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少妇经验  »  我的大奶女友小依3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我的大奶女友小依3
 「老公,你这週一样要去连OLG吗?」那是週五的晚上,我们洗了个鸳鸯浴时,在澡盆里小依问我。  「要啊,明天大概两三点开团吧!怎幺了?」我回答。  小依裸身泡在浴缸里的画麵真的比美任何情色写真,看着她的裸乳滴着水,我的肉棒一直直挺挺的,而想到她明天可能又会暪着我去找誌远,心里醋味加兴奋刺激感更是爆錶。  「嗯~~明天我以前的一些朋友约要一起去海边玩,我想说我就跟他们去好了。」小依还解释是大学的一些社团女生朋友,其中有人的男朋友有车会送她们去。  「其中有我认识的吗?」我故意问她。  「好像没有耶!」小依想了一下回答。我不知她这想一下的动作是故意暪我呢,还是我错怪了她,她真的是要跟朋友出去呢?无论如何我总是答应她了。  那晚我们床上激战如昔,也看不出她有什幺异样。  第二天,我出门时小依开心的跟我挥手道别。我出了门,但完全没有前去阿成家,而是躲在我们家巷口的Seven里假装看杂誌。机车停好在Seven前麵,只要看到誌远的BMW,我就杀出去。  我隔着玻璃瞄着我们家公寓的门,这样半小时过去,一小时过去,我已经买了两次茶里王了,当我开始觉得狗仔真是辛苦的职业时,忽然间,誌远的BMW出现了!停在我们公寓门口。  干,小依果然骗我,还以前朋友咧!我看是以前男友吧?我忍着怒气看着小依穿着一件T恤、短裤跟休闲鞋,露出迷人的美腿,青春无敌的画麵还是一样迷人。没想到她没有走进车子,而是誌远从车子出来,和小依一起向这里走来。  干,我要破功了吗?我差点吓死,赶快把杂誌拿起来遮住脸。果然两人走进了小7。可能是因为这里还是要避讳被发现,他们两人离得远远的,小依在冰柜前挑着饮料边和誌远交谈。  「你说今天要去海边,去哪里的海边啊?」小依问「你到时就知道啦~~在洲子湾那里有个沙滩,人比较少,我们一群朋友很常去那里玩。」誌远说。  「喔,你们都玩什幺啊?」小依问。  「沙滩排球、游泳、玩水啊,你男友都没带你去海边玩过吗?」  「他喔,他都宅在家打电动啦!」小依嘟嘴说。  喂喂,小姐,我每个礼拜至少都有带你出去外麵一次好吗?吃饭或逛街,当司机当苦力,居然还要被你说宅在家,真是太惨了!  「可是我没带衣服耶!」小依嗔道「我早就帮你準备好了,我买了一套很漂亮的比基尼,你穿了一定惊豔全场!」誌远色迷迷的说。  「你色鬼,该不会很露吧?太暴露的我不穿。」小依又娇嗔。  「不会不会,你放心,等一下在车上你可以先换看看,一定不会太露!」  这一对男女对话,任谁听了都会觉得是男女朋友……等等,我忽然意识到,在车上换?也就是小依待会要在誌远的BMW高级皮椅上脱下她的T恤、短裤,然后再脱下奶罩,露出那一对F罩杯的豪乳,然后再脱下内裤,全裸的慢慢穿上一件暴露到极点的比基尼吗?我光想到就快晕过去了,这是我女友耶!老兄。  但我似乎无法抵抗生米煮成熟饭,他们两个走进车子,车子开始发动。我一时间也没选择,开了一下手机GPS查一下路线,随即上了我的125机车全速前进。我知道誌远会走高速公路,所以一定比我快,到了洲子湾找不找得到他们我也不知道,不过为了确保心爱的女友安全(我自己给自己的洗脑理由啦,事实上……),我还是全速骑去,到了再见机行事啰!  风尘僕僕到了洲子湾,那是蛮长的海滩,我沿着沙滩边走边努力找,还好,并不难找,因为人不算多,而一群有男有女的人蛮容易看到的。我犹豫了一下要怎幺靠近他们,因为看起已经有四个男的跟两个女的在沙滩一带拿着一个排球。  还好,刚好在排球的正旁边有好几张躺椅,上麵躺了几个人似乎懒洋洋的在做日光浴。我冲了过去,脱掉上衣,用帽子盖住脸,躺在沙滩上,距离那群排球的大概只有不到十步。这个绝佳的位置可以听到他们说话,而我透过帽子的缝刚好可以看到他们的全貌。只要不要被发现,这就是完美的观察点啦!  我以眼神找到了小依,她还是穿着T恤跟短裤,但脖子后颈明显是白色的绑带,看来比基尼已经换上去了。我心里又是兴奋又是醋意,谁知道刚才换衣服时又发生了什幺事?  场上似乎是誌远跟他的朋友正在鼓动小依脱掉上衣,一群人正在嘻嘻哈哈,听得我真是又怒又爽。  「学妹,天气这幺热,你穿这样打球不方便啦!」誌远的声音。  「我才不要~~穿这样很好啊!」小依穿着T恤已经可以看到胸前凸起一大包,我想不只是我,全场男的都在想像T恤下的比基尼的画麵吧!  「对啊,小依大美女,你身材那幺好,穿着T恤多可惜啊!」一个男的说。  「宝哥,我看你是想偷看小依的身材吧?小心誌远生气啊!」场上另一个女生笑说。  「我哪敢啊,誌远老大~~」宝哥作出求饶的表情。  「哎唷,你们别亏我了,就开始啦~~」小依求情着,其他人大概也看不太可能改变了,就开始各就各位了。  「小依不脱,那我先脱好啦!」没想到那位女生是如此豪放,她直接把上衣脱掉,露出黑色的比基尼,下半身短裤也脱了,展现全身身材。瞬间全场口哨声欢呼声大作,大家纷纷说:「Mini超辣!」、「太正了啦!你站对麵我们怎幺打球!」、「我快喷血了!」  事实上Mini的身材离小依还输得远了,她胸部大概顶多B罩杯,腰也不算细,腿也有点肥,但敢穿比基尼就是勇敢,所以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大家开始打排球,打一打,热了起来,场上男生一个个的把上衣脱掉只穿海滩裤,只有小依还穿着T恤。大家边打边说笑,气氛好不热络。  他们好像约好输的一队要请一手啤酒的样子,所以三场下来,Mini在的那一边输了两场。大伙停下来休息一下。Mini跑了过来,笑笑的跟小依说:「小依妹妹,你在我们对麵害我们输太惨啦!」  「没有啊~~是我们这边比较厉害!」小依笑说。  「对啊,我们跟小依同队精神大振,所以怎幺打都进!」宝哥笑着说。  「不行,我需要激励一下我们这队!」Mini说。  「怎幺激励啊?」誌远问,手上还拿着一瓶海尼根。  「这就要麻烦小依啰!」Mini笑笑说:「先跟誌远说声抱歉啰!」  「啊?关我什幺事?」小依莫名其妙的问。  「先说你愿不愿意帮忙呀?还是问问誌远的意思?」  「我OK,请尽量!」誌远讲得一副小依是他女友的样子,我忍不住骂了声干。  「OK呀,可是要怎幺激励?」小依天真的问。  Mini邪恶的笑了一笑,突然凑过来用力把小依的上衣一脱,丢到脚边!小依忍不住惊呼一声连忙抱胸,但已经遮不住了,是一件白底红花图案的细带比基尼,整个把小依的巨乳托到快要爆出来的边缘。  全场男生都看呆了,包括我,我必须说巨乳女生穿比基尼真的是超级辣的,那不是开玩笑的,小依的大奶随着她的一动就一直晃,而比基尼挤出深深的乳沟让人目不转睛。  一阵安静后,宝哥说话:「我……我想我可能会失血过多。」  「誌远,你马子那幺正,你每天会不会精尽人亡啊?」另一位男生亏他。  誌远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说:「小依,你OK吗?」  小依原本惊吓的表情平复一点,也许是气氛使然,或是全场反正其他人都只穿海滩裤或Mini穿比基尼,她一下就接受这个事实了:「我OK呀!穿就穿呗!」就把手放开,傲人的巨乳一览无遗。  「那裤子乾脆也脱下好啦!」Mini得寸进尺说。这叫做最毒妇人心吗?  「脱就脱!」小依把短裤脱下,身上是成套的白色比基尼,巨乳和美腿,根本可以去拍写真集了!  大家一阵笑闹后就又打了几场,那个画麵真的是很香豔刺激。当小依一跑动时,很明显全场男生都在看她晃动的巨乳;而当她扑倒接球,同队的宝哥或其他男生都会抢着去扶他起来!这中间她不知被吃多少豆腐了……  打了一个多小时,差不多休息了,大家分别拿矿泉水喝,小依喝水时不小心打翻到身上,水沿着美胸流下来。那时身旁的宝哥眼睛都看直了,而誌远也大大方方的直接用手从小依的乳房上缘把水拨掉,这画麵大概让每个男的羡慕死了。  「誌远,你最近那幺虚,原来是因为小依的关係呀!」宝哥目光没有离开过小依的大奶问道。  「还好啦还好啦,我们很清纯的……」誌远装死回答。我心想,老兄,她不是你女友好吗?  「装什幺清纯!小依这种超级美女都给你把到!」另一个男的也色色的说。  「小依,你身材真的太犯规了,你是不是D罩杯啊?」又另一个男的问。第一次见麵就问,会不会有点太熟了一点啊?老兄。  「呃……不是……」小依腼腆的说。  「一定不是,我来测量看看。」豪放女Mini走了过来,在小依还没会意过来时从她身后抱住她,两手抓住她的大乳球。所有男的开始尖叫鬼叫,我想他们此时大概老二都硬到快爆了。  「依我看,应该是F罩杯以上!」Mini宣布。  「嗯……Mini猜对了……」小依害羞的说。  「F?那不就跟天心一样!Oh My God!」宝哥讚叹。  「小依你可以出道了啦!遥遥都不是你对手!」  诸如此类的垃圾话,大家又打闹成一团。我看小依也很开心的样子,不禁感叹,我平常真的太少带她出去玩了吗?  之后有人开始去玩水,有人就躺在沙上懒懒的晒太阳。小依原本只是在一旁看,这时宝哥伸手拉着她冲向海边(这宝哥会不会太快变熟了啊?我看了整个懒趴都是火),然后互相泼水,玩得可开心了。誌远突然也冲过去加入,从后麵一把抱住小依,只见小依笑得花枝乱颤倒在誌远怀里,宝哥不停泼水,小依也不停反击。  我心想,这不是小学生在玩的游戏吗?看了整个很火大,但想到小依这时在誌远怀中被上下其手,我心里就整个又是兴奋又是刺激又是火大……很难形容!  因为我躺的位子有点没看那幺清楚,所以我往前移动,头朝前的趴在沙滩接近海边的地方,离誌远他们也更近了。我用我的衣服盖住我上半身的头和背,所以别人看起来我只是个趴在沙滩上休息的人,应该不至于起疑。  果然,这角度近多了。当我桥好仔细一看,整个火又起来了!  原来,誌远还是一样从后麵抱住小依,而宝哥边泼水边接近小依,小依也不停回泼,大家都笑成一团。而此时宝哥——我觉得这根本是故意的——忽然伸手把小依的比基尼绑带一解,小依后颈绑着的结就鬆开了。小依赶忙用手抱住比基尼不让上衣滑落,还用手用力泼水反击,但因为她用力抱住乳房,看起来乳房整个爆乳状态几乎要从手溢出,随时都有春光外洩的可能。  誌远似乎说了什幺想製止宝哥,宝哥也挥手示意不好意思的样子,但忽然间像是脚滑(我觉得是故意的!操!)整个人往前一倾,头埋进小依的巨乳胸前,小依赶忙拍打把他推开。宝哥也赶忙起来,小依还是大笑着泼他水,但我心里已经整个火大到不行,我看得很清楚,宝哥刚才整个脸埋进了小依的硕大乳房中,一定整脸贴上小依的乳肉,甚至可能有碰到她的乳头!  这我真的觉得太超过了,这宝哥也太夸张了吧?誌远也像是故意作球给他一样,可恶的前男友!还好,似乎他们就适可而止了,誌远放开小依,小依也把比基尼又绑好,大家自顾自的去游一下泳了。  约莫半小时,我也稍稍平复自己的情绪,这时看到小依从水里出来,走向排球场边,誌远没多久立刻也上岸跟了过去。依稀听到小依好像想找水喝,誌远则说这边水喝完了,去他车子里拿好了。就这样,一个上身裸着的誌远跟穿着成套比基尼的小依就走向誌远的车子。  我原本想说他们应该一下就回来,但十分钟过去,两个人都还没回来,这时宝哥跟Mini也都上岸在聊天了,我觉得怪怪的,就悄悄起身,往誌远他们走的方向前进。走了约五分钟,看到誌远的BMW停得有点隐密,在一个似乎是废弃建筑物的树下。我慢慢移动过去,刚好躲在建筑物后麵,距离车子只有五步,但车子里的人看不到我。  我慢慢把头伸出去,仔细观察。这一看不得了,原来BMW的车窗是都摇下来的,而且有一个车门还打开,所以我可以轻易地看到里麵,大概是因为那天还不算太热,而且又有海风吹来,还蛮凉爽的吧?可以想像这样亲热一定感觉很舒服,但我这正宫男友看了是火冒三丈啊!  誌远上半身裸着,正趴在小依身上,两个人热烈的接吻着。小依的比基尼已经鬆了,根本遮不住她白嫩的大乳房。誌远边亲着边揉着她的大奶,边套弄自己老二,看起来是换了一件乾的泳裤,但已经脱了一半,露出黝黑的屁股。  「学妹……我好爱你……」  「唔……学长……不可以这样……唔唔……」  「我真的好爱你……学妹……真的不能给我吗?」誌远边揉着小依的大奶边恳求着。  「学长……你这样我会受不了……唔唔……」  「你这样舒服吗?小依。」  「嗯……学长……」  接着又是一阵拥吻和激烈的爱抚。驾驶座跟乘客座都已经放平,誌远爬到乘客座躺平,小依趴在他身上半坐着,因为车顶的关係,所以小依无法坐直,整个人上半身是前倾45度,硕大的乳房就整个前垂到誌远的脸上。  誌远直接把比基尼扯掉,随手丢在一旁,但不小心丢了出去,但两人乾柴烈火时根本没注意到。誌远头埋在小依的乳肉中,手围在小依的腰边,在玩弄着她小裤裤的细带。小依的下体应该是贴压着誌远硬挺的肉棒,因为看小依腰部开始一前一后摇动着。  「学妹……给我……」誌远揉了揉小依的大奶,捧起小依的脸深深的吻着。  「唔……学长……」  誌远手顺势往下滑,从我这角度看起来,似乎是把比基尼小裤拨到一旁,让小依的小穴露出来,而他的肉棒早就硬挺在那里,準备顺势捅进小依的蜜穴中!我脑中一片空白一阵天旋地转,小依就要这样被这家伙干上了吗?  不知是上天听到我的呼唤还是怎样,誌远的手机此时响起来。他的铃声很大声,两人都吓了一跳,小依似乎是突然惊醒,赶忙把小裤又拨回来,想找比基尼却找不到,于是先拨了拨头髮,整理了一下。  誌远讲了几句话,挂上电话。「Peter和Mini他们要我过去一下,我马上回来,因为那个只有我会用,你等我一下。」  「啊……」小依很明显很不情愿:「你哪时回来?丢人家在这里……」  「五分钟。我用跑的,我发誓,我去讲一句话,就立刻跑回来。」誌远亲了她一下:「我比你更不想现在中断啊!」  「唔……那你快去。」小依不情愿的讲,两手抱着胸嘟嘴的样子煞是迷人。  誌远把海滩裤拉好跑了过去,一下就看不到人。这时这空间只有我和我的美女女友小依了,我心里想着,要不要在这个最后关头冲出去把她拉走呢?但我现在冲出去,她一定会对我跟蹤她很火大,而且又会像做错事被抓到恼羞成怒,我究竟该怎幺做呢?  在我还在犹豫时,忽然间,有个人影从我前麵晃过。  在我的错愕下,我看到了宝哥走近BMW,他把头伸进去,也大愣了一下,似乎是很意外看到有人。小依的惊吓就更不用说了,她小尖叫一声,还好手一直没离过遮住她的巨乳。  「小依,你怎幺在这里?」宝哥惊讶地问。  「我跟誌远来的……你干嘛来这里?」小依脸红到耳根了。  「我来誌远车上拿水啊!」宝哥定了定神,头伸进后座,拿了一罐大罐的矿泉水,回头坐到驾驶座。  「那,拿完水,该走了吧?」小依说。  「嗯嗯,我马上就走……可是我想先问一下,小依你为什幺穿这样啊?」宝哥像是口水快流出来直盯着眼前这个上身全裸用手遮胸的巨乳美女。  「还不都誌远啦……」小依脸红到说不出来了。  「喔喔,我了,我了……」宝哥还是盯着她的胸部,叹了口气:「誌远真是太幸福了啊!」  「没有啦……」小依似乎是想解释什幺。  「小依……改天……可以跟誌远一起玩……」宝哥故意没讲完。  「玩什幺?」小依的眼睛瞪大。  「玩……二王一后啊!」宝哥讲完,等着小依打他。我躲在建筑后,我都想揍他了!还二王一后咧!  「什幺二王?」小依没听懂。  「就是……」宝哥吞了口口水:「誌远从后麵,然后我从前麵把头埋在你的胸部……」  「你够了啦!」小依用力捶他,宝哥哈哈大笑走了出去,小依脸红到极点。  过了两分钟,誌远气喘吁吁的跑回来:「我回来了,学妹……」  「都是你啦!刚才宝哥跑过来,还说些有的没的!」小依生气的骂他。  「啊!难怪我刚才没有看到他。可恶,这死小子!」誌远生气的说:「没关係,我待会好好教训他!」  「对啊!他太过份了!」小依嗔道。  「可是,小依,你要知道,你的身材那幺火辣,没有哪个男人看到你不会疯狂的。」誌远立刻把情势又转向情慾方向,他边说边把小依的手解开,头又埋进她的美乳,往上亲到她的脸颊,手则又开揉她的豪奶。  「唔……这样……真的不会有人看到吗……」小依呻吟着。  「不会……他们也要走了……我真的受不了……学妹……」誌远手不停的揉着她的奶,一手又把自己海滩裤整个脱下,露出光屁股跟硬挺的肉棒。  「学长……」小依手也摸着誌远背肌和胸肌。  看着誌远的身材,我也不禁叹了一口气,他像是健身有成的肌肉男,又开着BMW,相形之下我真的是不折不扣的宅男啊……我边自怨自艾边又不争气的硬着老二看着他们。  只见誌远手不停揉着小依的豪乳,一手开始进攻小依的下体,从小依这时身体的颤动,我知道她一定湿到不行了。  果然誌远说了:「学妹,你这幺湿,一定很想要吧?」  「唔……学长……」小依呢喃着:「可是……还是不可以……」  「为什幺不可以呢?小依,我好爱你……」誌远把她的大乳房揉到变形,在她耳边挑逗着。  「我……我有男友啊……学长……」小依闭着眼睛呻吟着拒绝。  「你男友不会知道的啦!」誌远又亲又揉的从小依脸一路往下,摸遍小依的上半身。  「不可以……学长……我也很想……唔……」  听到这里我真的快中风了,但也很感谢小依为我保住了最后的底线。  哪知下一句话她就露馅了:「而且……我现在是危险期……不然,下次生理过了再说吧?」  干,这摆明就是想被干啊!妈的,我绿帽戴定了吗?!  誌远似乎接受这说法,不再逼她,就继续亲着、揉着她,趴在小依身上,肉棒不停磨擦着她的腹部。  「学妹……我真的很爱你……」  「唔……学长……不要说这个……」小依边抱着他边回应。  「不行……我真的要说……我好喜欢你……小依……」  「学长……」两个的唇又湿吻的连在一起。  誌远两手抓揉着小依的大乳球,下体磨擦越磨越快:「小依……即使不能插进去……我今天也想出来……可以吗?」  「好……学长……」小依红着脸闭着眼睛,任誌远揉着她的乳房。  「你要我射在哪里?」誌远越磨越快,根本就是抽插的速度。  「都好……唔唔……」  「可以射进嘴里吗?」听到这里我差点气死,你这死变态!  「唔……不要……射在胸部好不好?」小依也不想要。  「好,那我要射在你的大奶上。」誌远越抓越大力,腰也越抽动越大力,忽然间腰一送,他抓起他的老二,对着小依白嫩的巨乳喷出了浓浓的精液。我从这角度看得很清楚,他的肉棒喷了许久才停,精液喷满了整个乳房。  「学长……怎幺这幺多……」小依半闭眼睛呻吟着。  「我为了你,堆积了一个礼拜……我太爱你了,小依……」誌远终于喷发完了,无力地躺在驾驶座上。小依拿卫生纸把精液擦乾,两个人这样躺着休息了好一阵。  我当下真的是五味杂陈,我的巨乳女友才刚被她的前男友亲热后喷精在她美丽的大奶上,理应我现在怒不可遏才对,但我必须承认,看着小依在我眼前上演活春宫,比在电脑上看A片爽一百倍,尤其她傲人的身材跟脸蛋根本不输AV女优。这大概是暴露女友的吸引人的地方吧,只是爽到那个浑球前男友了。  他们终于恢复了,两个人把汽车座椅调好,但小依始终找不到比基尼,我当然知道在车外地上,但我也不能出声讲。没想到,誌远跟她说了一会,小依点点头,他们就把车窗摇上,小依上身一样是全裸的,胸前乳房上可能还有刚才誌远的精液残余!  这画麵害我骑车回去时老二还是硬的,想着小依裸胸在车内,只披一条安全带,车子在高速公路上奔驰,旁边车的驾驶应该看得到吧?会不会害他出车祸?在市区内会不会出事?会不会被临检,然后警察也眼睛大吃冰淇淋?  骑回去后,我意思意思的去了一下阿成家,看他们还在认真的打怪,我只旁观,满脑子是方才的春宫……  我大概快半夜回去,小依体贴的帮我弄点吃的,我们还一起洗澡,然后免不了又要床上激战一番。  「小依……好爽……」我不停抽插着她的小穴,两手揉着她的巨乳。  「阿嘉……好舒服……啊啊啊啊……」  「小依,你今天去哪……该不会背着老公出去偷情吧?」我故意问她。  「啊……我哪有……我今天……都跟女生……啊啊啊啊……」  「你少来,我看你明明就是跟男人去约会,搞不好还被干得死去活来……」我边说边揉着她的大奶,想着白天时誌远也这样揉着,光想就快要射出来了。  「我哪有……我哪有……啊啊啊啊……」  「你这小色女……」我忍不住了,累积一天的醋意、兴奋、刺激,都随着精液大量喷发在套子里。  事后小依当然怪我干嘛讲这种很色的话,我想应该也有心虚成份在里麵吧!总之之后我们互动还是一如往常,但我天天都会想起那天那一幕,然后常常上班上到一半就硬得要命,要去厕所解决……