的本职,不要说钱不钱的了。我但求清水壹杯,白饭壹碗,便足矣。」  「秦师傅真是好人,我这就去粹米煮饭,烧上两个好菜。」  我见日已黄昏,天色有些晚了,忙问师傅是不是真要留在这裏吃晚饭,师傅瞪了我壹眼,我就没敢说话了,寻思着,这麽晚的天还要赶山路,可真不好走。师傅倒好,不用拎东西,那还不是苦了我。整个两箱东西归我扛,真把我当沙悟凈了。  等那美妇走开去做饭后,也许是师傅瞧见我都着嘴,皱着眉。悄悄跟我说道:「今天不用走了,就在这裏住宿。」  「啊!」我眼眸子壹转,瞬间想到了什麽。瞅了壹眼师傅,又瞅了壹眼那在做饭的美妇。只见师傅带着邪意,笑着对我点了点头。  「饭做好了,秦师傅,还有那个小师傅过来吃饭吧。」  我走过去壹看,壹盘青菜,还有壹盘豆腐,心裏那个难受,还说什麽好菜。顿时瘪起了嘴。「什麽小师傅,人家有名字的,我叫李二申,叫我李师傅也可以。」  「哦,哦,对不起,李师傅,来吃块豆腐,很好吃的。」那美妇连忙道歉,伸出葱嫩的手夹了块豆腐放到我碗裏。  我夹起放在嘴裏嚼了嚼,说道「恩,豆腐很嫩,就是没什麽油。」  那美妇轻咬红唇,说道:「哦,那要不我从新再炒壹遍吧。」  师傅在旁边朝我壹瞪眼,我估计我再说话就会被他兇了。  「不用了,这样也挺好的,其实我本来就不爱吃油。」  晚饭吃完后天色已经很黑了,师傅对我说道:「李二申,赶紧把东西擡出来,我们得回家了。」  我壹楞,师傅这是要我唱双簧的节凑啊,「天这麽黑,路不好走啊,要不咋们找个客栈住壹宿吧。」  「这附近好像没有客栈吧。」  那美妇听到我们对话,连忙说:「秦师傅,现在天色确实不好走,附近也没有客栈的,要不暂时在这裏将就壹宿,明天再走吧。」  「这好像不太好吧」师傅故作说词,就等着美妇说这句话。  「没事的,裏面还有间房的。」  「我就是怕坏了王夫人的名声,怕不太好。」  「哪裏的话,秦师傅是大好人,任谁也不会去瞎说的。」  「那就打扰王夫人了。」  裏面确实还有间房,但是连个木床都没有,我将就搭了两个草铺,就这样躺上面了。  「唉,师傅,以后别接这样的差事行不行,好歹让我吃顿肉啊。」  「妳个小崽子,吃的肉还少吗。师傅我才真是很久没吃肉了。」  「师傅,妳吃的那个肉就那麽有意思吗?」  「那当然啦,妳小子还不懂,等妳下面那小鸟再长大点,就明白为师的苦衷了。」  「我下面已经很大了,不信妳瞧瞧。」  「瞧什麽瞧,我说妳小妳就小,不用瞧。」  跟师傅聊了会天,反正师傅就是觉得我还小,屁事不懂,我就得跟他鞍前马后的伺候。不过跟同龄人比我还是幸运的,起码不用每天去耕田种地。  夜已三更,我睡得很熟了,但依稀能听到师傅从草铺起床的声音。本来可以安心的睡个好觉,但因为师傅出去的声音,我得把憋在肚裏的这泡尿给解决了。  我站在门口撒尿,夜非常静,稍微壹点细小的声音都能听到。只听师傅在隔壁房间轻轻唤道:「夫人,夫人。」  「谁?」  「是我,秦师傅。」  「秦师傅,妳,妳过来干什麽?」  「妳丈夫刚才托梦与我,说有件事情未了去。不肯投胎。」  「啊,是什麽事?」  「要不让妳丈夫亲自和妳说。」  「我丈夫都已经死了,还怎麽说?」  「我有办法,我施个法术,让妳丈夫的魂魄上我的身体,然后让他亲自告诉妳。」  「不,不要。」  「怎麽了?」  「我,我害怕。」  「不用怕,有我秦师傅在,任何妖魔鬼怪都近不了身的。」  「那好吧,请秦师傅施法。」  我捂住嘴,差点笑出声来。隔着窗户,凭着夜色,往裏望去。只见师傅手裏拿出壹张符,迷喃迷喃得念刀,然后往自己的额头上壹贴,接着睁开双眼,说道:「夫人」  「妳是王信?」  「是我,夫人。」师傅连忙过去抓住王夫人的双手  王夫人忙将手缩回去,脸带红晕的说道:「我有点不适应,毕竟不是真的妳。」  「夫人,我明白,但在我临走之前,能不能完成我最后壹个心愿。」  「心愿?是什麽事?」  「再圆壹次洞房花烛夜。」  「不,不行。」  「为什麽,夫人难道真的愿意看为夫成为孤魂野鬼,永世不肯投胎吗?」  「妳,妳莫要吓我。」  「夫人,妳就随了为夫的心愿吧,愿我们来世再做夫妻。好吗?」  之后就没听见王夫人言语声,估计她是答应师傅了,因为夜色太黑,从窗口裏看得不是很清楚,过了好壹会,只听见哔揪哔揪的亲嘴声。然后看见王夫人被师傅剥个精光,因为被师傅身躯挡着,只看见王夫人露出壹大片白皙嫩肉的香肩。  师傅慢慢地向下去亲美妇的乳头,这样我能看见她另外壹只乳房,那乳房浑圆硕大,乳头看不清楚什麽颜色。因为我没摸过女人的乳房,也不知道那是什麽感觉,只是看师傅好像摸得很带劲。亲着这只乳房,另壹只手就去抓剩下的那只,又揉又捏,好像要把它揉化捏爆似的。  不知不觉我下面的鸡巴变得坚硬起来,谈不上舒服,只是感觉涨得有点痛。我只是用手捂着,因为这时候的我并不会手淫,师傅也没教过我,反正就是把我当小孩。  「喔……妳,妳轻点,弄疼我了。妳是不是骗我,我丈夫可不会使这麽大劲。」  「哪有,这个身体我不适应而已,那我轻点好了。」  师傅捏了会乳房后慢慢将脸往下移,凑到了王夫人的胯间。只听啧啧的吸吮声,王夫人似乎很享受,她捧着师傅的脑袋,双手十指插在师傅的头发裏四处游离。这时王夫人的整个上半身都被我瞧个精光,借着从窗户外洒进来的月光,粉首香肩,肥乳蛮腰,就连那锁骨都那麽迷人。  但我感觉有那麽点不对劲,似乎王夫人盯着我这边看。难道被她发现了?我壹时做贼心虚,心跳加速,连忙将头缩回来,掘起身子躲在窗户下。  「喔……啊……」  「嘘……小声点,不要被隔壁那孩子听到。」  「唔……谁叫妳弄得人家这麽舒服嘛。」  「嘿嘿,现在知道我这个身体的好处了吧。」  「妳怎麽这样,自己都死了,还要说自己的不是。」  「哦,对对,为夫说错话了。」  「哼,快说,妳是不是秦师傅,估计使这麽个伎俩来骗我的。」  「这,这怎敢哪,借我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拿死人开玩笑啊。」  「嘎吱」这时我好像听到他们躺在床上的声音,我又鼓起胆量趴在窗户那裏朝裏偷看。就瞧见王夫人雪白硕大的屁股,那大屁股被师傅胯下压住,那样高高翘起,正好对着我显露出来。原来师傅脱光了衣服,然后将她双腿扛在肩上,张开两腿跨坐在王夫人那淫靡的阴户上,师傅正握住鸡巴準备插入身下美妇的体内。  他们这个姿势让我兴奋不已,王夫人臀股间的那点菊花状汙秽之处,都被我瞧见了,瞬间我体内的血液都沸腾起来,真想把师傅赶下去,换我在那美妇上面试试看是什麽感觉。  「噗嗤」壹声,师傅的肉棒徐徐往王夫人体内送去。  「喔,好,这根肉棒好大,涨得我好充实。」  我发现这美妇也太淫蕩了,跟白天见的那个贤淑妇人判若两人,竟然这样下流的话也说得出口。  随着丝丝吧唧吧唧的声音,师傅开始在美妇身体上耸动,美妇那雪白硕大的屁股被耸得壹弹壹弹地,弄得我心裏那个难受啊。刚撒完的尿,不知为何又有股尿意。  「嗯,这,这个样子,都要顶到人家肚子裏来了。」  「妳,妳就不能小点声吗?」  「我,我偏不,嗯……喔……舒服。」  那美妇反而将声音越叫越大,可能是被师傅弄得舒爽至极,并不想压抑自己的情绪,就是想要尽情宣泄出来。  听着柔腻的浪语声,我越发觉得下体难以收拾,似有股火在我丹田之内到处乱撞。  可能是师傅怕把我给吵醒了,就换了个姿势,他把美妇双腿放下,笔直着身子抱住美妇压在她上面,可这样我就看不到那美妇的大屁股了,只能看到她两条粉腿,我大感失望。师傅壹边耸动壹边亲住美妇的嘴唇,让她只能唔唔发出闷哼声。  那美妇也真是会配合,竟然像猴子抱树壹样将师傅抱了个结实,壹双白皙纤手在师傅的后背上四处抚摸,两条粉嫩大腿紧紧勒住师傅的腰部,估计那淫靡私密之处也是肆意迎合。  算了,什麽都看不到,我再去撒泡尿。当我打开门壹阵冷风扑面而来,尿都没撒,竟先打了个寒颤。等我回屋后,也没了兴趣再去偷看他们的性事,只想快点睡觉,但愿能做个春梦,好熬过这难受的壹晚。  我躺在草铺上,努力的不去想隔壁房间正在大战盘丝洞的事情,可是那淫声浪语还是不停传来。然后过了大概有壹主香的时间吧,「不,不行了,我感觉快要来了。」师傅说道  「哎,不行,妳等会,我还没来呢。」  「但是我真怕坚持不住了。」  「哼,看我的。」  「啊,妳,妳裏面好紧。」  「这样妳才不会泄呀。」  「但是感觉有点痛呢。」  「妳忍会吧」  「哦,哦,唔。」  我听他们的对话感觉有点好奇,这都快干完事了,这是又来哪出呢。我轻轻摸索着爬到窗户边,只见美妇背对着我,骑马似的跨坐在师傅身上,将她那丰腴的臀部压在师傅股间,然后那大屁股像磨盘壹样夹着师傅的鸡巴扭腰研磨,真像磨豆子壹样要把师傅的鸡巴榨出汁来似的。  这妇人太厉害了,我暗道。本来是被师傅肏的,结果成了她肏师傅。  美妇长发随腰肢扭甩,娇声柔呓着,「啊,我快丢了,再再坚持壹下。」  那美妇臀部研磨的速度越发加快,而且她扭动的时候那屁股白嫩丰腴之肉壹颤壹颤地,明显看得出来更加卖力的肏着师傅。  突然不知是不是我眼睛看花了,那美妇屁股后面好像多了什麽东西。会不会是晚上太黑,看错了呢。我仔细揉了揉眼睛,没错,虽然夜色太黑,看不清楚颜色和模样,但是依稀能分辨出来,似乎是条毛绒绒的尾巴,而且那尾巴还扭动了几下。  我咯噔了壹下,顿时心中壹片愕然,难道是遇到妖怪了?我第壹个念头就是转身想跑,但是壹想就算要跑也得知会壹下师傅才好。起码让师傅可以做个防备,如果情况好的话说不定师傅可以降住这个妖怪吧。  「唉……丢,丢了……」只见那美妇整个赤裸的娇躯壹下子四肢缠趴在师傅身上,然后丰腴的臀部又猛烈地在师傅身上似波浪壹样耸弄两下,那肉体撞击的声音啪啪直响。接着哆哆嗦嗦地娇哼几声,全身香肌壹阵抽搐颤抖,直叫那屁股上丰腴的嫩肉壹抖壹抖地震动,如同刚出炉的水豆腐,轻轻壹碰就会随之摇摆不定。之后她柔软的娇躯就趴在师傅身上壹动不动了。  我是準备大喊壹声,然后拔腿就跑,但是此时,我发现那美妇的尾巴不见了。我见她没有动弹,不由得壮着胆子往房裏蹑手蹑脚地往裏爬了几步,壹来我想去确认壹下是不是真的没有那条尾巴,而是自己看错了。再者我可以过去给师傅打个手势,至少让师傅赶紧脱身。  「爽,太爽了,从来没有这麽舒服过。」师傅壹阵宣泄,应该是完事了。我慢慢地爬近床边,便闻到壹股淫靡腥味,只见那美妇白皙屁股下面确实没有尾巴,他们的交合之处被我看的壹清二楚,美妇的阴户间还夹着师傅的鸡巴,些许淫液从哪塞着鸡巴的密户裏丝丝流溢下来,都滴到了床褥子上。也许是我兴奋过度想歪了,但是我心裏还是不放心,至少应该知会壹下师傅。但是壹看师傅竟然睡着了,这样壹来我壹点办法都没有,看来只得回去继续睡我的觉了。  但是看着美妇白嫩的大屁股就在我眼前,我下面涨得更加难受啊,真想用手摸上壹把,哪怕壹下就好。我伸出颤抖的手,慢慢滑向美妇的肥臀上,只差壹寸之余了,手停止了前进,我心裏还是下不了这个胆,要真是妖怪,我小命就搁着了。  接着我缩回了手,正準备转身离去,突然壹个毛绒绒的东西飞快的穿过我裤腰带,然后伸入到我的裤裆裏,壹下子将我的鸡巴给缠住,这下我可看清楚了,那是壹条毛绒绒的紫色尾巴,有点像猫尾巴,又有点像狐貍尾巴,但好像都不是,应该是介于这两者之间。顿时我吓得腿都软了,壹时连声音都没有力气叫出来。  那尾巴拉住我的鸡巴往前壹带,整个身子跟着它往前拽了过去,竟然直接将我挺直的鸡巴插入了美妇的肥臀上面,对,就是肥臀上面之间的那个菊花洞,她排汙的地方。  瞬间壹股柔软紧密感包裹住我的龟头,我看到那美妇单手枕着头,向后面则目望着我,她伸出壹根手指在嘴唇前,轻轻摇摆了壹下粉首,做了个嘘的手势,还伸出舌头舔了舔那根手指,虽然只看到半个侧脸,也能看到那治蕩的表情。  她的阴户依然夹着师傅的鸡巴,丝毫没有吐出的意思,屁眼还贪婪地含住我的肉棒,尾巴又用力卷着我的鸡巴往她屁眼裏塞进去。我的龟头缓缓挤开她层层叠叠温热的肉壁,能感觉到她的嫩肉是壹缩壹涨,层层相扣,将我的鸡巴慢慢吞入。  我惊恐之余直感觉浑身酥麻,我想要逃走,但是肉棒被她的尾巴缠住,丝毫由不得我,而且身体似不停使唤地往她柔腴的肉洞裏面耸去。  她应该是看我没有逃跑的意思,为了让我的鸡巴尽根都插入她肉穴,就松开了缠住我肉根的尾巴。我见此机会,此时不逃更待何时,马上抽出鸡巴,还没等我移开半步,就发现腰部被她的尾巴给缠住了。  这要是被她发现我想逃跑,她会不会马上就杀了我,我额头突冒冷汗,此时鸡巴又传来阵阵柔软的温热感,是那美妇将我的鸡巴用嫩手握住,然后又重新指引着我的鸡巴在她的柔软的肥臀间滑移到了她后庭洞口。  接着她用缠住我腰间的尾巴往她身子裏面壹带,壹下子猛地用力壹桿挺到了她滑嫩的肉洞裏,她没忍住轻「唔」了壹声,估计是不想把她身下的秦师傅吵醒吧。我也担心的看了壹眼师傅,师傅还是瞇着眼睛,睡得死死的。  我就这麽挺着鸡巴插在她的嫩穴裏,突然我感觉大腿吃痛了壹下,心中壹慌,原来是被美妇用手指揪了壹下,还以为她要杀了我。我不明白什麽意思,接着她又用缠住我腰身的尾巴前后摇了摇我,这下我明白了,原来是要我肏她。但是我心裏哪裏有那个胆啊,别说她还是妖怪了,就算是良家妇女,而且我师傅还睡她身下呢,借我十个胆子,也不敢啊。  美妇侧目瞪了我壹眼,我摇了摇头,不敢动,而且感觉鸡巴都有点吓得缩水了。我用声若蚊蝇,低声细语的声音说道:「求求妳,放过我吧,我只是个小孩子。」  我明显看得出来,美妇好像有点生气了,突然她竟然坐了起来,她的阴户依然没有松开师傅的鸡巴,连我插在她后庭体内的鸡巴也没有松开,她反手壹把将我的脖子抱住,然后在我的耳边轻轻娇声道:「我来让妳变成男人,咯咯。」她说话间,我发现了她身前的两只肥硕雪白的乳房,就摆在了我的眼下,我仔细得盯着那乳房看,乳头如紫红葡萄般挺立,乳晕的边上竟好似生出几根细毛,笋瓜状的肥大丰乳,真的好想去摸壹下,但是又有点怕。  我看向那美妇,没想到她正脸挂笑意,嘴角斜斜的盯着我看。我连忙低下了头,就像是壹个犯了错的孩子,也许是害怕,也许是害羞,总之我退缩了。这时我的鸡巴被她体内软嫩的肉壁壹阵搅动收缩,然后被她反手十指抱住了我的屁股。  「我要开始了,咯咯」她翘了壹下肥臀,然后又将我的肉棒轻轻松开,接着往前壹抱。我的股间贴上了她柔软似棉充满弹性的的臀肉,龟头滑过她体内层层叠叠的肉壁,瞬间那种快感再次袭来,只觉阵阵酥心麻骨,我的全部感官都被集中在了龟头之上,整个人都变得软弱无力。  她扭动壹下肥臀,接着抱着我的屁股耸动了两下,我突然感觉那酥麻的快感,从我的全身经脉往我的龟头马眼之处挤去。我瞬间觉得世间万物都变得不再重要了,快感充斥着我的全部脑神经,我抱住了眼前的美妇,双手从她身后紧紧抓住了她那对肥硕的大乳房,将身体下面的鸡巴向前快速的挺动了几下,壹大股憋住了十四年的精液,壹颤壹颤地全部都射入了那软嫩炙热的肉洞裏面,大概都持续好壹会,只觉整个天旋地转,除了这壹刻,我不知道人活着还有什麽意义。  「好快呀,不过好多哦,咯咯。」  我射完精后,那美妇的缠在我腰部的尾巴消失不见了,我只感觉身体瘫软,脚步都站不稳的壹屁股跌坐在了地上。我大口喘着粗气,思路迅速回归到脑中,虽然那尾巴不见了,不代表这美妇妖怪就没有危险,她可能随时都会要了我的命。  「哎呀,好累呀,人家都还没玩够,唔。」那美妇娇喘壹下然后又趴在了师傅的身上,好像是睡去,也可能故意装模作样。也许在下壹个瞬间她就会转身杀了我,但是我要是不走,那很定得死在这裏。  我管不了那麽多了,使出全身仅有的壹点力气,连走带爬的出了房间。好像那美妇并没有追来,到了屋子外面我大喊壹声,「妖怪啊!师傅快跑!」  我不知道管不管用,反正我得跑了。半夜三更的摸着漆黑的夜路,我回到了我和师傅住的几间屋子裏。这壹夜我再也没有睡着,将师傅用的符咒贴面了我的屋子,我将自己卷在被子裏面壹直躲到天亮,直到敲门响起。  「李二申妳个小崽子快出来,东西都不拿,害我扛这麽远的路。」  我打开房门壹看,只见师傅回来了,我眼泪都要流出壹地来,喊道:「师傅……」壹看师傅身后还站了个女人。  是她!那个美妇,王夫人!  「哦,对了,忘了告诉妳。她以后就是妳师娘了,妳可要好好伺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